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This Post is under 澤山咸


(圖片來源:博客來)

「台南是一個適合人們作夢、幹活、戀愛、結婚、悠然過活的地方。」葉石濤如是說。台南特有的生活步調吸引很多外地人來台南定居生活。不過這些外地人是不是能在台南找到自己安身立命之處,並盡情揮灑自己的想像與夢想?正興街櫃男在這本書中以身說法,頗值得一讀。如果意猶未竟,可以與這本書京都の平熱 哲學家眼中的京都小日子搭配著看。

像是「台南味」這一篇,作者提到:

某天被菜市場如長老般的人物透過中間人喚去喝茶,在一個幽靜微光的角落裡,幾位地方人士圍坐,在茶水滾沸與錯落的倒茶洗杯及啜飲聲中,長老以語帶保留意猶未盡的方式跟我喬了些事,圍坐的大哥們則用自己的理解協助詮釋。…雖然處在一團迷霧裡,但內心其實知曉明白的我,突然萌生一種感覺,我這個移民者隨著一個一個區域的逐漸接觸,在不知不覺當中進入了另一個層次的台南,看見更多懂得更多,感受到更不為人知的「台南味」了。

作者所感受到的,或許是只存在古老城市裡的人脈關係,就像是京都の平熱一書中所提到的:

… 就在拼命工作之間,這些人也一步步建立起屬於自己的關係,這些來都市打拼、接著定居下來的人,他們所擁有的人際關係已經脫離了血脈,是被鄉里、都市統治階層壓迫的人所擁有的互助人脈。這些人脈有時為了自保,會從裡面關閉。所以在進入之前,你看到的是嚴拒生客的習俗。但只要有熟人引介,這個習俗也會包容大度地接納生面孔。只要有一個朋友,你便能深入這座城市。這,就是京都

所以你說,台南是不是跟京都很像呢?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