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來台北已一年多,雖然時常經過雙溪(去陽明山,或轉往內湖),但是卻很少動過念頭要去故宮看看古文物。就算是去年開始的漢代古文物展雖然一時引起我想去故宮的想法,然而到故宮去看古文物對我來說還是一件很沉重的事。相較之下,我會比較喜歡到大自然去走走。所以今天想不開到故宮去看看,純粹是因為今天天氣不佳的關係,跟什麼發思古之幽情是一點關係也沒有。

雖然我也對歷史有興趣,但是老實說到故宮參觀如果沒有事前做功課,或是沒有人幫忙導讀,面對眾多古代文物可能也是走馬看花而已。所以今天雖然在故宮晃了三個多小時,但是還是不敢對古人的東西作何評斷。今天在二樓看到的是漢代的古文物(故宮院藏),印象深刻的是古玉壁﹔然後是歷代的玉器展,令人印象深刻的還是白壁無暇的玉雕,也能了解為何中國人對於收藏玉器情有獨鍾﹔雖然玉器充其量只是含有金屬結晶成分的特殊石頭,不過由玉器泛出的那種溫潤的光澤,蘊藏有無限的深意,會吸引人去佩帶去珍藏。如果是德性高超的君子來佩帶,應該更能與玉相得益彰,其實這是我由衷的話語。歷代的瓷器展中最吸引我的當是白瓷,真的是很純的色澤。另外也有宋朝”雨過天青”色的瓷器,然而明清兩代的瓷器似乎色澤更為鮮明,會不會跟年代保存有關?

今天不管是在看琺瑯工藝器皿或是商周的銅器甚或是各項展覽,有一個現象就是外國人來參觀的好多,尤其是日本人特多,甚至現場充斥著日本話來幫這群日本人做導讀導遊,相較之下西方歐美的遊客多是各看各的,自己紀錄自己感興趣的東西(譬如清朝郎世寧的畫作,甲骨文所用的龜殼牛甲等)。

至於中國人自己,反而是沒有把參觀歷史古文物很認真的看待,因為大部分人真的是在走馬看花,把故宮當作是一個旅遊地點來玩,坐在休息椅子上的多是中國人。由此我便猜測:西方人對於故宮裡東西雖是樣樣感到新奇,不過由於不能夠了解玉器或是瓷器在中國人生活中扮演的腳色,所以充其量也祇能去讚嘆製作之精美而已。但如果是對一團一團的日本遊客來講,較老一輩的可能也會書畫揮毫等感到興趣。如果是我的話,便應該會對曾經在歷史中,書本上看過的或是讀過的,而現在能夠親引看到的,具有另外一番感覺。像是唐伯虎,文徵明的畫,劉墉的行書。還有岳陽樓與滕王閣,現在由畫中看到這些著名的樓閣,也才能稍稍在腦中浮現范仲淹寫岳陽樓記時的景緻,還有在那滕王閣上看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的開闊胸懷。

故宮裡的溫度維持在十七度左右,算是很舒服的溫度了,不過站太久還是令我筋骨酸痛,應該是昨天打球的關係。另外故宮又有販賣一些周邊的商品,如印有古文物的桌墊,圖片…不過太貴了,雖然我也很想買一些自己喜歡的複製品。有一個老外買了一隻唐三彩的駱駝,其實令我不敢恭維,在我的印象中,只有台灣的暴發戶會在家中擺那種東西,要是我的話,我會寧願在我的書房中掛上范寬的谿山行旅途。這個就是意境上的差異。

本文日期:2000.1.30 | 台北行腳 | [旅聯網/故宮]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