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今日法軍路線(edit by蕭郎)

(飛鳳山上大恩大德)

三月二十八日法軍再度在基隆方面展開大進擊。這次的動線是從西半部入侵,攻破清軍在一道一道稜線上的防線,直逼八堵、暖暖。這次冬烘先生決定當個隨行戰地記者,立場客觀,不參雜個人感觸。(眾兄弟審稿甚嚴,表面上不動聲色,但其實連枝微末節都不放過,實在令人心驚膽跳..)

行前數天,前鋒蕭郎已先行勘查火號山與定國山等。火號山固若金湯,易守難攻,決定放棄。定國山上殘留碉堡甚多,應該做一次大掃蕩。

大軍既已抵達基隆車站,於是便從車站後方直接上山,這裡便是太平佛山早起會活動地點;雖然有兩百多階石階,但大軍如履平地直上飛鳳山頭砲台之處;有一位在附近種植杜鵑花的葉姓當地人士倉促間著雨鞋出迎。老恩在跟對面他的弟弟,大德山打招呼。葉姓人士獻當地山形稜線概況,並自言蕭葉本同宗,很樂意為我們說明對面那道定國山、紅龍山的稜線情形。要不是中午另有要事,不然他可以跟我們一起走。

(飛鳳山上看今日主要的行進稜線,定國山、蚵殼港山、獅球嶺)

(飛鳳山上看火號山、基隆港、紅淡山)

大德山法軍小周尋根

摩天嶺上

(五色鳥嗆聲)

從飛鳳山上可以看到基隆港對面的紅淡山;南方稜線上紅龍山頂的涼亭很清楚。

大德山就在不遠,快速上到大德山之後。比對法軍地圖,但為了後來所建電塔,如果有砲台遺跡,似乎也已被移除。相對西北方的摩天嶺而言,大德山似乎比較可能有砲台來防衛基隆港,於是法軍小周開始在山頭附近荊棘草叢與大岩石尋找砲台遺跡。但毫無所獲。

續攻摩天嶺、九華山。雨後空氣清新,五色鳥成群結隊出現。有一條小博美從主人的摩托車跳下來想要跟著探險軍走。蕭郎言,這條路線的好處,就是每到一座山頭,就可以回望方才走過的路線。摩天嶺上看飛鳳山、大德山這道稜線,可以更清楚它們的戰略地位。

摩天嶺上有四個基點,其中之一是高速公路補點。現在想想摩天嶺上所望見的應該是台二線基金公路與北二高。

至於九華山頂,眾多鷹兒雙雙低飛滑翔。蕭郎以往一直未能找到九華山基點,竟然在另一邊山頭上。

事實上走到九華山是攻過了頭;不過提到九華山,大家都覺得怎麼會到處都有摩天嶺,也到處都有九華山?我倒是想到苗栗銅鑼的九華山,於是就跟雨傘大哥提起飛牛牧場與挑鹽古道;又提到大鍋炒麵與..。我印象中在那邊吃齋飯一定要把碗舔的乾淨。咦,我怎麼又忘記我是個戰地記者了呢?盡是講自己的事。

總之從九華山下來,又經過好幾處早起會,沿途都有舊碉堡,但實在也記不了那麼多。最後從西定路出來,但隨即又上到往中平山。但由於都在跟老恩與雨傘大哥談到腳傷治療的事,所以也沒有用心去記得蕭郎是怎麼帶我們上山的。

雨傘大哥提到象山上的打打腿神功。老恩也提到軟骨受傷,可以補充葡萄糖胺;老恩兄正在效法神農氏嚐百草以己身做試驗。如果這些方法有效,那真是造福很多為腳傷所苦的人。

定國山上果然舊碉堡甚多,但應該都是國府來台後留下的。依方位而言,應該是防守基金公路的。雨後這附近地上多泥濘。其實這條路上應該少人行走,所以竟然處處有蘭花草,花朵甚小還未開,成穗狀。

(摩天嶺上看來時路,飛鳳山、大德山)

中平山附近綠竹林

定國山上多幽蘭

定國山下山路月桃山開

法軍小周在無名山頭

準備上紅龍

紅龍山頭

獅球嶺隧道洞口雨後形成水濂洞

隧道深深有幽情

(柚子花飄香)

從定國山出來,是寬廣保線路,下到台二線之後,不久又要上山。往蚵殼港山途中經無名山頭,但卻有好展望。

我們過了蚵殼港山又續循稜線往紅龍山;身為嗅覺敏銳的戰地記者,總覺得今日主力傭兵小周無心戀戰,不像上一場戰役一般嘻嘻哈哈。當我問他時,小周兄又說,因為沒看到哈哈隊路條,所以自然就不會嘻嘻哈哈。

從紅龍山可以望見對面的大恩(?)大德山,展望不錯,不過我們卻沒有多停留。其實步道系統也稱完善,風景也算清幽;但是問到Andy兄,他也說從沒有想過到這邊來,因為老婆的家在基隆東半部..。

從紅龍山下來接到崇德路,這我就認得路了,因為往右走,可往獅球嶺隧道。我今年一月四日曾來此。

(獅球嶺平安宮)

蕭郎說,關於隧道,等吃飽飯後再來吧,現在該先上他家去飽餐一頓才是。

蕭郎家就在獅球嶺隧道附近。感謝蕭郎盛情,眾人空手道,還全身髒兮兮。蕭伯母熱情招待,桌上擺出豐盛大餐;好像每個媽媽都會魔法一樣。總之,這就是台灣人的人情味啊。

倒是老恩兄說蕭郎房間像是女孩子的房間,這..讓老恩兄自己好好解釋吧。

小周兄吃了許多螃蟹腳,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腳在痛的關係,吃腳補腳。我看到了蕭郎的書櫃,裡面倒有許多工程的書,我也都有。怎麼地,今天我們這一行人是來研究蕭郎的家的?

(獅球嶺北峰看基隆之方方正正)

(獅球嶺上永垂不朽)

蕭郎姐姐的小孩這時也在家裡;蕭郎要他們叫法賓「伯伯」。我說,叫我哥哥就行了。法賓不甚服氣,於是眾人就來排起序;結果在場應該除了雨傘大哥之外,大家都是五年級的,而且56,57,58,59都有。法賓說不要認為我小他三歲,就自認是另一個世代。認真說起來,蕭郎跟法賓還是前後期學長學弟(?)。Andy實際年齡比外表年輕。老恩在飯桌上說他其實也是很想那個的。小周還是一直在啃著蟹腳,似乎以上的話題跟他無關。

從以上的敘述中,請問到底誰是法賓相片中的龍啊,兔的..。我又忘記我是個戰地記者,不是八卦新聞記者..。(2004.4.1)
離開蕭郎家再上獅球嶺隧道。雨後獅球嶺隧道,樹林蓄含的水傾洩而下,洞口好像一水濂洞。至於隧道內地上安裝了燈光,看起來別有詩情畫意。我跟Fabien兄說,這裡很適合情侶來走走,因為暗暗的。Fabien兄自承一直在換女朋友,母親大人的願望不知何時實現,總不能等到自己永垂不朽吧?

(獅球嶺小紅莓)

繼續往獅球嶺上走,小周兄由於新穿的登山鞋綁的太緊,左腳小腳背附近磨破皮十分不適。這時候決定先停下來貼上雨傘兄的OK绷。
未上獅球嶺,先至平安宮..

獅球嶺上,大中至正,下方正好是中山高…

三角洲嶺北峰附近,走在兩旁是箭竹林的稜線上。

三角洲嶺附近是戰壕、堡壘遺跡。從一處樹林間古墓旁可從樹林間隙望見基隆河對面的暖暖金山寺。

往三角洲嶺竹林徑

三角洲嶺北峰稜線上

法軍攻佔三角洲嶺

三角洲嶺山頂寬廣

三角洲嶺附近望暖暖金山寺

三角洲嶺附近疑似堡壘

下坡招式漂亮 金山寺野百合

(安德宮再度會戰)

最後從三角洲嶺下到八堵街上的山徑有點陡有點滑。出口有點難找。由於從樹林中看到路有柵欄,一度大家以為出口是在高速公路上..。走到八堵,法賓與Andy停車處,準備搭車到暖暖。小周的登山杖不見了。

Tony兄已經在暖暖附近找了一圈,但沒有什麼結果。下山來問過當地耆老;人說,還沒到金山寺之前,左邊有山徑可下往溪溝,但不好找。如果由三角洲嶺望金山寺附近,其實應該可以想到古戰壕有可能所在之處,當應跟本地耆老所言無二致。

..寫不下去了..很累很想睡覺..。(2004.4.2)

本文日期:2004.3.28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2 則回應 to “台北行腳235-基隆西半部砲台巡禮之戰地春夢(040328)”

  1. 基隆人~ 說:

    可以請問下~ 我最近前往三角洲領~ 發覺路跡難尋~ 說很久沒人走了?! 可以問下確切登山口位置?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