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土庫岳又稱大坪山,不過我比較喜歡稱呼它為望高寮山,至於望高寮山的典故是….本來依照懶惰的慣例又是略,不過這次還是稍微交代一下它的地理位置。南港南方附近群山中最高的土庫岳擁有一個一等三角點,因為在山頂居高臨下可以監看南港與深坑附近,所以昔日設有警戒用的望高寮,用以監視附近山賊動靜。說了這麼多,但是跟今天之所以來到望高寮山下的原因,還是一點關係也沒有。這次來到望高寮山附近,純粹是因為有人又看了報導,而對其中所述的香椿醬有興趣。至於說起上次登望高寮山更已是在一年半前的九月中,那是在紐約世貿巨變911與台北交通惡夢917之間,也是台北行腳….的開始。

在到目的地之前已經在肚子中裝下干貝麵線羹、酸辣湯、上海小湯包,後來又在另外一家店中塞入了北方粽、芋頭排骨、貢丸菜頭湯、佛跳牆(連僧人都抵擋不住的美味,每次走研究院路時總是讓我食指大動)。說了這麼多食物,只是在證明今天的的確確不是來爬山的。

槍孔厝上山會經過的西鞍

市民農園與後方的稜線

(香椿園與樹屋)

走南深路過山豬窟後,轉入往九重宮的叉路,沿途不時飄來屬於山豬窟的異香。來到槍孔厝附近,現在想想,如果想偷懶的話,從這裡直接上稜線,這個登山口會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踏上往市民農園的小徑,許多結有登山條的叉路引起我的注意。步入園中,正在跟客人泡茶的老闆馬上迎了過來,連小朋友都會主動拿DM給我們。

老闆看到我們,甚是熱情的招呼;其實因為昨天的見報,所以今日如同我等來此一遊者比平常假日多。這個農園的感覺讓我想起了世紘的燒窯,雖然性質完全不一樣。一個是以自然生態為主,一個是以陶藝為主。但其實假日的遊客參觀並不是主要的客源,平時配合學校的鄉土教學才是大宗。

群芳盛開中獨鍾雨夜花(日本鳶尾)

香椿嫩芽用來做香椿醬

老闆實在很熱心的導引我們並介紹園內的花草樹木與假日舉辦的活動,這時也正好有人在做蛇餅;還可以自己採桂花做桂花釀泡茶等。

園中的樹屋上可以眺望山下的南港地區。杏桃花如何如何,橄欖樹如何如何;哪些草可以治肚子痛,為什麼梅子是這樣的結實?

而現在園中所見之椿樹嫩芽,摘採後可以做為素食者之蔥。也不用嚐,光是用聞的就有蔥的味道。我突發奇想問老闆,可不可以用香椿醬來做蔥油雞?當然這問是白問的,既有雞還算什麼素食?話是這麼說,不過還是帶了一罐。另外比較好奇的是:為什麼老闆懂得這麼多花花草草?

原來老闆與老闆娘也是在登山社團中認識,雖然如今暫隱於此,但是昔日登山社團中野外求生訓練所學得的野花野草知識,如今經營自己農園時,反而提供了規劃農園花草樹木的方向。在這裡我也看到了鼠麴草,讓我憶起外婆親手做的草殼粿。至於這裡樹屋,老闆說他的點子是來自湯姆歷險記。

聽到老闆曾是登山好手,既然隱居於望高寮山下,那我得好好請教請教望高寮山的登山路線,好歹我也曾經是在望高寮山上迷路過,跟望高寮山也算有些緣分。

老闆說從農園這裡就有路可以上望高寮山(印證剛才看到的登山條),其中有一條會接到槍孔厝的路,往上會經過一大片蛇木林(我點頭如搗蒜,的確是壯觀的蛇木林啊)上到鞍部稜線;上到稜線後往左走再約十分鐘就可以上到山頂。(的確這就是我前年所走的路線)。

我再問老闆,那農園入口處另有一處叉路又是….?

老闆說,那也是上望高寮山的路,從山頂下來後看到一處叉路,取右,即是回到市民農園來。我這時又憶起了,在山頂下來附近似乎有看到這樣標示沒錯。只是後來我們當時走往深坑方向去了。

老闆對於望高寮山的山頂還是有些抱怨的。我本來以為他要抱怨木造望高台卻水泥涼亭所取代。不過他說的卻是,山頂上的涼亭應該不能是只有一層,要兩層以上才能一覽南港深坑附近的景色。我想,這樣說….也對啦。

本文日期:2003.3.15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