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鳥嘴山登山口涼亭附近的萬壽菊

竹林陡坡開始

星期六在新竹時只是天氣陰沉多雲風大但並沒有下雨,於是星期天就依原定計畫前往「大鳥」山,只是對陰天的山上能有多好的展望沒有抱太大的期待就是了。「大鳥」山也者,五峰鄉之鳥嘴山與大窩山連稜縱走是也。如果與南邊的比林山連稜縱走,就可簡稱「比大鳥」了(這個名稱可不是我創的)。如果是北方的鵝公髻山,甚至五指山連走,不知道又可喚做什麼名堂?

根據資料從鳥嘴山往北走到鵝公髻山要走三個小時;從鳥嘴山往南循稜走到大窩山要兩個小時。如果從鳥嘴山登山口登頂鳥嘴山約只要半小時。又從鳥嘴大窩叉路口往大窩山登山口的路非常狹窄難行,走路約要40分鐘;從大窩山登山口上到大窩山頂約要一個小時,沿途據說有優美的柳杉林(以上主要是參考阿趾與Andy兩位的資料)。雖然我覺得鵝公髻山的柳杉林也算不錯了。

所以以今天陰沉的天氣,我的選擇當然是先攻路程較短的鳥嘴山,看天氣情況再決定是否要稍微體驗一下大窩山的柳杉林。我沒有選擇從122縣道35.5公里處上茅圃產業道路;而是直行122縣道過清泉到其50.4公里終點,再過去就土場檢查哨走大鹿林道往觀霧。而觀霧,這個非常著名的林務局風景區在去年的土石流中淪陷了。

上稜之後的分岔路口

鳥嘴山三等6295

(鳥嘴山觀景台看鵝公髻連稜之雲瀑)

從122縣道(南清公路)50.4公里終點處,右轉上山,從這裡開始進入白蘭部落的範圍,所以沿途勉強都有算是指標的東西,不過岔路太多,又多是狹窄的路看不出哪一條才是主線;如果事前沒有稍做功課,停路找路問路的機會就很多了。而我們循產業道路上山時,山區已經瀰漫起大霧。好不容易到了鳥嘴山登山口,霧氣更盛,能見度大概只有幾公尺。其實這種霧茫茫的天氣爬這麼偏遠的山到底要幹嘛?不過還真有大隊年輕男女騎機車到此聯誼,幸好我們到時,他們也正好要下山了。

反正只有三十分鐘的登山路,如果山頂還是一樣淒風苦霧沒什麼可看的話,那就當作健行多撿一顆三等三角點好了。只是印象中大窩山、鵝公髻山是以柳杉林著稱,那鳥嘴山應該也是柳杉林居多吧。不過其實不然,鳥嘴山的柳杉林只有前面的一小塊區域,上坡之後一直到上到稜線就都是竹林。而且竹林中的山徑都是陡上,既是竹林,可見可用以踏腳的樹根不多,所以有些路段必須拉繩而上。

(鳥嘴山觀景台看鵝公髻連稜之雲瀑)

(鳥嘴山觀景台看加里山、哈堪尼山、大窩山)

上稜之後,風勢甚強。此處左往大窩山的時間就是前述的兩小時;往右到鳥嘴山基點約略五分鐘。鳥嘴山基點所在位處林中本身倒無展望可言,但續往前行不久取左往觀景台,就有不錯的景觀了。我們到達的正是時候。這時雲霧都還在1500公尺以下吧,所以附近的群山的山頭都浮現在茫茫無邊際的雲海之上。

往前看(往西的方向)是鳥嘴山一支稜線的延伸,有一座有著滿是整齊杉樹的小山頭浮出在雲海上。至於往北的鵝公髻與往南的大窩山,雲瀑都是以噴出的方式從兩山之間湧現出來。尤以鳥嘴山與往鵝公髻方向的1506峰之間的山凹,雲瀑的翻騰猶如水庫大壩之洩洪。而高度正好漫過鵝公髻山的雲霧猶如在摩娑山頂般柔緩地越過山頂再慢慢沉澱下山,令人讚嘆雲海的變幻多端。

鳥嘴山觀景台看加里山、哈堪尼山、鹿場大山、大窩山

豌豆花

至於南側大窩山與更遠方的加里山雖然此時雲瀑的流動沒有像鵝公髻般精采。不過大窩山(三等)、加里山(一等)的山形矗立於雲海之上更顯絕世而脫俗,讓人油然生出想要親自登臨的慾望。

這樣的美景突然之間被一陣向鳥嘴山瀰漫過來的霧所遮蔽了,通通消失地無影無蹤,眼前只有白茫茫的一片,不禁讓人懷疑方才所見雲海上的仙山或許只是海市蜃樓,南柯一夢?這或許也是在提醒我們,應該滿足了,該下山了。

下到大窩與鳥嘴叉路口的涼亭附近,將車子往水泥道路硬開過去,最後來到一處工寮,這裡種了許多番茄,正在開著黃花。我們沿著右邊的路續行,沿途都沒有路條,不過幾分鐘過去還是看到柳杉林出現了。進入柳杉林之後,大概又是另一個世界了。這片美好的柳杉林應該留待晴天時再來遊歷,今天浪漫的心早就留在鳥嘴山上所見那無邊的雲海了。

本文日期:2005.10.30(11.3 finished) | 台北行腳 | MPS | [旅聯網/新竹五峰鳥嘴山]


(新竹五峰鳥嘴山登山路線圖)

油菜花

豌豆花

122縣道42k附近

122縣道50.4k終點

杉?農場附近的風鈴花

往鳥嘴山、竹東分岔路口有一香腸攤

巴棍農場岔路,應選擇直行

往鳥嘴山、大窩岔路口,選擇中間上山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