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今天天氣真冷,應該是入冬以來最冷的一天,第一次出門在外有手被動僵的感覺,跟一年前冬至當日走菁桐古道的感覺一樣,是那種打狗不出門的天氣。不過,畢竟我不是狗。本是以到石碇的石底觀音山附近的基隆河溯源為主,另外順便把鄰近的耳空龜山規劃進去。結果耳空龜山反而成為今天冷冷的天氣的主角。

所以行程的規劃是以走舊庄街經南港製茶示範場、光明寺,轉石汐路,先到四分尾山。從四分尾山連走多個小山頭形成的稜線到耳空龜山;但是不會不自量力一直走到石底觀音山。去年菁桐古道的經驗,起點和終點隔太遠,在冷清的冬日裡真是蠻痛苦的。

(後山棧道)

經南港製茶示範場時,本來冷的發抖不想多做停留,但看到後山的棧道似乎已經建好,於是臨時決定走一段看看。這棧道沿著山的稜線而建,它的好處是沿途有多處平台,可以讓人在其中泡壺茶,居高臨下看南港茶山風景。在棧道盡頭看到登山條,這條棧道本是沿著稜線登山小徑而建。依其方向觀之大概是往望高寮山而去。經光明寺往勤進路,這條蜿蜒的山路風景一向優美,以往都會吸引許多家庭來此路旁閒坐,今天在此休憩的不多,恰只有一對夫婦;選的地點也不錯,正好是路彎處一小撮林中,可以躲在其中防風。

光明寺路旁茶花

四分尾山山頂

右轉進石汐路,來到產業道路旁,花一分鐘跑上四分尾山頂,山頂新(?)豎立一根旗桿;然而大概沒有一個二點三角頂像四分尾山這麼容易的吧。

正在山頂亂看,卻突然聽到”山下”傳來人聲,感覺有點奇怪,因為方才進來時沿途都無人蹤。”下山”後一看,兩男三女,果然是從耳空龜山方向過來,席地而坐,正準備煮開水吃吐司。對我來說,他們來的正好,因為他們路線跟我一樣,只是方向相反。

比較令我驚訝的是,在我早先的規劃中就曾想把這附近的山頭串聯起來,而如今看來先知先覺者實在多的是;更何況這五個人看起來是有點年紀(可能是四年級的)。他們的行程或可參考:坐公車經縣106公路過姑娘廟在五坑下車,開始走約兩個半小時途中經耳空龜山到四分尾山。雖然我沒問,不過我猜他們接下來可能會續往大尖山出勤進路。這樣的行程對他們來說非走個三小時不能夠。

四叉路口(35分)

上耳空龜山叉路口(40分)

山頂登山條齊飛揚(45分)

難得之林中空隙(20分)

不過當我說我只要走到耳空龜山而已,他們竟然告訴我要走一個半小時,其中有人還說走在稜線上很漂亮而且路線平坦易走;不過我的資料上寫的好像不是這麼一回事。總之自己步上往耳空龜山的稜線看看。

路線跟大尖山往四分尾山比起來,相同的是沿途在幾個山頭上上下下,鳥叫聲悅耳非常,整條山徑幾乎都在樹林中走,難見周遭群山景觀。但是整體而言,路線稍難,有許多陡坡,前幾日陰雨讓地上變得濕滑。

於是35分鐘來到四叉路口(四分尾山、東山國小、耳空龜山、松柏崎),但往松柏崎方向並無登山條。40分鐘續來至往五坑的叉路口,由此上耳空龜山不過再十分鐘。仔細看藍天的指示牌,我覺得我的速度跟他們的速度差不多(意思是尋常腳程的人大概要乘以一點五)。後來再花五分鐘上耳空龜山,山頂周圍都是樹林沒有展望,倒是有一個特色,那就是樹上結滿成群的登山條。

一路上我就十分疑惑,這路線有這麼熱門嗎?在四叉路口、往五坑叉路口都見到至少十條以上的登山條。而在耳空龜山山頂上所見的登山條數量可以用壯觀來形容。仔細看其日期,大部分都還是近一兩年的。因此我說,身在這耳空龜山山頂不能看到山形像耳規,倒是感受到這座山的盛名所造成的另一種特色。不過從一月一日起禁用塑膠袋了,不知道登山條會不會少一些?(這兩者好像沒什麼關係?)另外在山頂有一個小牌示:石底觀音山,這倒是引起我的注意;五分鐘前山下的指示往南方向寫著是往五坑,莫非往南的兩條路在此已分開?

原路回程到四分尾山,看到一家三口開著小客車進來,其中小女孩年紀不過四、五歲。如此情景果然印證了我一年半前的話,從此四分尾山開車就可以到了。也許這裡會變成另一個五指山,這是我另一個預測。至於此行的任務之二,沿著往茄苳瀑布的產業道路往北走,看看這條路會通到哪裡。結果是路快到山下之前水泥路就先沒了,前方是一個開闊的山谷,不過聽得到水聲,也看得到山谷前方的民舍,很像是茄苳瀑布附近的樣子。不過當初既然已經開路了,為什麼路不繼續開通呢?

此行任務之三,走石汐路,看這條路通到石碇的哪裡。結論是這條路通到五坑,是石碇鄉光明路耳空龜巷。中途可見耳空龜山登山口,據106 公路路口約還二公里。所以之前所遇的五人,下公車後約再需走兩公里上坡道路後才能開始爬山。我只能佩服他們的毅力,如果不是對此路線有極大的熱忱,怎麼會特地坐公車來此?所以我比較有興趣的是:他們到底對這條路線的那一個部分感興趣?

這附近是景美溪與基隆河的分水嶺,這也是此行主要目的,勘查基隆河的源頭。過姑娘廟後,這裡的溪水往西流,應該是景美溪;而在石底觀音山附近,據說是基隆河的源頭之一。所以冷的要命的情況下,還是走106
公路再往東過大湖格隧道,左轉上觀音山,路盡頭是一間寧靜的禪寺,但因為我的到來變得不寧靜;這裡護寺之犬似乎不怎麼歡迎我的樣子。很奇怪的卻是一路上未見任何登山條;而且參拜完觀音,觀音菩薩還是沒有指點我往觀音山的登山路徑,大概祂知道今日太冷而我來得太晚無心戀棧。

本文日期:2003.1.5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