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從金山寺塹壕看基隆河對岸)

早上跟著雨傘大哥上山打打腿;下午三時與眾家兄弟第三次到金山寺尋古塹壕。這次跟著譚媽媽以及蔡先生上山,自然是萬無一失,該看到的的確都看到了。事後大致上有兩個感想。

因為對山河地理比較有興趣;如果我是法軍,如果我是民團,各要佔據那些地形要點?這次第三次攻上金山寺附近山頭,實地驗證這些堡壘的地理位置真是一件有趣的事。首先古塹壕果然跟金山寺隔著一道山谷與溪溝,但是在第二次搜索時(3/28),我們曾試圖尋路下溪溝再上稜,但難度太高徒勞無功。

也許是事後諸葛。第二次搜索在八堵砲台望基隆河對岸的金山寺時,我就覺得這金山寺還處在丘陵之中,如果有古塹壕的話,應該要更靠近基隆河這一邊點。只是我們幾次搜索都先入為主的認為,如果要到基隆河這一邊應該要下溪溝;孰料原來環走後方的保線路才是真正可以過到面河這一道稜線的正確路徑。

站在高崗塹壕上可以直接到看河對面的山陵。現在當可以了解為什麼在那個時空,在基隆河北岸山頭有南方砲台,在金山寺這個稜線上可以構建防禦戰壕?如果我是法軍,當利用南方砲台上的優勢火力掩護下,渡河攻過暖暖。如果我是民兵,居高臨下構築塹壕以為掩護並以逸代勞監視法軍,當法軍過基隆河時可趁其中渡而擊之。所以這場戰役雙方各具地形要點,法軍決勝關鍵就在於過河的難易。所以為什麼清軍在基隆河以北的稜線上節節敗退;而法軍遇到河水上漲而久攻不下。

3/28從八堵砲台看金山寺

古塹壕旁

古塹壕的歷史光影

看到古塹壕的感動,其實遠不如看到當地人譚媽媽帶著我們跑上跑下為我們做導覽的熱忱以及那一份鄉土關懷。譚媽媽自稱她和她的兩個兒子是湘軍。湘軍是勇猛善戰的,我們這群雜牌軍自是不敢小覤。尤其文史工作室自製的暖暖旅遊導覽圖附上精緻的圖文解說,有Tony最愛的菁礐遺址,有蕭郎最愛的稜線環形,有小周最愛的頂寮山塹壕與砲台遺跡。

當下午六點左右,我們這群雜牌軍已經棄守在中央崙山腳下打籃球。只有蕭郎還陪著譚媽媽和蔡先生沿著中央崙的稜線去找更多塹壕。我笑稱我們這群人真是辜負人家帶路的熱情,不折不扣是半調子。譚媽媽下來後又拿著她們做的導覽圖跟Tony與蕭郎說明觀音湖山、暖東峽谷中,菁礐、砲台的所在。譚媽媽很是希望蕭郎能去把這些路線用GPS留下紀錄來,因此作業是一篇一篇的出給蕭郎。我看到蕭郎那種欲拒還迎的靦腆模樣,心中不免暗暗偷笑。只聽得譚媽媽分派作業說:這蕭郎你去,Tony你也去..;你們大家一起都去。

只是在山上看到台電外包的施工工人留下滿地黃金,在山坡上傾倒廢棄物,譚媽媽心中不免有所感慨。有一個砲台基座在施工中被破壞了,譚媽媽如是說。應該可以為這些史跡的保護做點事吧,但是實際上卻往往因為主其事者沒有史跡保存的觀念,所以很多史跡就在人為的破壞中不復存在了。譚媽媽面對塹嚎史跡的保留似乎有些無力感。我想到新店獅子頭山的一些史跡,當地已經規劃成史跡公園。加上登頂崖梯,兼具文史與觀光,這樣的結合也許會稍微讓這些史跡獲得一些存留的餘地吧。

法賓聽到我提到新店獅子頭山;又補充了一句:獅子頭山還有三月的杜鵑花海。其實結合觀光與史跡導覽的想法,大家或許都曾想過,譬如我就會希望看到觀音山的石佛古道重修,這樣一條路線就兼具健行與考據,而史跡或許可被重新發現與被妥善保存,而不是現在任憑風吹雨打。但..也許這只是我一廂情願的想法,事實上這些史跡真的出世後,也許反而會加快它們被破壞的速度..。

本文日期:2004.4.18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