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南行腳

(黃金雨下的台南之光)

端午佳節又回台南。人還在台北,就有熱情的讀者預約南台灣六月的熱情。於是等我真的回到台南,只好到處去尋找黃金雨阿勃勒。至於鳳凰花,不知為什麼,六月還沒過完卻已經謝得差不多了。

而阿勃勒呢,台南市的街頭到處都有,也是很普遍的行道樹,不過能夠將花開得繁茂的,其後之市街背景又能單純的,不多。也就是我在尋找比較能夠上得了鏡頭的阿勃勒。

聽得人家說林森路上有開得不錯的阿勃勒,不過這回我也有特地到林森路上去找,但奇怪的是連苞也無一個。這樣也好,我的腦海中對林森路的印象可以很單純只跟黃花風鈴木連結在一起。所以這次相片中的阿勃勒,主要都是在我家附近的馬路旁拍的。

我家附近的幾株阿勃勒也不能說開得不繁茂;應該是說我還捉不到拍阿勃勒的感覺。只是把整株大樹直接攝入鏡頭,單調。如果換個角度取大部分的背景是藍天,不過找不到一大片只有黃花的,或多或少都參雜有一些灰暗的枝幹。總之,拍還是拍了,就像是在寫功課,至少我也認真寫了,也算有交差了。

後來有兩位小朋友從附近的住家出來又跑進去附近的柑仔店,其中一個穿著洋基40號的背心。而「台灣之光」王健民曾是台南市崇學國小棒球隊呢。呵呵,趁著小朋友又從柑仔店跑出來之際,趕緊給他留下一張「黃金雨下的台南之光」紀念照。其實我比較喜歡拍這種有劇情的。

(大崗山下阿姨家的芒果)

下午巡迴訪親。先去阿蓮阿姨家,再去關廟外婆家,兩處其實相隔不遠。正好又逢芒果採收季節,今年芒果吃不完,採收之後一箱一箱的大都送給人。早上我們已經送出一箱,下午又來採收,正是「一日熟三回」,來不及採就會掉落地爛了。我的阿姨是那種有好東西就一定要送給人分享,自己卻不留的很標準的淳樸鄉下人。

四年前也是這個時節來阿姨家採收芒果,留下一篇「芒果背後的意義」的留言要大家來猜謎,結果引來大家開始亂猜一通。

首先是浮光掠影小妹

芒果背後的意義…我來亂猜一通
1.夏天到了
2.芒果可以吃了
3.芒果長得不錯
唉,好爛的答案喔….(咻~冷~~~~)

這很冷的答案當然是錯的,哈。再來還有紓非

芒果背後的三個意義,換紓非來掰:
一、開花「結果」啦
二、時機「成熟」啦
三、「再晚就遲」啦… 喔不! 是「圓圓滿滿」啦!
我指的是芒果哦,不可以想歪了…

而這會令人想歪的答案,當然也是錯的,哈。於是冬烘先生只得給個小小的提示

芒果背後的意義,當然就不是芒果本身,而是指相片背景。所以大家都猜錯了。

給了提示之後,不怕猜錯丟臉的紓非又來發言

1.高速公路蓋好了
2.風調雨順
3.國泰民安

相片中的背景的確有一條高架。於是連hAPPY小妹也說

左看右看,後面也只看到一座類似高架道路,是意謂冬烘大哥的故鄉即將發展,熱鬧了嗎?

其實大家都快猜中了,後來法賓老師的留言已經很接近:

我也來猜猜芒果背後的意義吧,第一:臺灣鄉村風貌的急速改變。第二:城鄉差距的急遽縮小,高速公路、高速鐵路、便捷的國內班機,使得冬烘先生往返台南方便得不得了。第三:嗯、臺灣雖小、但是南北氣候差距甚大(這個我有親身體驗、從前搭車回高雄、只要一過大安溪,陰霾的天空馬上雲開霧散)。

以及浮光掠影小妹謙稱的「馬後炮」:

別說我馬後炮啦,我也是有看到芒果後面的景色,但那高架橋說實在很煞風景,把一片白浪海景遮住了…

(外婆家的龍眼樹)

其次是當時正在興建中的高鐵,令人有種不真切的感覺。三、四年之後,高鐵列車果然開始在大崗山下的這片有芒果樹、有漁塭的平原上奔馳了。當時我的感慨是:

高鐵通車後,在這片平原奔馳而過的快速列車,又會以何種姿態脈動著?

我自己馬上又給這個感慨下了一個註腳:

..突然很想做一張有層次的相片為此時此刻的採芒果心情留下見證。由遠而近分別是手中紅透的芒果、一池池的漁塭、橫貫而過的高鐵、綿亙於後方的大崗山;覆蓋於這一切之上的是白雲悠悠的藍天。

我當時的想法是:不管地面上的萬物如何演變,唯一不變的是看著這一切變化,但卻仍默默無語的蒼天。

或許還有一件事也沒有改變:就算是在高鐵已經在大崗山下這片平原脈動的現在,冬烘先生對於時代的快速變遷(push or pull)還是偶而會心生無以名狀的感慨吧。

本文日期:2007.6.16(6.29 finished)

台南行腳 | 相簿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