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北宜公路68.5k附近的土地公廟

第一段截彎取直之紅花

麵包扇公主

蓮蕉

金面山站附近展望

第四彎道附近展望宜蘭風水之龜蛇入港

對著反光鏡拍第四彎道與海外龜山島

第四彎道

(小金面山圖根點)

此次的北宜公路礁溪段金面山古道探勘行程,參加人數眾多,這表示我又可以不用太老實寫遊記了。略為交代行程就是了。

我們預定從金面山的山腳下靠近礁溪端往上攀升到北宜公路最高點附近,然後再走跑馬古道回到礁溪完成一個大環形。這上升的一段與現今的北宜公路的九彎十八拐有多次交叉,姑且稱之為金面山古道。其實到底有沒有金面山古道也不可考。我們所經過的雙數彎口,當地人說那是以前的人上山撿柴火的。又有一說是連接單數彎才是真正的古道。

古道早已無人行走,路跡也多湮沒在亂草叢中,每次快從古道接回到北宜公路之前的山坡總是丟滿了垃圾,蚊蟲叮咬沾惹擾人非常,不能算是愉快的行走經驗。

每出到一個彎道,我們必定來一個大休息。從第四個彎道到第八個彎道之間的山丘是小金面山,有之前蕭郎未尋獲的小金面山圖根點。這回眾人都來幫忙尋找,不過在四處雜放金斗甕的樹林間找基點,尤其在七夕前夕,尤其在北宜公路旁,這氣氛實在有點詭異。

(第八彎道附近的嶺頭觀海坪)

而此時字戀姊還來湊熱鬧,說要幫我壯膽一直慫恿我說出之前在奇岩山所遇到的不可思議之三,在這個找基點的節骨眼,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啊?呵呵,其實我並不是害怕說出來,而是雅不願這種屬於私密的體驗被當作成為大眾談論的話題。因為既然說不清,他人無法理解,所有揣測與我心所感全然不相印..

於是就在眾人地毯式蒐索中,小金面山的圖根點果然先被我給看到了。憑的並不是感應,而是經驗:布條群集附近,應有基點。後來在第八彎處我們又要往回尋找古道上的土地公廟,蕭郎率先往下往芒草叢中探,終究徒勞無功。這時Tony兄又開玩笑問我,這回有沒有感應到什麼?哈哈,我感應到的是往上爬到草坪之上必有好風景可觀。

(跑馬古道彎處)

我們之中有四人回到北宜公路最高點的石牌處要走全段的跑馬古道。值得一提的是金面大觀碑附近放了一塊仿製的虎字碑(真碑原被國防部保存,2005年回到坪林茶葉博物館收藏。並再複製兩塊碑,一塊置於石牌原址,一塊置於國防部)。這塊虎字碑與草嶺古道的虎字碑上刻的「虎」字,都是清同治年間台灣總兵劉明燈所書,時間約間隔一年。兩塊碑上的虎字最大的差異處在左上角,據云北宜古道上的石碑乃反映劉明燈當年出兵的心境,而有粗獷豪邁的氣魄。

從金面大觀碑往下走,有一段不錯的柳杉林徑,坡度也稱和緩,只是地面上被舖上了易滑的石板。來到上新花園與其他人會合續行跑馬古道。對我來說,說久不久,又是三年沒來了。跑馬古道的精華就在古道轉彎處透過猴洞坑溪谷看見蘭陽平原、蜿蜒如蛇的海岸線、噴雲吐霧的龜山島。傳說中負有秘密使命前來調查此地是否會出真命天子的劉明燈,到了此處看到龜蛇入港之勢,以及背後形如官帽的鴻子山,頗為驚異。但後來又說,還好這官帽的方向反了,也歪了一邊,頂多出些草莽英雄。

風水之說真假不可知,還是把握美好時光遊山玩水是真。走著走著來到要取左折往猴洞坑瀑布的岔路口。眾人之中只有我曾經走過此路,不過後頭有兩個人不知道到哪裡去拍照了,在等他們到來之前,眾人又開始聊起了八卦。總是大夥閒居為不善..。結論是某人可與之浮一大白;惟一旁聽到的眾人都說要去幫忙吃菜..。這是什麼跟什麼的好朋友啊,呵呵。

後來來到猴洞坑瀑布頂,時候還早,於是大夥就在瀑布頂上的潭水畔休息等著稍後要幫雨傘大哥慶祝退休。今天後段行程簡單大家心情也輕鬆,兼之下午四時許陽光已無法直射溪谷,瀑布頂上清涼幽靜。悠然眺望山谷外的藍天白雲翠綠大地,水潭依然是水潭,只是不復去年我來時的清澈。臨啟程時,Andy兄背負著大嫂踏水而過,恩愛非常。想到過兩日又是七夕,這幾天都是晴朗好天氣,屆時月明風清,天空中的牛郎織女星也要分外閃耀,有情人自然欣喜相逢,倒是無情之人又該如何自處?

正是《神鵰俠侶》卷末在華山之巔,郭襄與楊過別離時之黯然無奈:

「秋風清,秋月明﹔落葉聚還散,寒鴉栖復驚。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

北宜古道的公虎

草嶺古道的母虎

跑馬古道北口

串鼻龍

(跑馬古道上看猴洞坑溪峽谷)

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

跑馬古道往猴洞坑瀑布途中

紅白紫薇

紫嬌花

猴洞坑瀑布上層

..

本文日期:2006.7.29 | 台北行腳 | MPS(GPS)

相關文章

一則回應 to “台北行腳388-北宜公路截彎取直撿柴路、跑馬古道看龜蛇入港(060729)”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