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南行腳

(司馬光打破水缸-求學時來體育公園遊玩的回憶)

昨天到嘉義公園遊畢嘉義神社境域內殘存的社務所與齋館後,在回台南市的南二高路上,便向爸媽問起:聽說台南市也有銅馬,目前放在忠烈祠中,是否有印象?老爸說他小時後還有到過當時的台南神社玩,的確還有看到兩隻銅馬,不過後來神社被拆除(大頭市長要建體育館?)之後,也不知銅馬是否有保存下來。台南神社到底何時被拆除,老爸對此已經沒有印象。到底是在我出生前還是出生後,也沒個準。但是如果是大頭市長為蓋體育館(忠義路上,今公11停車場)而拆的話,那應該是在我出生之後。而且忠烈祠前有兩匹銅馬這個傳言就有可能是真的。於是這就引發我今日到忠烈祠一探銅馬存在之謎。

只是馬雖然看到了,不過因為外表上了一層類似釉()的東西因此不能確定是否為當時台南神社的銅馬。反倒是忠烈祠前又發現兩隻石獅(),其中一隻頭上竟然有角,這應該可以確定是神社的狛犬了。於是可以做此假設忠烈祠前這兩匹銅馬與兩隻狛犬可能都是台南神社被拆除後,被搬移至忠烈祠來,然後外表都被同樣上了釉質的東西,因此銅馬看不出銅色與菊花徽章,狛犬也感覺不到石質()與特有花紋。反倒是「哞」的頭上的角依稀可述說牠原本屬於狛犬的身分。在目前我所看過的狛犬,還沒有看過頭上長角的。而且這兩隻狛犬體型還頗為大隻,這也部分說明了台南神社在當時具有第二大神社的社格。

銅馬有兩匹

腹下圓餅狀似乎為菊花徽章

 不過後來我返家之後,將銅馬相片給老爸看。老爸對於這兩隻銅馬是否就是兒時在台南神社所見的銅馬表示懷疑。他認為他所見的銅馬身形似乎更大,而且兩隻前腳都作勢欲踢。所以這兩隻銅馬是否來自昔日的台南神社仍有疑問。或者是,台南忠烈祠的所在地過去也是另一處神社的遺址呢?只是機會應該不大。

張嘴的「阿」

台南忠烈祠中之銅馬與狛犬

罕見有角的「哞」

創建於1923年的台南神社,社格為官幣中社(現址為圓山飯店的台灣神社為官幣大社),主祭神為北白川宮能久親王。這間神社地位之所以比較重要的原因也可能因為祭神為這位第一個踏上台灣土地的日本皇族。清廷割讓台灣給日本,就是由這位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率軍登陸澳底,之後沿著三貂角、基隆,攻入台北城。爾後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在南征(攻克台南城才算是完全佔領台灣)的過程中病死在台南吳汝祥家。後來日本人就把吳汝祥家給徵收去建了神社祭祀這位親王。(北白川宮的死因眾說紛紜,當時從北到南的各路台灣義軍多搶著宣稱:人是他們殺的。至於在嘉義感染瘧疾,病死在台南,這是日本官方說法)。而吳汝祥其人,在清末因經營台灣和大陸泉州之間的木材和石材生意而成台灣首富。日本據台後,吳汝祥離開台南到了彰化,在西元1905年創立了彰化商業銀行,這是日治時期由台灣人所創立的銀行。

一路查資料至此,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原來台南神社竟然跟彰化銀行可以扯上關聯。

台南神社被拆除後,目前還可看到殘存遺蹟只剩台南神社外苑的成功泉以及原台南神社事務所(現存忠義國小內)。去年(2005)在整修武德殿時又挖掘出成功橋的橋面板。根據台南市文化局的說法,原台南神社外苑有一條小溪,即成功溪。成功溪溪水及成功泉泉水(現於忠義國小校園)均由附近孔廟的泮月池流出,成功溪後來流入福安坑溪(有名的莉莉水果店後方)。成功橋即為跨越成功溪的橋面。而成功溪、成功橋的命名因非當時日人所為,推測是當時台南市立中學(現大成國中,冬烘先生的母校)楊德鈞校長所提。

所以有心的台南市文史工作人士與相關單位,在思考恢復台南神社境域週邊的同時,是不是也要考慮恢復目前被改放在忠烈祠前的銅馬與狛犬的真面目呢?不過..或許繼續放在忠烈祠前是銅馬與狛犬的最好歸宿。也是今年(2006)的新聞,報載整修開山神社時(日治台灣第一間神社,主祀鄭成功。今在開山路上的延平郡王祠),委託施工單位竟然將原本殘留的當時石塊遺蹟給移除換成新的石階了,文化局發覺後為時已晚。於是我有點擔心,如果在恢復狛犬原貌時,牠的角會不會給磨掉了?呵呵。真是會這樣的話,那不如還是什麼都不做的好。

<註>原本以為是石獅,其實銅狛犬,而且應該是青銅,所以外表看起來才會綠綠的。(2008.1.22)

本文日期:2006.6.25(2006.7.12 finished) | 台南行腳


檢視較大的地圖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