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南行腳

(半屏山稜線路)

人是血肉之驅,終需面對病老,只是遲或早。老家正逢多事之秋,所以這一兩次回台南也都待在家裡。只是休假的星期一下午三點多,管不住出遊的心,就近挑了高雄半屏山去走走逛逛。只是出發的有點晚,在山頂上就已經天快黑了。

高雄的半屏山其實只是左營附近的小丘陵,不過這座山的故事與遭遇卻頗富傳奇。傳說中半屏山原本不是像現在一邊的山似乎被削平似的..。有一位仙人為了挑選徒弟來到山腳下,然後為了考驗民心,從中挑選不貪心的人,他將半屏山的一半呢變成了饅頭山。一分錢一個,給兩分錢可以一直拿。當然故事的最後是有一個年輕的人真的不貪心,一次給一分錢也只拿一個..。就這樣這個不貪心的年輕人成為神仙的徒弟;而半屏山也被吃垮了,剩下一半的模樣。其實半屏山之所以變成現在殘缺的模樣,跟幾十年前不斷開採水泥有莫大的關係。後來停止開採水泥後,政府才將之改闢為半屏山自然公園。

說真的,我對於半屏山的印象就只剩下那段傳說,以及每次坐火車南下高雄時在煙霧瀰漫的楠梓工業區與中油煉油廠之後有一座看起來東凹西禿頗為殘缺的山。所以憑這樣的印象是無法勾起我登臨造訪的慾望的,雖然高雄市就以柴山與半屏山南北鼎立。然而住在左營附近的老妹跟我們提起她前陣子有去到半屏山,山裡面有新建的木棧道,似乎還有人在攀岩。

於是乎我上網查了一下半屏山的資料。而這座山似乎在不採水泥之後的休養生息多年,似乎漸漸又生意盎然了。從查得的資料得知,半屏山值得一遊的有珊瑚礁岩洞與樹林生態,而攀岩活動在此也很興盛,並規劃了多條攀岩路線。不過我今日一遊後,覺得最棒的應該是它的展望吧。從稜線上看左營港與柴山,近處是左營蓮池潭與春秋閣,這樣的夜景值得秉燭夜遊。(事實上在回程摸黑的路上,眞遇到許多退休的老人家持手電筒上山)

總之,五點才到登山口,本日行程不能期待太多,純粹跟老爸登郊山健行,順便撿半屏山的基點(原二等基點遺失,另立補點)。

(半屏山腰之蓮潭夕照)

從登山口走了一小段木棧道後,跟著大部分的登山客在岔路口改從右上坡,稍後我才意會到這樣的走法會直接上到半屏山的稜線土路。在上稜線的途中就可以望到西方的日落左營港,不禁要令人讚嘆,多麼美麗的夕陽啊,尤其是站在高處遠眺。夕陽霞光映在海上,壽山猶如內高雄的屏障,百年前日本來攻打駐守高雄的清軍時,不知夕陽是否也是如此絢爛美麗?人事朝代更迭之快,正是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瞭望台望左營軍港之雲彩

瞭望台

(瞭望台望左營軍港之黃昏)

(維納斯與我同行)

循著稜線跟著眾多登山客在寬大的土路上行走,五點半來到稜線的高點,有一瞭望台,此處展望甚佳,有許多人面向著大海作舒展操之類的運動。其時太陽已經沒入海平面,左營軍港上方有一抹如迴旋鏢狀的紫灰色雲彩,煞是好看。我沒有敢多做停留,因為三角點似乎不在這裡,此處只有高雄市立的主控制點。我繼續往前邊走邊跑,山頂稜線至此真的很平坦,不知是原本就如此,還是因為開採水泥的關係被剷平的?我一直又跑到稜線北緣又看到礁岩處才停止,天色已經暗的一塌糊塗,不過還是沒有發現補立的三角點蹤跡。後來查資料比對,如果再往前走一點,也許就會看到,總是行百里半九十啊。

折回瞭望台來約是五點四十分,這時天色更昏暗了,市區的燈也都點亮了起來。對著天邊夕陽餘暉與人間點點燈火的左營又拍了一些影像。雖然此次登山的時間不長,不過正好趕上半屏山上最美麗的一刻,也算值得。回程時選擇瞭望台邊的木棧道下山,途中遇到許多岔路,因為想快速回到登山口,遇到岔路的原則,就是取左,取下,也就是盡量取左,但如果左路是陡上,那就選擇往下的右路。

其實摸黑走夜路有點危險。像半屏山山腰這樣的路,有一部分是在礁岩中穿過。腳下的岩石,都被磨到很滑的地步。雖然眼睛漸漸能適應這樣的黑暗,但是還是必須小心翼翼走過許許多多起伏不平的岩面。有幾次都會接上木棧道,但一會兒又恢復成泥土與礁岩,黑暗中趕路也無暇去分辨是否有什麼景點還是重要的岔路,這時候是憑方向感來選擇要走的路。

趕路下山的途中,偶而頭上的樹林間露出空隙,還可以看得到西方的海邊燈火;而明亮的金星高掛在天際,平常稀疏之枝葉難掩其-4.5等星亮度的鋒芒。於是一路上穿梭於半屏山半山腰之中的林間,每次穿出來就又看到維納斯(金星的英文名字就是希臘神話中的愛神Venus)在對我微笑。雖然有點自作多情,但不妨當作摸黑走暗路時心慌慌之際的排遣吧。

本文日期:2005.11.28| 台南行腳 | GPS(mps)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