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車埕18鄰53號附近溪谷與楓)

平安夜吃飯、飲茶、唱歌,一直玩到二十五號五點多才到家,六點才上床睡,結果七點半就起床集合去爬山要去連走三段古道。鐵打的身體也不是這樣玩的。哈哈。只是天氣似乎不怎麼捧場。在三芝車埕附近會合後,天空細雨綿綿,蕭郎意興闌珊,其餘人等不願就此死心,於是從循叉路往車埕十八鄰進入。

車路到底遇小溪流,附近有石頭厝。字戀姐說過這溪流可越嶺至楓樹湖。我們在古厝附近隨意走,拍古厝前前後後的圈舍,拍溪谷旁的優雅楓林景緻,拍無人小路旁的早開之櫻與潔白茶花。

這附近的民家很優雅別緻地在附近的山坡與路旁栽種了許多花花草草。既然是少有外人進入的偏僻一隅;所以當然不為觀光,只為自己清靜休閒。在十八彎古道入口附近民家(50號)前,看到門前種植了不少東亞蘭,雖然多已盛開,其實還有許多含苞待放。但家裡的人卻說,今年的蘭花跟往年相較下,開的還算不多。

車埕18鄰53號附近茶花與楓

車埕18鄰53號附近櫻

車埕18鄰50號旁古道出口十八彎腳

車埕18鄰50號旁古道出口附近的小廟

車埕18鄰50號蘭

車埕18鄰50號桃

車埕18鄰43號土地公

不管為了古樸的土地公還是遊人陷入因景生情而自行編造的美麗幻境;我們四人還在細雨中的桃花源中流連忘返,但勘查已畢的蕭郎早早躲進字戀姐的車中去了。這附近的古道還是不走了,大家說要去三探五腳松的山路。我無可無不可,只是心中還是有些許納悶:同樣怕在雨中路會濕滑,五腳松古道的山路會比這裡的古道好走嗎?而蕭郎就在我們回到一0一縣道後自行坐公車南下到別處去探訪冷僻小山去了。

因此我又想到,幾個網站板主一同出遊的緣分。這一年來,從未曾謀面到會因為一個特定主題而讓有興趣的人一同出訪。但就算如此,就我觀之,每個參與的成員還是在旅程中維持某種獨立性,在旅程中各取所需。或許有人是做為旅記的素材,但其實又不盡如此,我認為旅記只不過是整個旅程中的一項產物而已。

側面觀察幾次,對於其他人怎麼看待出遊這件事,我或許可以知道個大概。不過對於自己出遊與否的意義,我自己倒很清楚。這其中應該是有種對隨緣的不堅持中的堅持。

五腳松12號

初上坡

進入林中

(對面山坡的變葉樹林)

雖然出遊後會寫遊記,但不會認真想把遊記寫的詳盡。雖然到了一個地方,或許一開始規劃時還是會堅持走到某個點或完成一段路線;但漸漸地心態轉變就算沒完成什麼,單純去那邊晃晃也無所謂。因為發現通常無所用心,反而在某種方面獲得更多。

跟幾個對某些方面涉獵某深的人們出遊,對我來說都是很好的學習機會。相信以我的腳程以及登郊山的經驗都不會造成別人的負擔,我非常樂於在這種團體旅程中當個follower。所以每次出遊我只要open mind盡量聽友多聞、盡量看自然的呈現就行了,回來之後慢慢咀嚼吸收我所要的。

所以我隨緣的跟著來到五腳松,這是半年前(台北行腳二五一)到內柑宅古道之後的順遊之地,當初未曾深入,此番又再來探。細雨中上陡坡,不是簡單的事。上了陡坡看到優美林相與對面山坡的變葉樹林又才覺得可以理解為什麼當初雨傘大哥可以一個人單獨深入此地。

接到廢棄道路之後,我們先往右側,最後通到柑橘園一探。但是最後我們選擇不深入,但是此方向續走,據說可以接到茄苳坑古道。回到上來的入口,這回我們選擇循稜陡上,奇妙的是,這個陡上之處全無路條,應該是說這一路上也從來沒看到過登山條。選擇一般人如果沒做功課應該是不知道要從此上稜的。

樹林中起霧了

又是野蘭花

綠花根節蘭()

至於上了稜之後的路,出乎意料之外的明顯寬大好走。我和字戀姐走在後頭,字戀姐眼尖倒是看到沿途兩株根節蘭。在這種人跡較為罕至的山區有比較大的機率能看到根節蘭。今天天氣本來就不好,走著走著樹林中也開始起霧了。我想到我去年獨行內柑宅古道也是在這種天氣,也看到蘭花,也陡上一大段山坡在淒風苦霧中上到竹子山公路。現在的我是有點佩服去年的我獨行的勇氣;而人似乎年紀越大越膽小。

此行比較大的不同是,我們開始看到一大堆山豬埒,綿延的山豬埒,這麼完整與這麼大段的山豬埒,讓我們懷疑這或許不是山豬埒。因為,有需要為了圍堵山豬,這麼大費周章的在偏僻的山區構建這麼多的石頭工事嗎?看到這些山豬埒或多或少搞亂我們對路跡的判斷,因為有人覺得是否跟著山豬埒往上爬也許就是正確的路。總之,我們曾經一度往右邊的叉路,走了一回沒路了,只是在這裡又看到山豬埒。於是我們退回改走左邊的路,一路上坡,然後在某處,我們又遇到了山豬埒,我們懷疑這是不是剛才延伸上來的山豬埒。或許剛才在右邊的叉路上,沿著山豬埒往上爬也可以上到這裡。

處處都是山豬埒

陷阱

我們經過一處廢棄蓬寮,看到滿地的維士比。隨即不久我們似乎上到此路線的高處,至少是迎風面的高處,而風勢更大了。我的外套因為凌晨的遲睡而忘記帶來,雖然我不甚怕冷,不過沒有必要跟自己過不去。從此要往右側循稜,不過路跡已被蔓草湮沒不甚清楚。老恩兄說要再往前探一會兒,於是我們繼續往前。因故走在最後頭的字戀姐卻在此時發現一個剛剛彈跳起來的陷阱,不過我們先通過的三人卻都僥倖沒有陷入。

這個補獸陷阱雖然不是那種有牙齒而是那種線圈型的,不過字戀姐卻已心生畏懼,決定不走了。老恩兄和Tony兄仍決定續探,我和字戀姐自行退回廢蓬寮附近用中餐。我不想續探的原因其實很簡單,時間已晚大概也不能走多遠,如果不能確定可以接到圓柳古道,往前續探只是多走一段淒風苦霧的路。只著薄外套的我已經開始覺得冷了。

山上的麥門冬()

山龍眼

跟字戀姐一起吃中餐時,閒聊了一會..。一會兒,老恩兄和Tony兄回來了,似乎有所收穫。下山是由最會認路記路的字戀姐領頭,果然幾個容易混淆的叉路口,就算沒有GPS對她好像也不是問題。最後下到上稜之處,我們選擇從廢產道的另一端繞下山,沿途經過..,最後從五腳松12號的另一邊出來。這裡的入口沒有標記,著實難辨。

Tony兄找到一位當地的人詳細問他這附近的景況,探得了一些關於古道頂端垂直礦坑的訊息。或許這條路線以後還有得走的。

:by Jennifer

昨日咱們在五腳松所拍到晶瑩剔透的黑色果實,名稱為:細葉小麥門冬

黃色的花花名為:綠花肖頭蕊蘭,又稱綠花根節蘭、綠花鶴頂蘭(我覺得是好複雜的叫法ㄜ,又是根節蘭、也是鶴頂蘭,不過好像我都有猜中ㄜ)。花的顏色:「青綠色漸轉黃綠色」

本文日期:2004.12.25 | 台北行腳

(背景:組合蕭郎mps)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