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南行腳

(市長親送佛祖上轎)

1/20(農曆12月23)送正二媽回碧雲寺過年後,就一直很猶豫正月初九的東山迎佛祖(跟著正二媽佛轎從碧雲寺回到碧軒寺)要不要參加。當然能參加最好(事後發現三換的儀式都是在回程-東山迎佛祖時舉行),但接駁是個問題。在網路上一直Google不到碧軒寺接駁車出發時間,直到前一天晚上(2/4)福至心靈上碧軒寺非官方粉專,看到有網友貼出碧雲寺出車公告,從18:00~20:30。這樣接駁就不是問題。正是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

觀音佛祖從碧雲寺出發時程 22 : 50 請出神龕 | 23 : 51 登轎 | 24 : 00 起駕


東山迎佛祖香路圖

東山迎佛祖香路圖-碧軒寺

17:30 出去用餐。6:20左右從台南市區開車出發前往東山碧軒寺。晚間7:20分左右來到碧軒寺,轉角的7-11對面早就排了長龍。約等了30分鐘才坐上接駁車。聽指揮的人說,已經跑過去10輛車。如果每輛車可載40人,就有400人已經上山了。

在車上跟隔壁的阿伯聊天,他也是去年沒來。我是今年第一次來。又聊到在這種多彎的山路開車與會車,遊覽車駕駛的技術實在很好啊。

25分鐘後來到碧雲寺停車場。公廁前有一排攤販。來到碧雲寺前,外頭有舞台表演。現在是20:15,舞台上的節目應該會一直表演到凌晨正二媽出碧雲寺吧。這大概是廟方特地準備節目為信眾打發漫漫長夜。我特地走到廣場邊緣,想要展望嘉南平原夜景。不過不知道是薄霧還是周日夜晚的關係,所看到的夜景沒有想像中精采。

20:20 這時正二媽的轎班有部分從停車場那邊過來了。哪吒府的神轎也路過碧雲寺山門前。這時候碧雲寺山門內的人潮還沒有聚集。趁此機會先去正殿看看正二媽佛像。再到寺內隨意走走,看兩側偏殿各供奉文殊菩薩與普賢菩薩,信眾參拜觀音佛祖虔誠的神情。點香器火源是地下天然瓦斯。有人躲在偏殿的桌下趺坐,閉目養神。這應該都是老經驗的隨香客。像我這種第一次來的,時時刻刻對每件事情都感到新鮮,都會想要紀錄下來,是不會想休息的。

20:45 正二媽的轎班的主力隊伍來了。送佛祖回碧雲寺那次,看到有人在二樓,視野良好。所以先趁人潮還不多,尋找如何到二樓去的方法。二樓原來是一間間香房,平時應該可供香客住宿。香房外頭還有一到走廊,早就有人拿了椅子佔據臨廟埕最前排。

(23:50 正二媽出碧雲寺-丁酉東山迎佛祖 )


21:01 轎班開始在廟內列隊。陸續有神轎來到碧雲寺。後來才知這是來自高雄廟宇的清水祖師跟碧軒寺頗有淵源。包括永安竹仔港文興宮的清水祖師、梓官赤崁清進宮清水祖師、永安碧慈宮三坪祖師。這時候來的是竹仔港文興宮的清水祖師。首先是乩童拿起釘棒互相問候。再來是清水祖師轎三進三退的問候。之後有花鼓陣與疊羅漢演出。乩童的問候方式是拿起釘棒或是尖銳的刀鋒,敲敲自己的頭,打打自己的背。這時廟方會勸說:「好啦,好啦」,意思是夠了,不要再打了。至於神轎問候的方式也很特殊,每一進,就是使勁地往前衝,然後前頭扛轎的人突然煞車,壓低身軀。我每次看到神轎用這種方式問候,都會擔心坐在上頭的神像會不會被急煞飛出。還有看過有的扛轎的,把轎身左右搖擺翻轉。當神明的第一能耐得要先不暈車才行。

21:20 到餐廳用餐囉。這是正月初九特地為香客與轎班準備的點心。看到餐廳內指揮的,抬菜桶的,舀菜補充的,用餐群眾雖多但也井井有條。尤其是餐廳外頭的洗碗班,其敬業與專業程度,如果不說地點,還以為是來到鼎泰豐後頭。

21:40 大殿內法師正在誦經

22:04 繼續在二樓看花鼓陣與疊羅漢表演。為了在凌晨時分拍正二媽出碧雲寺時有個攝影的好角度,所以只好一直杵在原地不動(動了,位置就沒有了)。還沒隨香前,先罰站兩小時。

22:20~23:15 有意思要選下屆市長的和現任市長陸續來了。

23:37 在幾位大人物上香參拜後,準備請正二媽登轎。

23:41 清水祖師為前導出碧雲寺

有信眾已經下樓準備參加隨香行程。有位香客因此得以擠到我旁邊,他問我是不是文史工作者?說是看我拍照取景的角度很像他們庄裡頭文史工作者會用的角度。後來聊了起來,這就是後來在隨香路上有數面之緣的張老師。

我們就隨香神器上裝載的東山迎佛祖香路圖討論總里程數的計算誤差與正二媽回到碧軒寺的時間(我本來以為正二媽佛轎中午以前可以回到碧軒寺入廟,張老師卻說入廟通常已經傍晚了)。我們又就六溪香路古道的現況與東山附近的環流丘、劉克襄那篇東原老街的文章交換意見。張老師又點出每年竹仔港文興宮的清水祖師都會遠從高雄來到碧雲寺做為東山迎佛祖的前導;張老師小時候也曾跟著母親到高雄去進香。不知道清水祖師與觀音佛祖間有什麼淵源?關於這個,後來我在竹仔港文興宮的網站找到一些線索。

23:50 正二媽的佛轎在人潮簇擁下,出了碧雲寺。正殿突然間清空許多,只剩下參拜觀音的信徒,還有僧人持續地敲著令人心生祥和的鐘與鼓。張老師請我幫他拍張用地下天然瓦斯點香的照片留念。

(碧雲傳香山路夜行,千霞園附近)

00:00 在碧雲內整裝待發,走出寺外,佛轎與香眾還沒走很遠,往水火同源的路不寬與鑽轎底的人太多的緣故。有許多人拿著火把點亮夜空,隨香的信眾則將「暗八香」插進塑膠杯中避免觸到別人。

00:15 天色幽暗,跟著一群人走,不知道是從哪裡開始離開水火同源岔往千霞園岔路的。但此處有一大群香客趴伏在地等著正二媽佛轎經過。

前導的幾頂神轎,有的是用小鐵牛車載著。這是摸黑開在下山的水泥產業道路。用走的感覺路不算狹窄,但開車的感覺可能不一樣。所以我去年就不敢由此路開車上到碧雲寺。

規律的鑼鼓聲中,走在山林間竹林小路。四周烏漆摸黑,偶而角度對了,沒有樹林擋住視線,便能望見遠方嘉南平原的萬家燈火。但要拍出佛轎經過的樣子是很困難的。曝光時間太長,而轎子與香眾在移動,所以影像出來都糊掉了。沒有糊掉的,便是太暗。當時沒想到要用動態攝影的方式嘗試看看。

00:50 來到三求淨舍。潘家擺了香案迎接正二媽佛轎。提供薑母茶與點心給隨香信眾任意食用。潘家老太太去年與其有一面之緣,承蒙她指引迷津。

在三求淨舍這裡卸裝,把我的狗鐵絲外套收到包包裏頭去了。

1:15 隨著正二媽佛轎來到千霞園溫泉民宿。入口處有一千手觀音像。千霞園這裡給轎班暫歇一下。正二媽佛轎除了停駐讓信眾鑽轎底外,在行進時都一直有人輪替扛著。因此聽到轎班趁這時短暫休息在交代其成員,不要離開佛轎太遠,以免要輪替時找不到人。

1:35 來到千霞園與往南97的岔路口。下山路段在此算是結束了。

1:38 來到鹽水坑聚落。正二媽佛轎到附近民宅暫駐,接受信眾鑽轎底。

1:56 正二媽佛轎經過六溪香路古道登山口停車場。根據碧軒寺官網觀音佛祖由應祥禪師隨當時清兵渡海奉請來台(西元1657年)(不過順治15年,清廷應該還沒統治台灣,是否有誤?)…爾後,應祥禪師奉觀音佛祖指示(西元1706年),將自大陸迎請至台的觀音金身(正二媽)迎請至東山。三百年前應祥禪師是從碧雲寺走六溪香路古道下山來到這裡,並非現今佛轎下山路線。但我等有緣在此見證,同一尊佛像在不同時空的同一處地點重現了。

2:06 正二媽佛轎來到六溪平埔族公廨。這又是值得紀錄的一刻-正二媽佛轎經過「北由火山碧雲寺」碑。這時有一群不知是廟方主事者還是地方官員在此拿香攔轎跪拜,歡迎正二媽佛轎回到東山。

(佛轎經過北由火山碧雲寺碑)

2:13~33 在進六重溪部落之前,先繞到文興宮,接受信徒鑽轎底後再原路出來。回到六重溪部落岔路,又進行了一些儀式。點亮高空煙火。

2:46 正二媽佛轎來到秦元宮。

3:02 正二媽佛轎在秦元宮停留。我與其他信眾先走,路過福德宮,路旁有一草殼粿補給站。晚來就已經拿光了。

3:13~20 來到六溪道路岔路。附近公車站牌是「籠仔內」。此處也有民眾供應熱食飲料。等到正二媽佛轎前來,但不是續行南97往西,而是又折向南繞庄來到六重溪5號民家。

3:40 重回南97路口。隨香信眾與花鼓陣都累了,隨便席地而坐,或坐在路邊護欄休息。

3:50 王爺廟的車陣與天兵天將突然現身在路上迎接。拉起了一條條的炮仗鋪滿路面。我和許多攝影同好見狀面面相覷,紛紛趕忙跳到路邊竹林旁的土丘尋找掩蔽。我跟旁邊的攝影者開玩笑說:「可以躲在你後頭嗎?」(這不是要他當炮灰嗎?)等到正二媽佛轎到來,果然一頓好炸。天兵天將與扛王爺轎的轎班好像不怕炸與聲響,在此起彼落的炮陣中來回穿梭。

4:08 先行來到石廟重興宮。石廟顧名思義有三間相鄰石砌小廟,主祀李府千歲。旁有一道光古碑「修理重興宮碑記」,對應到一段碧軒寺建廟取石與重修石廟的傳說

4:45 經過台影文化城岔路。前陣子傳出因遊客不多即將歇業的消息。

4:50 隨著前導神轎繞庄過民宅。

4:55~5:42 來到王爺廟。繞境隊伍在這裡停留好一陣子。在廟後民家門前到處可見香客睡倒一地。等了一個小時,一直等不到正二媽佛轎要啟程的樣子。只好先走了。再坐下去,身體冷掉了。雖然身體想休息,但腦袋正逐漸陷入混亂狀態。

在王爺廟停留時,又遇到張老師。我們一起去「巡視」附近睡倒的香眾。還遇到張老師的親戚鄰居。

6:08 走到「山頂仔」站牌。天色微明的鄉間小路上,有像我一樣的信眾三三兩兩或踽踽獨行。來到幾處路口,有人取西,有人向南,也有人無所適從。我因為事先做了香路地圖的關係,知道下一站會南向進到莿桐崎。不過這也是繞庄,不想繞的人可以取西直往東山。這段沒有神轎熱鬧陣仗在一旁激勵的路,對於一夜沒錯的人來說,就是單純靠意志力在支撐了。

7:30 我大概6:30就來到莿桐崎了。但是7:30才看到正二媽佛轎來到。可能是佛轎到了山頂仔,還有到附近繞庄去。這一段我就沒有紀錄了。等待正二媽佛轎到來,閒坐吃包子之時,看到一起經歷凌晨四點那頓大炮仗的攝影「炮友」,但又不能完全確認而未打招呼,因為彼此的臉龐都呈現一種彷如隔世的憔悴貌。

莿桐崎福興堂這裡會進行「三換」中的第一個儀式:換香。相傳此地頻遭水患,正二媽特地留下「暗八香」在此護庄,見香如見佛,此後成為每年正二媽到此換香的習俗。不過今日見福興堂還準備許多種敬獻的儀式。我因為擠不進去,也只能在一旁拍些人頭照了。

(莿桐崎福興堂(換香))

7:50 離開莿桐崎,轉入一條墓區小路,出來之後,經過芒果園、玉米田,蔬菜園。來到竹圍仔。路口有一座「北營」,對面有一民宅,門前停了一頂神轎。有女乩童出來迎接前導的清水祖師。通過女乩童問候這一關,神轎群在竹圍繞庄一圈。這時候又有一長串炮仗沿著筆直小路在等著正二媽佛轎前來,開炸

竹圍仔蘇宅有三換儀式中的「換花」:早年此地亦水患頻生,「正二媽」以此地庄小人少而將插於頭盔上的「春仔花」交予蘇家做為信物,交代庄民見花即見佛,此後成為定例。

不過我事前功課做不夠,不知道此處有「換花」儀式。看到信徒還在鑽轎底,佛轎啟程還要一點時間,我因為想找洗手間,就先跟著前導神轎群走了。(莿桐崎那裏的有「換香」看板做宣傳,所以不會錯過)

8:28 經過南二高橋下。不得了,這裡有一長排從全省各地來接駕的神明神轎群等在這裡。在等待期間,各路神明的乩童們互相流血問候起來了。寡人有「急」,無法一一看你們表演陣頭大對抗,奔向下一站-土庫代天府。

9:21 土庫李府千歲。我在8:40就到達土庫,有民家早就擺設香案等候正二媽,不敢擅動。不過直到9:20三頂清水祖師轎與正二媽佛轎才到達土庫。民家對正二媽堅定不移的信仰實在令人佩服。

土庫這裡有座「東營」。

從土庫出來,往北走,越接近明聖殿,隨香信眾突然又冒出來了,轎前轎後都是滿滿人龍。是大家回去睡飽回籠覺,九點之後又自動回來集合嗎?

9:50 中洲明聖殿。送佛祖回碧雲寺過年時也有經過這裡。此時將進行三換中的「換轎」儀式。行筆至此,突有疑惑,農曆十二月二十三送佛祖回碧雲寺過年時,有沒有換轎?答案就在前文中。

佛祖媽自火山碧雲寺起駕後,會乘四轎步行下山,這也都因為山路崎曲難行的緣故,在經過平地的中洲地區後,正二媽會在此與前來接駕的正三媽進行換轎的儀式,而正三媽每年約在早上七點半左右,自東山碧軒寺起駕往中洲等待正二媽的到來。 –碧軒寺官網

10:00 正三媽來明聖殿換班。所以突然冒出這麼多隨香信眾,說不定是跟著正三媽一起來的。在明聖殿,又跟張老師碰面了。

10:06 換轎。這時候又有一群身穿制服的廟方主其事者來跟正二媽參拜,這可能是進行「換轎」前的祝禱。好吧,正二媽跟正三媽換轎儀式我又只拍到一大堆人頭跟手機了。瞧瞧別人都是踩上鐵椅,這樣才拍得到啊。

(換轎-中洲明聖殿)

10:15 離開中洲明聖殿,正三媽佛轎做為前導。沿途隨香信眾不斷加入,越來越多。

10:31 來到「往中洲0.5公里」路口補給站。

10:51 來到「崁子頭保安宮」。加入的香客更多,佛轎幾乎動彈不得。因為前方有太子宮與福德廟的炮仗等候。

11:18 崁子頭鄉間小路。滿滿都是持香的人。攝影者站在邊坡拍陣頭舞弄。看到人家拿小白,我拿旅遊鏡。裝備輸了,心意相同。

11:27 經過行祥橋。路變寬廣。沿路等著鑽轎底的信眾更多了。更多的是拿衣服來讓轎子過。但正二媽佛轎還在遠遠後頭,到底現在來的這一頂是不是呢?除了這個疑惑外,還有前導的車隊與花車也先後開過來,放在地上的衣服與跪在地上的人都要先閃開啊。

11:41 太陽越來越大。實在沒辦法等正二媽佛轎幾乎不動。慢慢來到行祥路口,見到五分車鐵軌由此出。路邊擺了兩瓶蠻牛,轎班很需要。行祥路上更是大塞轎。所有各地來接駕的佛轎都擠在這條路上。前進速度緩慢。此處屬「東勢」,漸漸接近市區,人口密集,擺香案接駕的非常多。

12:17 熱到昏頭,坐在路邊納涼,看轎班抬轎跳舞。這種「轎班舞」可以申請專利嗎?此時背景音樂放出「跳針跳針叫我姊姊」倒是蠻適合一起出國比賽的。

12:26~ 位於165縣道,正當路衝的東勢福德祠。每頂神轎經過,都要用「衝的三進三退」來問候一下。萬一煞車煞不住,豈不就…

整晚沒睡,從碧雲寺至此應該有20公里,但一直站著,是雙腿快要廢掉的主因。尤其是腳後跟外側,感覺起了浮腫。走路有些艱難,要靠登山杖撐地才能前進。

在東勢福德祠等超過一小時,但正二媽佛轎還不來。由於每頂轎都要過東勢福德祠前,只要前頭不動,後頭的轎子也無法前進。更何況這是個縣道大馬路口。時至中午,神明不累,但開車扛轎的要吃便當。此時就有某府千歲的車駕駛與其轎班停在東山國小前吃便當,前頭的轎群已經前進了,他也不管;這樣後頭的神轎群也就通通無法過這個大馬路口。又過了一段時間,維持路口交通的警察終於發現隊伍堵住的癥結,於是走過去請了駕駛大哥兩次,大哥們這才開始移動。我雖然早就看到這樣的景況,但只能呆立在安全島遠遠地注視,什麼也不能做。是的,要當神明必須具有的第二個能耐是「不能開口」。

13:14 終於,正二媽佛轎通過東勢福德祠。但整條青葉路也開始排起等著鑽轎底的人龍。我拍了幾張鑽轎底的照片,就兀自往前走了。但完全是跟著前頭的轎群走過的路線,不抄捷徑到中興南路。為什麼要故意神轎走的路線要故意繞一大圈呢?遶境啊,就是遶境。

13:48 中興路應該是東山地區最熱鬧的一條街。現在整條街的店家都在做生意,門口也多有擺攤。神轎一頂一頂過,鞭炮一陣燃過一陣。

14:00 就算我走的再慢,終究也回到了碧軒寺。不過再慢也沒有正二媽的佛轎慢。依照這種塞轎的速度,不知何時才能入廟?在碧軒寺廟埕觀看每頂外來神轎來到碧雲寺的方式:先是乩童。再來是神轎三進三退直衝廟門。像是頂埔七娘媽的女乩童,梳妝照鏡蓮步帶領神轎前行,也真是難得一見。

原本當前導的三間清水祖師公早就進了碧軒寺,這時除了竹仔港文興宮外,都要先行離開了。我有興趣的是,這些神轎來到碧軒寺問候「簽退」後,又是怎麼離開的呢?於是就跟著一頂已經簽退的轎子後頭去看。

當外地神轎三進三退問候後,會左轉由廟旁出所前路,剛才的風光現在是無聲無息。若有扮成天兵天將跟隨的,也從大搖大擺回復到凡人。轎與人來到青葉路後,也是要呼叫車來接送。如果是在鄰庄而已,就用走的回去。

14:32 我本來也是要跟著離開的,但沒等到正二媽入廟,實在有點不甘願。於是又踅回碧軒寺。進到廟內看看外地神轎是怎麼從廟埕一路衝進廟內的,卻看見竹仔港文興宮的清水祖師坐鎮在香爐前方,讓信徒鑽轎底。各路神明神轎參見,如果衝過頭的,是由竹仔港文興宮的人幫忙擋。這時來的是石廟重興宮李府千歲

重回中興路上,看後頭的香陣轎頂似乎無窮無盡。決定不等了。後來看別人正二媽入廟PO文,天色昏暗,燈已亮起(約在17:47)。如果我要硬撐的話,得要再等三個小時。張老師說約傍晚才會入廟,誠不我欺。

有人說東山迎佛祖有如參加一場歷時16小時的極限運動。以我自己本身來看,從前一天的18:30開車從台南出發起算,到順利返家約15:30,也歷經了21個小時不眠不休,歷遍香路沿途村莊頗費體力外,拍照兼紀錄足跡又耗盡精神。回到家後,果然也只能馬上倒頭大睡了。

走過東山迎佛祖三部曲,看來雖是陪正二媽來回祖廟,但度的其實是我們自己。藉由身心苦勞的行腳,正視自身在六度之不足。

系列影片:
20:45 轎班進碧雲寺-丁酉東山迎佛祖
21:04 乩童的問候-丁酉東山迎佛祖
21:07 神明的問候-丁酉東山迎佛祖
21:45 臨別前的誦經-丁酉東山迎佛祖
23:41 清水祖師打頭陣出碧雲寺-丁酉東山迎佛祖
23:50 正二媽出碧雲寺-丁酉東山迎佛祖
00:00 碧雲傳香啟程-丁酉東山迎佛祖
00:15 水火同源附近鑽廟底-丁酉東山迎佛祖
1:39 鹽水坑-丁酉東山迎佛祖
2:00 六重溪文興宮附近-神明的打照呼方式
2:35 正二媽至六重溪部落-丁酉東山迎佛祖
2:45 秦元宮 – 丁酉東山迎佛祖
3:52 王爺廟車隊前來迎接,烽火滿天-丁酉東山迎佛祖
4:0 天兵天將與乩童的對峙-丁酉東山迎佛祖
4:10 石廟重興宮-丁酉東山迎佛祖
7:30 莿桐崎福興堂換香-丁酉東山迎佛祖
8:07 正二媽佛轎入竹圍仔-丁酉東山迎佛祖
8:07 正二媽佛轎入竹圍仔,天兵天將迎接-丁酉東山迎佛祖
9:20 土庫代天府,正二媽佛轎的先鋒隊伍-丁酉東山迎佛祖
9:21 正二媽佛轎來到土庫代天府(李府千歲)-丁酉東山迎佛祖
10:00 正三媽佛轎來到中洲明聖殿換班(換轎)-丁酉東山迎佛祖
10:06 中洲明聖殿換轎-丁酉東山迎佛祖
10:15 離開中洲明聖殿,正三媽佛轎做為前導-丁酉東山迎佛祖
10:53 崁仔頭保安宮-丁酉東山迎佛祖
12:17 東勢轎班舞-丁酉東山迎佛祖
12:26 東勢福德祠,天兵天將之舞-丁酉東山迎佛祖
12:31 萬一煞車煞不住,豈不就…(東勢福德祠)-丁酉東山迎佛祖
12:31 東勢福德祠,天兵天將之舞-丁酉東山迎佛祖
13:05 轎班舞(白河汾汰殿)-丁酉東山迎佛祖
13:14 正二媽佛轎過東勢福德祠-丁酉東山迎佛祖
13:17 跪好趴低(東山青葉路鑽轎底)-丁酉東山迎佛祖
14:01 各路神明回到碧軒寺簽到、離開-丁酉東山迎佛祖
14:21 頂埔七娘媽來到碧軒寺-丁酉東山迎佛祖
14:32 石廟重興宮李府千歲來到碧軒寺-丁酉東山迎佛祖

(各轎陸續回到碧軒寺「簽退」)

(碧雲傳香三部曲路線地圖合訂版)

本文日期:2017.2.5~6 | 台南行腳 | 相簿 | 足跡(gpx)


東山迎佛祖,碧雲寺至碧軒寺路線地圖 | Google map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