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淡水苦楝河岸

往八里左岸

(凌雲禪寺齋堂附近第22番基座)

為了與朋友聚餐來到淡水。用過午餐後,有人說一定要去爬觀音山。不過沒有交通工具真是頭疼。於是先坐渡輪過淡水河到八里再說。從八里左岸走出到大馬路上,台十五線濱海公路。我依稀記得從這裡可以抄小路上觀音山,只是我們不是蕭郎,當然不會用走的而是要攔計程車上山。

濱海公路上來往計程車還算滿多的,攔下來的第一輛計程車說他不知道如何抄小路上山。第二輛車就願意載我們上去了,司機說反正這也算是個緣分。其實如果上觀音山,又是上坡,又是空車下山,大概一般計程車不願意載吧。

其實這小路就在往台北方向不遠處就要右轉上山,屬北50鄉道,沿途經過許多墓園,轉來轉去最後出來到遊客中心與開山院之間。司機是用跳錶的,總共跳了一百七十元,我決定給司機兩百元不用找。為了感謝他願意載我們上山然後空車下山。

今天最主要是來爬硬漢嶺,不過為了上洗手間來到凌雲禪寺,順便把第二十二番千手千眼觀世音的基座給找到了。現在它好好地被端放在齋堂附近。

至於硬漢坡步道本身果然是一路陡上,一路上就是汗如雨下,氣喘噓噓而已,沒什麼好講的。兩位開心少女說,其實步道霧濛濛的,在竹林間,在花間,別有一番美感。今天我其實相對沒有什麼拍照的興致,因為雙肩背包壓得我鎖骨斷折處酸疼,拿相機,拿傘,背背包,自是應接不暇。只是櫻花季結束,櫻花樹上都結了一顆顆嬌豔欲滴的鮮果子,這自然不能錯過。

硬漢嶺上自然不能漏氣

灰木(註1)

步道上起霧

嬌豔欲滴的山櫻桃

三角點?

硬漢柔情

硬漢嶺上的台灣佛甲草(註2)

南無離畏佈如來基座

1730凌雲寺公車

硬漢嶺上霧茫茫一片,毫無景觀可言。我在山頂上尋找三角點,一旁有人說三角點被山頂上的建物給埋沒了。我在想會不會被移到硬漢碑上去了啊?不過我不太死心,還是在平台的下方草叢中找到一顆刻著「三角點」的基石。呵呵,我總不能說人家不是三角點吧,但是看不出是第幾等,旁邊又刻著民國幾年立,這到底是不是原來的那顆基石?

下山就比較快了,我在往占山的叉路口發現一個基座,不過這個跟三十三番觀音應該沒有關係吧。總之下山的陡坡還是讓我們的雙腿抖到酸痛,但是話題不知道為何轉到國小時代的初戀。

這裡面有懵懵懂懂的,有默默暗戀的,有強出頭的,也有為他人作嫁的。原來在那段比青春期還更生澀的年紀裏,大家的感情世界就已經是如此多采多姿,也都能一直保持深刻的印象到現在還津津樂道。我們走到凌雲寺下的公車總站正好遇到17:30開出的公車來到。後來,兩位開心少女們繼續晚上的行程各自看晚場的電影去了。我呢一直到回到家前都還深深地沉陷在那段青蘋果時期的回憶裡。

本文日期:2005.4.23 | 台北行腳 | [旅聯網/觀音山] | [旅聯網/石佛/五股觀音山]

以下的注解還是感謝只接受鹹仙貝的字戀ㄚ姨

註1

1.白色的花是灰木,字戀姐一度以為是「流蘇」,故作說明如下:

「流蘇」,為木犀科流蘇樹屬,每逢暮春三四月開花,落葉性喬木,可長高到10公尺左右,別名流疏樹、茶葉樹等。流蘇的花期蠻短的,一陣暴雨強風,恐就要勞動黛玉妹妹葬花了!

流蘇花為白色聚繖花序,在台大校園的福利社前方及農藝館側都有她的芳蹤,明年的花開時節,可請「法老王」拍些美美的照片回來分享!好像在新公園(目前是稱作二二八公園ㄇ)以及大安森林公園等地,也都有流蘇的蹤跡。

去年我學妹認識一位科技新貴的「竹科男」,也曾在竹科園區拍到一張,應是我見過擁有完美、巨幅樹冠及開的最美的流蘇樹。我喜歡一切白顏色的花朵,雖然我採不到流蘇花,低頭檢拾落花的感覺也是不錯的情調。另外張愛玲的小說→傾城之戀的女主角就是叫作白流蘇,想必一生孤獨的張愛玲,應也是喜愛著流蘇吧!

2.後經浮光掠影小妹指出此花與流蘇似乎有所不同,經浮光掠影小妹與中研院專家確認後,此花確認為灰木之花。可參考陽明山國家公園灰木的網頁照片及介紹

註2

黃色花是「台灣佛甲草」(Sedum formosanum N.E. Br.),又名「石板菜」、「白豬母乳」,是屬於景天科(Crassulaceae)佛甲草屬(Sedum L.),一年生的多肉草本植物。

性喜生長在有岩多石的濱海環境,是為典型的海濱植物,耐強光而不耐蔭。葉片肥厚肉質而多汁(景天科家族的通性),這也是它對於多鹽、強光又不易保水的岩生環境,所造成生理乾旱的一種形態適應。

台灣佛甲草的葉子是呈「湯匙形」或是倒卵形,淺綠色、肉質,台灣佛甲草也是頂端生長的「聚繖花序」。它的花金黃色,直徑約莫1公分長。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