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今天是蕭郎要攀登第一千座山的日子,大家都說要幫他慶祝,陪他上千山。因此昨天蕭郎為了趕進度,特地冒雨到礁溪將進度推進到998,不過今天的天候依舊不佳,凌晨還下起傾盆大雨。不過大家興致頗高,連一向不喜歡雨中爬山的蕭郎也沒有表示反對意見,只是將原定在北宜公路上行程轉移到就近的南港與松山進行。只是早上十點多,雨還是下得太大,住在新莊被困住不能出來的紓非還說要來個先下海再爬山的海陸全餐。最後大家決定要先找個地方聚餐然後看天氣再做打算,於是一向負責找吃的我,將一行人帶到南港的茶莊,一邊喝茶聊天,當然也要先祭祭五臟廟,禱告天空不再下雨,並隨時伺機而動。

十點半到茶莊,我們是茶莊的第一群客人。老闆娘問我骨頭好了沒?讓我覺得頗窩心。我們聯絡小周兄與雨傘大哥說我們在茶莊伺機而動。身體微恙的雨傘大哥與大嫂特地從家裡趕過來送酒,行動稍不便的小周兄也都開車來了。蕭郎的第一千座山,充滿大家的期待。倒是爬的是兩座名不見經傳的小山,也許從今天開始,這兩座山山不在高,因蕭郎而名。

中研院附近

 

(秋海棠)

後來十二點多,雨果然停了。我們也在茶莊吃撐了肚子,已經開始在聊一些跟登山無關的八卦了。我看苗頭不對,就趕緊催促大家趁著沒下雨趕快去爬山了,不要忘了今天的正經事。蕭郎倒是一副老神在在,這第一千座山,他為我們而爬的成分居多。

下了茶莊,就近先攻位於中研院附近的茅草埔山北峰,這個山到底從哪裡上去?要走多久?其實也不甚重要。總之從太極宮再往上去來到菜圃之後,山頂已然在望,只是亂草叢生路徑不明。由於人多之故,眾人兵分兩路攻上山去探,至於我等老弱殘兵留在菜圃等待消息。不久,果然傳來已發現基石的好消息。留守眾人一起蜂擁而上,共同見證這蕭郎的999。字戀姐在基石上留下兩顆剛才在路上撿到已經破掉的紅頸斑鳩的蛋殼,預告第一千座的即將來臨。

刺茄

茅草埔山北峰(999)

蕭郎九九九慶祝(喝酒)

山巔有逐基點之夫(虎山)

虎山步道

(桔梗蘭)

昨晚才規劃的第一千座,松山的五分埔山,其實在虎山下至松山商職的花崗岩步道上。雖然利用GPS
衛星定位,我們走入的小徑已經非常接近了GPS所標示的五分埔山基點所在,不過眾人在亂草橫生滿目瘡痍之中還是遍尋不著基點。那這第一千座還算不算?總不能拿附近的有應公廟充當基點。不過蕭郎說這當然要算,如果沒有基點的山不算的話,那他就只剩下七百多座了。
我們這群陪審團決定退回到虎山龍山洞附近再做打算,雖然我們陪著蕭郎征服了他的第一千座山,不過我們卻快被雨後冒出的蚊子大軍給打敗了。當然回到龍山洞附近,找了個乾淨的地方,擺上紅酒啤酒零食,我們這一群愛起鬨的人又開始吃吃喝喝,聊起這一年來大家出遊的點滴以及所遇到好玩的人事物。至於這第一千座到底算不算?好像沒人再提了。也許想下星期續攤的會說,沒找到基點當然不算!!

虎山北眺

蕭郎1000的審核會議(還是喝酒)

本文日期:2005.5.15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