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汐平公路看姜子寮山的一抹雲)

趁著連續一、兩個禮拜的梅雨暫歇,星期一休假去爬山了,企圖尋回屬於自己行腳的感覺。我記得八年前第二次登七星山曾經在遊記篇末這樣寫著:「..想讓旅行帶來不同的感受,就盡量讓旅行就僅止於旅行。否則就不能稱作旅行,而可能是露營、烤肉、陪女朋友、帶小孩、一窩蜂盲從。」

現在來檢視八年前這段話,雖然看起來對於旅行的要求未免過於嚴苛,而且就算是露營、烤肉、陪女朋友、帶小孩、一窩蜂盲從其實也都各具意義。獨行,只是旅行其中的一種形式而已。就這樣看來,當時我對於所謂的獨行的渴望,就只剩下一個「純粹」的旅行而已。捐情,脫累。捐似有若無之情,脫無可奈何之累。

因此若對照到村上春樹的「邊境、近境」中的序:

  「我想最重要的是,即使在這樣一個邊境已經消失的時代,依然相信自己這個人心中還是有製造得出邊境的地方。而且不斷繼續確認這樣的想法,也就是旅行。如果沒有這種類似洞察眼力的話,就算到天涯海角,大概也找不到邊境吧。因為現在就是這樣的時代。」

現在是一個什麼樣的年代?不再沒有人類到達不了的地方,因此對於旅人來說是一個更大的世界,同時也是一個更小的世界。而旅人要在一個邊境似乎已經消失的年代,還能藉由旅行,在心中不斷製造出邊境的所在,除了獨特的洞察眼力,還要有能創造出近境即是邊境,邊境卻無邊境的想像力。

是談玄,是佛土,或是除了旅行之外什麼都不是。總之在梅雨季暫時沒雨之間,我按照先前的規劃,來到汐止石硿子山林小徑,或許可以走到磐石嶺之後再接姜子寮山腰徑;也更可能是雨後泥濘讓我在汐平路上可以中途折返。因為今天的氣象預報是,滯留鋒面將在下午重又北返。

在汐平公路上迎接我的是橫掛在姜子寮山邊的一抹雲帶,仁愛橋下的湍急水流好像頗精采,但更想先完成似乎比較平易的石硿子山林小徑,因為雨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再來?

所以我的盤算是從汐平公路9.5k(姜子頭瞭望台附近)的登山口起登,先至姜子頭山,續走石硿子山林小徑往南至石硿大崙,然後陡下至汐平公路12.5k處(靠近磐石嶺農場)。這樣走的好處是就算後來開始下雨,後半段可以撐傘踢公路而回。

姜子頭瞭望台附近的登山口,讓我想起六年前登姜子寮山路線的三挫折,此處是第二個挫折。 當初遇到挫折的原因是,對於初入登山徑上坡後就有一叢芒草擋路,尤其是在雨後,芒草沾黏不易撥去,因此才打退堂鼓。六年之後,同樣是下雨過後,我來到同一個登山口,不過膽識已非昔日可比,何況我還著長袖,又持登山杖。芒草坡,忍一下就過去了。倒是要注意,走入登山徑不一會兒,就要將近360度掉頭迴轉上坡,這個轉折處有些許路條,但不明顯。

六年之後芒草叢依舊在,只是幸好只到姜子頭山基點為止。從登山口到基點也不超過五分鐘。之後從姜子頭山循稜到石硿大崙約60分鐘就是名副其實的優美山林小徑了..,如果前幾天沒有一直下雨的話。於是雖然天雨路稍滑,其實也還不難走,沿途生態頗豐,也多有看到蘭花的果實,兼之目前為小月桃開花的季節。這條山林小徑就在穿梭小月桃花之間蜿蜒而緩上了。

途中因為都在樹林中行走,鮮少可有展望姜子寮山之處,只有一點例外,這一點就像是城堡的碉樓突出於稜線樹林之外,由此展望姜子寮山稜線,還可一直看到基隆嶼。

(石硿大崙的丁字路口)

一個小時後來到稜線的高點,石硿大崙。這是一個丁字路口,往左循另一條稜線往姜子寮山,往右則是循稜下到汐平公路11.5k處,也就是磐石嶺福興宮附近登山口。這條路線當年曾經在留言板上熱烈討論,因為曾有許多英雄豪傑在此卑躬屈膝,栽在亂草荊棘。迷路的,差一點下不了山的都有。

今天我左右兩條路都不取。先往右線行不久,就直接再取左陡下。從這路到汐平公路12.5公里處約莫只需25分,不過雨後濕滑,山徑又狹窄,一邊是山壁,一 邊是斜坡,實在頗為危險。加上我也不敢多作停留,因為剛才已經從我的腿上捉下兩隻螞蝗,不知道還有沒有沾在登山鞋上的。

反正不管怎麼艱難,也終於讓我下到公路了。在接近出口處,是一條潺潺小溪。很難取出意境,也罷。來到出口,卻是這條小溪的出水口的涵洞。上面有小石子貼黏而成的三個大字:「石硿子」。

我在路旁稍作休息,不外乎是喝些水,擦掉臉上的汗水與沾在頭髮上的蜘蛛網;最重要的是,看看還有沒有螞蝗上身。果然,還是讓我在登山鞋上找到一隻正在匍匍前進的小傢伙。

(保長坑溪仁愛橋上游的攔砂壩)

本日行程就此準備結束,我也不想去走13k附近的姜子寮山腰徑了。於是沿著汐平公路踢馬路回去到9k停車處。走路有一個好處,就是可以充分感受汐平公路的清翠。因為沿途的青楓正綠。我在想,汐平公路的確是因楓而青綠;但卻非一株青楓足可致之。於是取景在一小撮青綠的楓葉之上,又怎能看出這是屬於汐平的綠?就在這樣想要拍照但又矛盾的情感之下,越走越煩的走了三公里多的馬路回到停車處。

回程經過仁愛橋,還是忍不住下到保長坑溪畔看看,不過這時山雨好像要來了,天空變得異常陰暗,今天的氣象報告還蠻準的。緣溪上行,這裡有多處攔砂壩,雨後 水流湍急,在大小石塊之上奔竄,頗有可觀之處。我往更上游走,看到右上方的山壁,好像有一道長瀑從山上傾洩而下,這或許是東山瀑布吧。

就在我還在張望過了攔砂壩之後的更上游是否還有山徑時,雨卻來了,大滴小滴的落下來了。真是人不能太貪心,今天老天爺已經許我走完石硿子山林小徑了,我還得隴望蜀?於是三步併做兩步,趕快跑回橋頭,速速跳上車回家去也。

本文日期: 2007.6.11(6.15 finished)
台北行腳 | 相簿 | MPS

相關文章

6 則回應 to “台北行腳448-汐止石硿子山林小徑”

  1. 冬烘先生 說:

    參考資料:

    獨步山林間614:石底古道,屏風山,石硿子山林小徑,石硿大崙,姜子頭山 [2007/1/31]:http://myweb.hinet.net/home7/kennyhpk2/w614/index.htm

  2. 冬烘先生 說:

    參考資料2:http://www.keepon.com.tw/ActiveSite/Article/One.asp?ArticleID=18762 – 姜子寮山腰越嶺路串連汐平古道群 by 藍天隊(2007.2.3)

  3. […] 星期六台北陰有小雨,未曾遠遊,擬照規劃去走姜子寮山腰路;但到汐平公路之前先到一處三年前在汐碇路上來回尋白匏湖時(台北行腳242)不經意發現的賞桐勝景。對於住在台北東半部的人來說,汐碇路這一處油桐花應該是最輕鬆、最美麗,也相對幽靜的所在。因為汐碇路並不是一條人車熙來攘往的大馬路。在汐止有許多這種繞經山區的景觀道路,除了汐平、汐碇,還有勤進路,水源路,汐萬路等,我還為此畫了一張四時遊覽圖。凡是樂山者多知道來此挑一處石桌椅,與家人或三五好友煮茶品茗享受悠閒。 […]

  4. lee 說:

    冬烘先生
    我被這篇[汐止石硿子山林小徑]搞的有點頭昏,除非我自己再去一趟否則再看下去也摸不清〔看了四次〕,我也走過「石硿子」出福興宮,也在觀景台泡過茶,也在菁桐古道兩邊走過幾次。還有你拍的保長坑溪仁愛橋橋下應該是簡易的游泳池。並非你沒寫清楚而是我平時沒注意。忽然看到熟悉的地區有什麼山、什麼橋、什麼溪又是幾k處,而我確沒印象?哈哈這就是我爬山的方式。

  5. 冬烘先生 說:

    Lee兄應該是太久沒去了,所以自己被自己搞混了,呵呵。保長坑溪仁愛橋橋下早就沒有簡易的游泳池了。每次下大雨土石流就會把這個簡易的游泳池淹沒。自從水利工程完成之後,溪流就只是溪流了。

  6. lee 說:

    冬烘先生
    對 汐平公路由汐止過來我沒過保長坑溪仁愛橋,由平溪也是一樣。又因為菁桐古道汐止段已變成柏油路路所以大約有2-3年沒走過了。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