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福隆遊客中心木雕

福隆蔚藍海岸

雖然是因為要來走草嶺古道芒花季的關係才來走東北角,但是天氣比預期的好。所以在福隆的海邊因為貪戀取景也耽擱了一陣子。福隆遊客中心裡面有多項展覽都頗值一觀,有木雕展,還有貝殼展等。但我卻最愛戶外的藍天白雲遠山,與近處的沙灘碧波還有那蔚藍的大海。

福隆海岸看福隆三星

福隆蔚藍海岸雙溪川出海口

雙溪川出海口

跨海橋

有時候取景,是在捉中午時分,在遠方碧波上的那一抹亮光,不過對焦不準,效果不真切。又看到雙溪川出海口的那一道紅色的橋,雙溪川出海處的河水與海水交會處,水似乎是偏綠的,還是是因為光線與角度的關係?在這個看山看海看水皆宜,互相融合來看也不錯的福隆蔚藍海岸,就算是頂著大太陽的曝曬,只要能取得漂亮美景卻也不枉了。

草嶺古道之河階

草嶺古道之梯田

接近啞口

啞口

(啞口虎字碑)

(這是隻母老虎)

草嶺古道很久沒來了。其實久沒來也好,感覺像是第一次走一樣。目前整條古道都經過精心設計,步道中途都有名俗諺語與植物解說,當然古道的歷史典故也是不缺的。

只是這一回我來,就想在取景上,捉住雄鎮蠻煙摩碣那股蒼勁挺拔的力道;也要捉住行經兩山之間啞口那股風帶來的滄桑。那乾乾脆脆的虎字,與背後的山凹,更後方的藍天,是一種意境,是篳路藍縷嗎?對我來說,或許更多的是白雲蒼狗的感嘆。為何一個青衫少年要如此老成多感?我竟忘記曾幾何時我已經不再年輕。年輕的時候,樣樣東西都是新鮮,淺嚐即止,談不到深度。有了年紀之後,似乎更能往內看進一些東西;但,似乎也更固執了。

我在啞口附近高點處看東方的宜蘭海岸,此時的光線,山與海,翔雲與天際,曲折蜿蜒的海岸線與若有似無的海面薄霧,以及那彷彿浮游於海上的龜山島,這樣的場景美的讓我眩惑。

雖然從跑馬古道上或是北宜公路上也曾經看過無數次的龜山島附近海面。但不是陰陰沉沉的天氣,就是極度光亮下的大晴天。從沒有像今天這樣是在如此氣象萬千下,搭配西斜的光線,讓藍天與夕暉漸漸成色,而讓浮雲如羽狀的在天際揮灑。而近處蜿蜒下山的公路與海岸邊起伏的小山巒,在夕陽的映照下展現不一樣的光彩。

我卻注意到那夕陽漸漸要遁入山邊,而那猶如珍珠般的炫光剛好在此時綻放。於是金黃色陽光放射而出,在藍天中是炫開的絢爛,在墨綠色的山背後方,是數道劃破黑暗的強力光芒。我靜靜地凝視這只有幾分鐘的畫面,而那炫光與光芒似乎在伸展在旋轉。於是..一切盡在不言之中。

啞口土地廟

啞口上望桃源谷步道

夕暉,啞口東望宜蘭海岸龜蛇入港

夕暉

(客棧遺址,壞壁無由見舊題)

本文日期:2004.12.11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