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美國紐約發生劇變,或許會讓世人因此更珍惜當下生活的感覺。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這最卑微的願望,對罹難的人而言,卻已不可得。星期六怪颱將至的下午,在導遊小姐的引領下,往南港市民農園附近的更寮古道一探登望高寮山的路線。如果沒有導遊小姐的帶領與介紹動植物生態,登望高寮山的過程的精采程度大概會失色不少。更寮古道起點南港舊庄街二段122巷旁的雜貨店旁,這家雜貨店因為做為登望高寮山的休息點著稱,不過有太多次由舊庄街往汐止、石碇的我卻一直未曾注意過。在往雜貨店的路上,一直跟導遊小姐討論那英那首夢醒了歌詞中的意涵,結果導遊小姐參詳半天還是不懂我意所何指。

從雜貨店到九重宮(南深路叉路)這一段路,前半段(北32叉路前)路上的土被挖的鬆鬆的,下起雨時泥濘不堪。後半段(由叉路打開鐵閘門進入農園)為行經雜草蔓生的小徑。路況不難,只是因為下雨的關係,腳所穿梭的、擦身而過的都是沾滿水滴的草與樹﹔因為有導遊小姐陪伴而行,茫茫然陶醉的我,當然絲毫不引以為苦。接到九重宮的柏油路,這裡才是南港第一市民農園入口,此時導遊小姐徵詢我的意見,而我當然還是決定先往望高寮山走。不過附近還有其他的古蹟,如石頭厝、槍孔古厝等,未能一一詳看。由古厝旁開始上到稜線(土庫尖至山豬窟尖)的一段,上坡山路稍難,沿途多岩石與稍有落差的小坡,青苔易滑﹔加上蚊蚋頗多且煩人﹔幸有蕙質蘭心的導遊小姐介紹與辨識沿途的動植物生態,如含水分多的秋海棠根、壯觀的蛇木林、雨天小徑上的常客青蛙(導遊小姐對於台北樹蛙情有獨鍾,因此對於它的同類愛屋及烏,特別關心)。

差不多走了二、三十分上到了稜線,本以為路會開始平坦好走…﹔此時卻但見左右各有一條叉路,而且都有綁登山條,而路中樹上有一望高寮的指標指著往右的方向。導遊小姐因此說:我們往右走吧。不過我卻說應該是往左才對。原因之一是,那個指標已經是倒過來掛﹔原因之二,看過山下地圖的我,覺得望高寮山應該要順著稜線往左走才對。結果這一次是我對了,不過也只有這次而已…。開始沿著稜線走,路高低起伏不大,只是經過一個夏季,雜草蔓生至腰的高度,山徑稍被湮沒,因此也讓導遊小姐直嚷嚷這樣的路似乎不是她以前所走過的樣子。就這樣一路在我帶領下,穿出樹叢來到另一座高壓電塔(這裡山區稜線上的特產),因為含水的關係,電塔上的電線高壓電蒸發水(?)發生嘶嘶的聲音﹔導遊小姐不忘取笑我上禮拜在新山夢湖把高壓電塔發出的嗡嗡聲當作人吶喊聲的事。

從電塔下了小坡,四面都有叉路來會,除了直上望高寮山三角點的路之外,還包括往市民農園的,有往栳寮古道的,另外比較奇怪的是有一條新築的枕木步道向右下方延伸。關於在山中營造這樣一條枕木步道對山林所造成的影響,對此有不同見解的我跟導遊小姐後來有了一番討論。不一會兒上了望高寮山,山頂眼前所見之紛亂施工景像讓曾到過此處的導遊小姐頗為失望,至於我因為是第一次來所以無法像此處曾經有過的美好展望。據導遊小姐所言,山頂以前曾有一木造的登高塔台,登上去後望遠可以俯瞰南港、石碇附近的山景,是以此山名為望高寮。而現在山頂原有的木寮拆掉了,竟然蓋起了不倫不類的涼亭,雖然說是為了發展觀光,不過總覺得跟我們一路尋幽訪勝而來的自然不太搭。我自己在爬四分尾山時看見山頂旁就有一條產業道路通過而嚇一跳時,大概就是這種不搭調的感覺。

由登山口至此山頂,大概走了75分。望高寮山,又稱土庫岳,海拔389公尺,三等三角點因為施工關係而有點模糊,還有一個一等衛星控制點。山頂除了已建好的涼亭外,還種了一些看起來非常瘦弱的小松柏。總而言之人事已非的景況,導遊小姐在山頂坐了一會就想走了。下山時不想走原路,同時也想把栳寮古道留待下次來探,所以我們就想走市民農園的方向﹔不過由之前提到的鐵塔開始走不一會兒,就遇到了必須要拉繩索直下山谷的困難之處﹔其實只要今天不下雨,鞋子夠好,我們兩個好奇的人鐵定會學猴子一樣快快樂樂的攀爬下去。但是滑了幾跤之後,我們找了個藉口(幫其他人探探枕木步道),識相的回頭走向枕木步道。才走不一會兒,枕木步道就走完了,然後遇到兩個正在鋪枕木的工人(可見他們準備從山頂鋪起),問完路之後,他們說一邊是往南港車站,一邊是往深坑。雖然沒有枕木,不過既然是往南港方向,那就應該可以回到停車的舊庄,當時我是這麼想的。不過導遊小姐卻小聲的說,要不要循原路回去,這個意見我卻因為不想再走荊棘遍步的來時路而沒有採納,導致後來…

準備開始下山已是下午五點時,天色因為陰雨而漸暗,雨勢轉大,讓導遊小姐披上小飛俠雨衣,我自己撐著小傘徐徐而行。山徑雖然比較寬了點,甚至沿途還經過茶園,也因此猜測大概已經離住家不遠﹔後來來到一處小池塘旁,與導遊小姐佇立良久享受山林中只有雨聲的靜謐,看著身著雨衣只露出紅紅小臉來的導遊小姐可愛模樣,還是不禁佩服她登山的能耐,竟然可以一路淋雨撐到此時,不愧是曾走過三千公尺高山峻嶺的好手,又豈會把不到四百公尺的土庫尖放在眼裡。繼續下山,遇到很多高壓電塔,每一次都以為是我們來時所遇過的,但是仔細一比對週遭環境,才又發現都不是。雖然不確定到底這條下山路通到何處,不過大抵方向應該沒錯…,知道這是大錯特錯時,是在我們遇到柏油路時的事。

本來從山上下來可以遇到柏油路應該是很高興的事,不過導遊小姐對此還是心存懷疑,建議我是否要再重回山中(在叉路口,除了下坡的柏油路外,還有一條山徑,及一條水泥路)。我則因為已經下午五點半了,在天色隨時會更暗的情況下,當然還是要選柏油路來走。後來來到比較像樣的路,路牌寫的是”土庫尖路”,我們對此完全沒有概念。

繼續走,看到風格山莊別墅區,這裡的門牌寫著”深坑鄉”,這時候的我才開始緊張起來,怎麼會走到深坑來呢?這個方向不是往南港嗎?後來找到人問路,告知我們的方向繼續走就會接上南深路,但是我還是不知會接到南深路的哪一段。(其實我們原本的目的是想搭便車,不過我們都太害羞了。)再走一會,沿途街道是蠻熱鬧的,不過對我們來說真是異鄉,接回到寬廣的南深路上後,看到指南客運的公車站牌寫著此處的地名是”崩山”。這時候是真正感覺到問題嚴重性。這裡離舊庄如果用走的,保守估計半個小時跑不掉(後來才發現,實在是太天真了,就算是一個小時大概也到不了。)我們的導遊小姐倒是一點也不擔憂,還好整以暇的觀看路旁野花。我則開始考慮要攔便車、計程車、公車…,總而言之,用走的大概就會如同本篇目次九十九,一直走到天長地久。

說到天長地久就想到,下山時走著走著隨口就虧導遊小姐:那個我們第一次一起爬山,過程就是如此風風雨雨﹔不知道我們以後在一起會不會都是這樣風風雨雨?導遊小姐說…….(太噁心,消音處理)

兩人攜手繼續沿著南深路走,雨越來越大,心情也越來越沉重,因為看到一大堆等一下要翻過的山嶺而沉重,也沒有心情唱那首”一隻小雨傘”。這個時候不是沒有車經過南深路,而是我們因為自己身上太濕了,覺得大概沒有人會願意讓我們搭便車,而且我們也不想麻煩別人(可見我們都是很體貼的人)。當我們這樣想時,竟然有一輛休旅車在我們身旁停了下來,駕駛搖下車窗向我們招手示意要我們搭他的車。可以想見當時的我們臉上的表情有多高興,就如同他鄉遇故知一般,又驚又喜。

後來等我們上了車,跟他們(駕駛和他女友)聊了起來,才知道這位仁兄偶而週末會走南深路到汐止,而且遇到有要搭便車的人,都會順便載他們一程。因為是走南深路,而不走更快的北二高,所以可見這位仁兄的好心腸。我笑稱他是日行一善,這位仁兄則謙虛的表示,他只是想因此多認識一些朋友罷了。坐上車後在南深路上繞來繞去,才知當初估計的半小時實在是太天真了。

因為登望高寮山的行程風風雨雨又波折﹔回家的路上,特地問導遊小姐對於此行的感覺….其實答案不問也知,對於我們兩個常常出外玩的人而言,像今天這樣濕搭搭登山的體驗雖然不是第一次,不過還是會覺得非常有趣,尤其是遇到好心的人。

本文日期:2001.9.16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