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silk.jpg (24477 bytes)(絹絲瀑布)

天氣悶熱,不過山區也沒有風,實在是令人汗流浹背。因為要順道到光華商場,所以本來今天要去基隆,結果只好改上陽明山。一路無話,到了冷水坑,這時候天氣陰晴不定,雲多時的冷水坑倒是涼爽的很,不愧”冷水”這兩個字。走過菁山吊橋,再走冷擎步道,雖然此路人多,不過一路沿著小溪緩步走來,雖然悶熱,沿途夏季眾多的蟲鳥蟬鳴卻不會令人寂寞。穿梭小徑間,偶遇手拉著手漫步的情侶,讓我想起未央歌的一段場景:小童與藺燕梅從圖書館回來到女生宿舍門前,小童約藺燕梅在禮拜天一起到山上遊玩。這時藺燕梅就要小童描述山上的風景。於是兩個小孩(雖然是大學生)就這樣一搭一唱的勾勒、計劃、想像他們要如何在山上遊玩。每次我一想起這一段,就會覺得青春真好!

常常出遊,不免有一些解說經驗。今天在冷擎步道上,也扮演了三次這種類似導遊的角色﹔正因如此,走在步道上,一想起未央歌中這段充滿年輕色彩的場景時,相較之下就不免有所遺憾了。第一次的解說,是跟一個把車停在遊客中心,然後不知怎麼會走到夢幻湖的停車場,又繞到七星公園,最後卻跑到冷擎步道上的望遠平台上的color=”#00FFFF”>老伯伯。有點佩服他的腳程,東扯西扯陽明山區的登山經驗談之後﹔老伯伯問我說:擎天崗是不是只是草仔坡而已?這時我就知道他的意思其實是不想再走到擎天崗去了。而我,還能再跟他勾勒什麼擎天崗漫無邊際的碧草如茵?我只能告訴他:老伯,在冷水坑出口的馬路上等到紅色的小巴士,坐上車就可以回家了。

在折往絹絲瀑布的途中,對這裡的林相很好奇。闊葉林中,一旁卻有竹林。另外注意一看,竟然還有幾棵針葉林參雜在這以闊葉林為主的樹林中。有一小段路高繞之後,就看到了絹絲瀑布,跟上回從菁山里進來時相比,不同的是,瀑布水量變小了、整個瀑布跟聖人瀑布一樣,在外面被鐵絲欄圍起。看到這樣的瀑布,總覺得怪怪的。如果是小童,恐怕也不知怎麼跟藺燕梅描述一個被關的牢牢的瀑布吧。

在冷擎步道回來的路上,有一群年輕男女問我:前面是不是有草坪?(這是什麼問題?雖然我知道他們指的是擎天崗)他們怕我聽不懂,於是再補上一句,就是擎天崗還要走多久?我說大概約二十分吧。其中一個女生說,可是我們已經在下坡了耶?(意思是下完了坡,擎天崗也該到了吧!)聽到他們這樣講,我當然一定要跟他們開開玩笑:不要怕,下完了坡,還有上坡喔(所以還可以慢慢走,好好享受的意思)。總之,這是我今天第二次當解說員。第三次是已經快走回到吊橋了,有一個歐哩桑問我,從絹絲瀑布回冷水坑是不是這條路?他的老婆帶著孩子從菁山里開始走,要走到絹絲瀑布到冷水坑﹔而要他開車到冷水坑等她們。不過這位老兄等不及了,在冷水坑停完車就想要到冷擎步道的中途等。

今天有三次當導遊的經驗,為什麼還是感覺有點遺憾呢?倒是下山之時,傍晚和風徐徐吹來,縱有再多遺憾,也是隨風而散,早該忘懷。

本文日期:2000.6.26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