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高雄行腳

潮州火車站新站體

(東海車站前的彩繪)

去年為了散心來到枋寮,為了尋訪乃木登陸紀念碑反而把自己搞得更累,但或許身體的疲累才能帶來心靈從凡勞的解脫。從左營到枋寮約有兩個小時的車程,如果要把心放在書本上,搭乘少人的屏東線來個鐵道小旅行是個不錯的選擇。如果把智慧型手機的上網功能關掉,效果更加。這一次的目的地是東海,屏東線終點站-枋寮的前一站。時間夠充裕了,如果書還沒看完,那就是自己不夠專心還在滑手機。

來到東海車站下車,書果然還沒讀完。東海是個非常簡易的小站,其實就是一個無人售票的候車亭。一下火車就前方面對魚塭,後方筆直的西安路約有200公尺長通往東海村落中心,地上有彩繪。東海車站的上方站名木牌與彩繪主要以太陽花為主題。東海車站雖小,但小的乾淨俐落。

日正當中時分來到東海車站,沿著西安路走,太陽毒辣,照著柏油路反射強光,因此也無心看地上彩繪。只是對於西安路底就是東海車站,而竟然穿透車站看到後方天空的這件事,還是感覺真是一根腸子通到底的乾脆啊。

左轉到東林路要找幾間古厝。舊名北旗尾的東海村是枋寮地區早期開發的地方,從明鄭時期就開始有漢人進來。東海村中有幾間古厝值得探訪。不過要旅行東海小村最好是先拿到東海村辦公室前的那個導覽木牌上的東海地圖,上頭有標示幾間古宅的位置,才不至於像我今日如無頭蒼蠅般亂找一通。也可參考這位網友的東海村傳統民居建築文章。

今日東林路在鋪柏油,地面更是熱呼了。東海派出所前有一久保田鐘樓,是廠商為了回饋鄉親的愛用產品。

謝家古厝比較好找,因為就在東林路快到東海路口,派出所的對面。有著紅白相間的巴洛克式門牆是謝家古厝。門樓上頭有一隻鷹,上有「寶樹」堂號。謝家曾是枋寮當地望族,因此古厝自然氣派。

潮州摸乳巷

(東海村中的謝家古厝)

為了尋訪其他古厝開始亂走,沿著北玄街往濱海公路方向而行,在一處路口有榕樹公。續行來到東海村辦公室,看到導覽地圖,不過已經繞了東海村一大圈了。地圖上標示南山路上與仁愛街口有林家古厝。因此過過東海國小後,取南山路往回走。不過沿途並無看見林家古厝,或許隱身在巷弄中。

又來到東林路上,右轉仁愛街,找到李家古厝。門上有「福星」兩字。圍牆飾以直櫺窗與綠釉瓶;正門側邊可見艷彩磁磚。

看過李家古厝後,由於熱天步行頗為勞累,坐在路口椅上小歇一會。順便猶豫一下要不要長征到番子崙尋訪乃木登陸紀念碑,雖然此碑已毀,就算真到了該地,也應該只能看到基座。看著手機上的地圖,這路程不近也不遠,應該有4公里左右,兩個小時當可來回。只是大熱天行走毫無遮蔽,很是難熬。

最後還是決定出發,因為下次再來枋寮不知何時。順著南山路往西南走,過了屏東線鐵道平交道,進入枋寮鄉的漁業養殖區。我隨時比對GPS衛星地圖伺機尋找捷徑要斜切往濱海堤防道路。路是找到了,但是聰明反被聰明誤,沿著小路最後來到一處大排,就差這幾公尺就是過不去。

只得再回頭到大庄路上。這回已經浪費近半小時了。到底要不要放棄,回轉車站趕上時刻最近的班車?但是都已經走到這裡了,放棄可惜,於是續行,經過南鯤廟,路還久遠著呢。

終於來到堤防邊路。看見荒野中的無線電天線群,離剛才的誤入歧途最終點其實不遠,就只差這最後一哩,但是可能因此多走了一小時。

終於來到番子崙橋邊,此處是附近大排的出海口。枋寮鄉公所在此設置了乃木登陸紀念公園。之前在網友網誌中所看到的基座相片,現在現場由其材質看來應該不像是當初的登陸紀念碑的基座。

附近除了枋寮鄉公所立的乃木登陸紀念公園圖說之外,也別無其他遺跡可尋。但是立於紀念碑之上往枋寮市區方面海岸眺望,那海灣與沿岸丘陵彷彿可以看到與當初日軍登陸老照片的影子。雖然沒有訪到乃木紀念碑,但在此展望山海憑弔一番,也算不虛此行了。

乃木希典當年其實大可以把戰船開到台南,直接兵臨城下。這樣威嚇的效果更佳。如果他知道當時清軍將領們多無心作戰而以自保為先,也就不用特地還繞個圈子來枋寮登陸再往北回攻。

此時公園內聚集一群人在觀人下棋,也是一場廝殺,勝負只有面子問題,不會有傷亡,頂多有人不服輸再來幾局而已。雖說世事如棋局局新,但1895年乃木希典這段攻台歷史,還是可以為今當局者鑑。

潮州戲曲故事館

(乃木登陸紀念公園旁的世事如棋)

本文日期:2013.7 | 高雄行腳 | 相簿


枋寮東海村到番子崙海岸乃木登陸紀念公園路線圖 | Google map

相關文章

一則回應 to “高雄行腳254-枋寮東海小村以及乃木將軍登陸紀念公園”

  1. James Wu 說:

    乃木希典已經又再轉生了!!轉生為日本的菲律賓現任總統杜特蒂Roa Duterte.這可以去參考現在正轉生在日本的釋迦牟尼佛成立的幸福科學HAPPY SCIENCE所出版的書”杜特蒂守護靈的靈言”.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