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攝影者想要藉由前景的目光導引觀眾望向山壁中內凹的綿長的砂卡礑步道。(照相技術與攝影器材的難以平衡,註))

攝影是減法的創意,旅程的安排何嘗不是?(所謂的減法的創意指的是運用創意將構圖中不重要的部分逐一拿掉,留下來的每個部分都必須有其存在的意義。)

我之前太貪心想把這次旅行塞進太多東西,蘇澳、南方澳、南澳、蘇花公路清水斷崖、太魯閣(長春祠、砂卡礑、布洛灣)、合歡越嶺古道(錐麓、綠水合流)、白楊步道、大禹嶺觀雲、合歡溪、福壽山、武陵..。但是行程嚴重遞延,第二天中午才離開南方澳,只剩一天半的時間還需完成包括回台北的漫漫長途。於是我已經知道這麼多景點必須要有所「取捨」。何況東部天氣不佳,能否順利在太魯閣完成古道之旅是個疑問。只是要取誰?捨誰?這都是在考驗冬烘先生臨機應變的創意。

我想我應該回歸到這次旅行的重點:白楊步道與合歡越嶺古道;既然這兩處是必遊之處,而且白楊步道是過了今晚的住宿點天祥之後,那我可以把白楊步道留到明天,而今天下午盡可能完成天祥以前的景點。但後來在砂卡礑已經傍晚五點,天色漸暗,只好再將綠水合流也一起留到2007年元旦,不過這是後話了。

蘇花公路的路上盤算已畢,於是還是照原定計畫在南澳停下來吃冰。冰有特別好吃嗎?特地趕來此的用心就讓冰變得很好吃,尤其是在陰雨綿綿的2006年最後一天的午後,獨享冰店中的安靜。

再經蘇花公路清水斷崖遊憩區,和仁、大清水、崇德,由於雨勢不斷,只停下來拍照留念,看那斷崖下浪花拍打的跳踴海岸,昔日開闢蘇花古道的清軍真的是從趁著浪稍退跳在一塊塊岩石過來的嗎?

續往南,那像世界末日廢墟的大片..廠區,令人怵目驚心,也不想提他了。於是終於從此離開台九線,右轉進入太魯閣,台八線中橫公路。

接下來幾乎都是走馬看花的趕路行程,幸喜雨也不再下了,進入中橫之後路面都是乾的,就算是趕路也不會太厭煩。於是三點多進到被山環抱的太魯閣遊客中心;四點左右來到砂卡礑。然而最後我們也無法走完砂卡礑步道,只走到觀景台就折回了。

接下來又經過長春祠,停下來拍瀑布且略作休息,此處遇到甚多日本觀光客。續行再至布洛灣,傍晚五點半,天色算是全黑了。布洛灣裡面很熱鬧,原住民風味餐buffet一人份五百塊以上,吃不起。還是到後頭住宿區去感受群山環抱暮色中的回音谷的開闊與空曠,免費。
離開布洛灣決定到了天祥再用餐,沿中橫續往西行,沿途經過九曲洞也都因天色早暗不能停下來欣賞,白白浪費大好峽谷風光。
下榻的是天祥青年活動中心,但是我們卻跑到天祥晶華酒店去參加他們的跨年晚會,八點到九點之間在酒店的中庭有一場精采的原住民各族舞蹈表演,尤其是最後壓軸的竹竿舞,令觀眾大呼過癮。我們雖不是晶華房客也能觀賞,自然又是賺到了。當然我們也不能算是白看,還是有先到酒店附屬的點心販賣部買了各式米麻糬邊吃邊看著;今晚吃剩餘的還不夠帶回台北,在隔天走白楊步道時就通通塞到肚子裡面去了。

至於南方澳以後的GPS航跡被我誤砍了,包括砂卡礑、綠水合流、白楊等步道等航跡也都不能製作出地圖了。這已無關取捨了;而是我自己必須釋懷吧,就當作是再去玩一次的藉口也不錯。

本文日期:2006.12.31(2007.1.15) | 台北行腳 | 相簿 | [旅聯網/砂卡噹步道]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