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南行腳

(同一棵楓香,帶小孩同遊便不同)

本日冬至,但是沒有太多寒冷氣息,南部依然晴朗溫和。下午帶爸媽與兩小兒爬大崗山。這幾個星期我們都來大崗山健行,卻見山腰停車場越來越難停車,本日更是停到稍下方的車道旁。一開始以為是有團體活動才導致人潮聚集,不過看見每個星期人潮都如此多時,便覺得是喜愛戶外活動的人都跑來這裡過冬了。

今天的路線還是從生態園區入口往三角公園,但只要兩個小兒一起出遊,就從來不會安分,一路上打打鬧鬧,大人跟著追趕跑跳碰。本來走山徑可以思考的閒情都消失殆盡。一行人來到三角公園,把橘子吃完,小兒在幾個遊樂設施玩耍了一會,便又下山。這時二寶說他頭有點痛。

平常都是二寶在捉弄大寶;自從二寶說頭痛後,便安分讓我牽著走下山;反倒是大寶變成脫韁野馬,走在前頭,也不等人,喚也喚不回。不過一開始在幾座涼亭岔路,倒也沒走錯路。過了上山前最後的廁所,來到與超峰寺的叉路,大寶也已經先在那邊等著大人,問說要往左走(往超峰寺)還是往右走(往停車場)?我要他猜猜看,他也猜對要往停車場的右路。問他理由為何?他說右邊的路看起來是下坡,且有「緊急避難路線」的指標。於是確定往右路之後,大寶又跑走了。而他不知道這兩個判斷準則在這個山區不一定全然適用,而這個園區的岔路可真不少。我當時也未念及此。

來到往礦區的岔路,沒看到大寶在此等候,我就知道他可能走岔了,後來再往停車場方向走了一會,依然沒看到人,就確認他應該是往礦區去了。因為那條路正是符合有緊急避難路線指標與急下坡這兩個條件,所以大寶應該理所當然地認定該從礦區走了。本來以為他馬上會發現後頭大人沒跟上,會自行回頭;但等了幾分鐘,還是不見大寶人影。不會吧,都已經到了離停車處最後一哩路,竟然還是走岔了?

(大崗山路線圖,尋找大寶時,其他家人在此等候)

我跟隨後而來的爸媽說明狀況。老爸認為大寶可能跑往超峰寺方向,但我告訴他在那個路口還有跟大寶確認,所以大寶應該只會跑往礦區方向下山。現在只能期望他自己發現走錯路,早點回頭。但這小孩的心性固執,要發現自己走錯可能是一段時間之後了。我想起了在長源圳步道大寶連續兩次亂走的事情。

眼下的狀況是本日是全年太陽最早下山的一天,而已經過了五點,轉眼天色就要變暗。但幸好現在位置已經靠近停車場,如果大寶是往礦區方向下山,需要搜尋的範圍應該不會太大。於是我決定行動,要爸媽與二寶在園區路線圖的岔路口休息等候,我從礦區岔路口下行去尋。還沒走幾步,經過幾個看似也迷途的人打電話跟他的朋友連絡,他們也不知道自己身在大崗山中的何處。看來迷路不是小孩的專利啊。

往下行了一段距離,沿路上行人蠻多的,可見很多人是從大路走上來的,而非像我們把車開上半山腰。走到一處像是採礦輸出通道的屋舍,還是沒看到大寶人影,也就是他還沒回頭。就像我臆測的一樣,這小子無法意識到自己走錯路,除非真的走到無路可走。我打開Waytogo看地圖,前方的岔路可接回上山車道,但很難說大寶會走哪一條。看來我對我兒子的脾氣無法完全掌握,也有可能是還找不到小孩的我有點慌了。

與大寶分開大概已過了十分鐘,天色漸暗。問路人有沒有看見一個小孩自己跑下山去,路人說沒看到(但應該是沒注意吧)。來到岔路口,這時候我面臨的選擇是,要繼續往山下找,還是改走上山車道先回去與等候的家人會合?打電話給老爸,但老爸沒接,應是山中電信訊號不佳。匆忙中也忘記交代老爸開啟Waytogo,所以他也不知我走到哪了。

既然路人說沒看到有小孩獨行,於是在這個岔路口,我選擇往右接回上山車道,快速地先跑回到園區與家人會合。但只有老媽與二寶在那裏,連老爸都去找人了。而大寶果然沒有回來。這下子我知道我在岔路口賭錯了,應該繼續往下山方向找小孩才對。不過這一來一往又過了十分鐘,大寶下山之後,會在那裏等,還是跑到其他地方,抑或是再跑回山上,都說不準。

我想開車到山下大路口去找,但得先等老爸回來。後來老爸自己一個人從礦區原路回來了,說是沒看到小孩。這時離大寶失蹤已經三十分鐘了,我開始想要報警協尋。其實我很有把握這小子應該就在礦區到山下這一條路上,只是他會亂跑,無法確定人的位置。我帶著家人往停車的地方走,準備開車下山到大路口,從那裏再繼續找,而且電信訊號也會比較好,如果要聯絡搜索隊在大路口應該也會比較理想。

就在走到車停處,有電話打到老爸手機了,我馬上拿過來接,果然是大寶的消息。是好心的路人看到一個半大不小的孩子在灰暗天色中還要上山,於是便過去探問,並幫忙大寶打電話聯絡家人。知道大寶的消息後,我們都放下心中大石頭。

與好心人約在山下大路口,他們說會帶小孩下山會合。我們將車開下山,停在路口等。在等待的時間,看到大路口的對面有一大片停車場,的確有許多人從這裡上山,但我們這一家因為慣性的關係,從來都只有想過將車直接開到山腰再開始爬。

天色已暗,但登山棧道還是陸續有遊客下山,過了幾分鐘後,終於看到一對夫妻跟大寶下山來了。跟好心的夫妻道了謝,他們又回頭走入山徑,或許是他們車子停在上山車道中的某處吧。接下來問大寶他到底走到哪裡,但他都掩著耳朵裝作聽不見,也不想講話。就是在賭氣。

等到後來回到家,吃過晚餐,又好言好語的問他經過。他才說本來已經到了山下大路,總算知道走錯路,才往回走。因為途中遇到那對夫妻的詢問,才會跟我們聯絡。不然他是打算再跑回山上找我們的。也就是大寶不認為自己是處在「走失」的狀態。

我跟大寶說:「當時我們正準備開車下山,因此之後就算你跑上山,也是找不到我們的。」(其實我本來是有打算放一個人在山上等,但因天黑又很難聯絡而作罷)。這有台語俗諺叫做「抓龜走鱉」。

總之,幸好在山路上有好心人主動關懷,才終結了這一次的大寶自走迷蹤事件。我再次提醒大寶,這次的失誤是,一發現走錯了,要馬上回頭;如果已經錯很久了,也要知道跟路人或是攤販借手機聯絡家人。不過言者諄諄,聽者藐藐,同樣的事情說不準以後還會發生。夫善游者溺,善騎者墮,開發Waytogo者暫時走失…了小孩也不是不可能。但至少,這次估不準大寶在山路上的狀態,好像可以讓我對量子世界的理解有一絲絲若有似無的啟發呢。

(管小孩時覺得煩,到處找小孩時又希望他趕快出現)

本文日期:2019.12.22 | 台南行腳 | 相簿 | GPX(GPS)


大崗山生態公園經超峰寺到三角公園O形路線圖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