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今天的行程簡單的說只有一句話:本來要去爬四分尾山,結果半途而廢。

隨著台北行腳快要滿一百篇,我就在想:這第一百篇,可要好好規劃具有指標性或紀念性或前瞻性或…..,總而言之要是一個足以賦予這兩三年來我在台北旅行意義的地方﹔不管是當做台北行腳的Happy Ending,或是作為另外一個長途旅程紀錄的開始。記得我的第十五趟旅行正好是到滿月圓,那麼第一百篇,是不是要到以百為首的地名去走一走?

當然以上的胡思亂想跟我今天未能登頂汐止四分尾山的原因,還是….一點關係也沒有。今天不能登頂四分尾山的原因跟那個狗仔隊竟然還有一點關聯。話說今天從早上一直在看洲際盃撞球賽的轉播,本來想如果我們的球員能一直打入到決賽,那麼我恐怕今天就不能出去爬山了。但是如果可以在下午兩點前被提前淘汰,那麼還是可以去爬爬汐止附近的山。結果我國球員之一的陳X甄,被英國的Karen給7: 0 K.O了,接著陳X甄搭配趙XX的混雙還是不敵有Karen在內的混雙﹔就這樣準決賽的比賽時間就一直拖到下午四點半,最後我們的球員還是輸了。但是到底這個時候我還要不要出門?

本來不應該在黃昏還去爬不熟悉的山,但是心想就算不爬山,到秀天宮去鳥瞰夕陽西下的大台北也不錯。不過一出門看到陰暗的天色就想起,下午不是才剛剛下了一些雨?這時候對於秀天宮夕照又不抱期望了﹔隨即轉念一想:那麼就純粹去探探四分尾山的登山口吧。剛上到秀天宮附近,天空飄起小雨,雖然大尖山頂,從這裡可以看的很清楚﹔但是後方的山區卻是在一片雲霧之中。

其實就算現在時間已經五點了,不過我心中還沒有放棄要”登頂”四分尾山的企圖心。繼續從勤進路山路盤旋向上,沿途看到有人在山路上撐起陽傘,放下涼椅,面對這西方天空,就這樣子悠閒的看著書。而沿路上,徐行漫步在此翠綠山林的人,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多。固然是這條路的景色的確是綠的清新,綠的恬靜。但是我覺得現在的人似乎開始懂得休閒。而且漸漸地又懂得重新回來享受沉浸在大自然中的愉悅,並且當作他們主要的休閒方式。

車過往天道清修院的路口,是我認知的可以登四分尾山的登山口之一。但是我竟然不敢貿進。原因是路口有一道沒有關起來的門,其次是有兩隻黑狗擋在路中間。其實有點可笑,如果沒有狗在那邊,我大概不管三七二十一,先過再說。另外一個原因是之前路過此路往光明寺,雖然當時下著大雨,印象中卻曾看到左側有一山路,指標寫著往四分尾山。所以我想就算不走天道清修院的登山口,應該還有那一條路可以上四分尾山吧。所以就暫時先不用理那兩隻黑狗,繼續在山路上盤旋。老實說這裡的山路還真熱鬧,一路上有人利用山泉洗車、有人拿著礦泉水的桶子來接山泉水。不過這些泉水不經過處理真的可以喝嗎?

又繞了一會,轉過好幾個山頭,正在覺得不對想回頭時(因為越繞越遠離天道清修院),這時還好真的被我看到那條寫著往四分尾山的叉路。轉向叉路,才走一會兒繞一個小彎,又看到左方有一條泥土路來會。而這條泥土路旁樹上綁有數條登山條,反倒是柏油路本身是一條都沒有。於是棄車步行往泥土路上走,路兩旁有些廢棄物,而路直直往林中延伸而去。

抬頭望山,只是一片霧茫茫,不知山頂在何處。剛下過雨,路上泥濘處處,荒山野地,不知還要走多久,正做沒理會處,前方竟然看到人影,原來是一對男女,牽著摩托車慢慢往我這邊走來。一問之下,果然也是欲往四分尾山,只是因為前方路更是泥濘不堪,摩托車早已不能通行。不過他們並不能確定這條路是不是往四分尾山(雖然我們的心中都認為大概八九不離十)。能不能爬上山是一回事,其實我還真的羨慕這個男的:在這麼偏僻又泥濘且前途不明的路,竟然還有一個女孩子能沒有怨言而心甘情願陪他一起走。想到這裡,形單影隻的我頓時少了遊興,也就只能暫時從情字這條路上撤退了。

原路折回,再度回到天道清修院時已經是五點半,天空稍微有放晴的樣子,太陽也出來了,雨也沒再飄了,最重要的是….路口的黑狗也不見了。於是驅車長驅直入天道清修院,果然是別有洞天的清靜之地。停車處路旁也有往四分尾山的登山指標:四分尾山2.9公里。看看時刻(17:40)與西方太陽高度(不到10度),於是決定以18:00作為折返的停損點。當然短短20分鐘怎麼可能爬完2.9公里的上坡路,所以就只能用跑的,衝到那裡算那裡。五分鐘後上到稜線,左方從稜線過來的一條步道來會,叉路口再看到一指標,上面寫著:

中國人怕鬼﹔西洋人也怕鬼﹔全世界的人都怕鬼﹔冬烘先生尤其最怕鬼….

以上當然是我在鬼扯,指標其實是寫著往大尖山390公尺﹔四分尾山3.5公里。但是好像不對,剛才登山口那裡不是寫說往四分尾山要2.9公里,那怎麼會越走越遠呢?不管如何,先折往右向四分尾山走,山路已經沒有石階,不過路徑尚清晰可辨。

17:47(開始登山的七分鐘後)決定折返。咦,還沒到停損點,怎麼提前下車了?其實不管怎麼說,我們在野外登山還是要尊重一下那個嘛!山徑一路上是林木森森,泥濘濕滑,太陽已經快下山了,晚上走這麼滑的路是很危險的。而且光是看在今天是農曆七月初一這個理由,就可以讓我本日已晚,下回請早。我當然不是迷信,心中與佛同在的我,怎麼會迷信?我們是尊重,用尊重來說就對了。

本文日期:2001.8.19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