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往金露天宮途中)

行旅路線是參照網友J之路線說明七星山地圖,不敢掠美。自己走過一次之後,才能理解為何網友J會偏好此路線。大概是在登七星山的許多條路線大眾化之後,由竹子湖經金露天宮上七星南峰支稜接小油坑步道;這條路線雖沒有石階,但是有山友的用心維護與資源分享、有沿途的杜鵑花開與較為原始的登山徑,還有附近的凱達格蘭遺址,總算讓人在已大眾化的七星山中還能找到一些可以醞釀私密登山心情的地方。

金天露宮是由竹子湖登七星南峰的起點。由竹子湖往金露天宮主要有兩條路,由陽明書屋叉路口的陽金公路附近石階(當地人稱之為五百階),或是竹子湖派出所附近的兩處入口(其中面對派出所左側為產業道路)。如果是健腳型的應該是選擇五百階陡上,如果是懶人如我,自然是先選擇緩緩上坡的產業道路了。這條產業道路,事實上不能說是道路,應該是林木夾蔭的幽徑。走在往金露天宮的路上非常舒服。應該是綠綠的樹林與亮亮的天光,所以並不會令人感到幽暗。沿途也有許多老樹,枝幹造型還頗為獨特。

下山後飲茶休憩

群山環抱之金露天宮

廣場可眺望紗帽山 往苗圃線與上南峰

差不多十來分鐘,來到群山環抱的金露天宮。這是一個清靜所在。往南眺望,可看到紗帽山。廟前的腹地寬廣,已有四、五人在廟前泡茶。據說桌上的茶葉與零嘴都是山友所自由貢獻。

還沒入宮前,前有往苗圃與往南峰的叉路,直行往苗圃,左上坡則是往南峰的陡坡,但若不注意便會錯過入口。事實上在我還在找路時,已有一人要往南峰但卻直行,不過我還沒來得及把他喚回。

金露天宮的確是一個好中繼點,好在它的自助與悠閒與展望。廟前還貼有一張以金露天宮為中心的七星山鄰近登山路線圖。如果有心,在此休憩享受前人留下的茶點,不妨自由樂捐,讓後續的山友也能感受到持續不斷的暖暖心意。而原本在廟前泡茶的五人,也是要上七星山的;不過他們一直搞不清處,以為上了小油坑,走下步道也可以接到大屯山自然公園或是大屯西峰。

可見看了那張圖,這些人還是一知半解。費盡唇舌解釋,跟他們說如果從小油坑要到大屯山還是得到先接巴拉卡公路,離這裡還有一大段距離。不過他們大概還是不懂,直說等我們先上了七星山,好幫他們卡位。我想卡位倒是不必啦,條條大路都通七星山,就怕你們迷了路,那也就用不著卡位了。

上南峰的黑泥巴坡路

大石上日文字

(箭竹與南峰)

往南峰的路上,是陡急坡,一路沿途垂有繩索,在泥土坡路上每隔一兩步就插有一根小木樁,用意在濕泥土坡道上的止滑,真是功德無量。連續陡坡後出樹林,天光為之一亮,週遭景觀馬上轉為箭竹林相,可眺望南峰與附近山丘。

箭林叢中續行不久,雲霧漸來,天色轉陰,風勢甚強。此時但能見山坡上的杜鵑花叢,因為花叢在半山腰上,還不知如何親近,只能遠遠的立於風強霧盛的空曠草坪上加長鏡頭拍照。只為了等一個好鏡頭,必須忍受冷風寒霧。直到這時方能稍稍體會專業攝影者的辛苦。

過箭竹林後,快接回到小油坑步道之前,可在左邊路旁看見大石上,平滑石面上刻有日文トツ二字,不知有何用意?

(山坡上面野花朵,紅星杜鵑)

接回小油坑登七山步道上,原來出口是在南峰展望台附近,也就是山徑左邊是展望台,右邊是往主峰0.5公里的指標。這時七星山區完全籠罩在雲霧之中,這條七星南峰支稜的小路恰好對著山凹孔徑風口處。於是強風夾帶霧氣從風口貫了進來,直接襲向步道。因此在附近看這條步道,雜草箭竹倒向兩旁,路線明顯的很,不過與小油坑登山道的叉路口,只結有一紅條,尋常遊客應不敢妄入。

躲在步道旁大石頭側邊擋風兼喘口氣,看到登山路上風與霧這樣強盛。想到有許多登山客將溪谷激流漩渦稱之為洗衣機。而憶起昔日迷霧中行走在桃源谷與小觀山西峰也都遇到類似今日這等風強霧盛,淒冷難行,這等景況頗像抽油煙機在猛烈地抽著氣(有點俗的比喻,就好像是把下雪形容成灑鹽空中差可擬。實在沒有謝道蘊的文采,想不到更好的詞彙來形容這樣的意境。)

因為風勢太強的關係,在土地公廟附近躊躇猶豫著要不要上山,後來還是決定就此折返,因為此行的目的幾乎都已達到,興盡就好。

這時在叉路口遇到金露天宮泡茶五人已上來,他們正想上主峰經東峰下冷水坑坐公車(總算知道由此路與往大屯山是南轅北轍)。一看到我們,便以為我們已上至七星山頂折回,實際上我們只到土地公廟而已。

紅星杜鵑 孔徑抽油煙機

原路折返支稜小徑,下到山腰小草坪上特地來尋杜鵑何在,因為方才一路上坡兩旁都沒看到花蹤。這時認真尋找確定花叢方位,才在樹林中發現一條小徑可以上坡。但路跡不明顯,一小段上坡後隨即無路,本已為可至南峰,但已尋無路跡,多雜散箭竹與亂草,需定向與開路。但已可勉強來至杜鵑旁,就近攝得杜鵑近照。想要獲得好照片,當然要付出代價。

山坡上的杜鵑叢有許多株,且多呈現半盛開狀態,意即還有許多花還在枝頭上含苞待放,未來一兩週經過此處應還有花可賞。

下山回到金露天宮前泡茶,遇許多登山客經過或問路,不管是從苗圃線還是竹子湖過來,但共同的疑問都是找不到往南峰的左上方叉路的。其中有一位是數十年前高中時代曾經走過這條路線,但是如今想重溫舊夢,卻不論是從小油坑或是其他地方都找不到這條往南峰小徑的入口。

在金露天宮悠閒的坐了四十多分,山上雖起霧,不過這裡卻是亮晃晃的,連午後陽光也都慵慵懶懶的灑在廣場的綠草地上。不過這時間經過的登山客鮮少進到廟前來
,多是直接匆匆而過。讓我們可以悠閒地嗑瓜子、啃栗子,餵餵那隻可憐到連給食物都不敢過來吃,一直嗚嗚哀叫的小黑狗。

本文日期:2003.3.22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