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北海道Extra!!

(登別熊牧場看俱高樂湖)

食慾之秋,這個季節來到北海道除了肥美的螃蟹之外,就是有許多新鮮甘甜吃不完的溫帶水果,譬如說水蜜桃就是其中之一。因為「天作之喜」的老闆剛跟日本富婆結婚,所以導遊奉命送了我們每人兩顆水蜜桃沾沾喜氣,事實上本團28人,就有5對新人是來度蜜月的,其中還有一對跟「天作之喜」的老闆同一天結婚的,而在超級大日子9/16結婚的也有兩對。

今天屬於坐車時間比較多的行程,因為我們要從道南的登別長途跋涉到北海道的道央大雪山山脈。在離開登別之前,我們先去登別地獄谷這個大眾化的觀光景點走走,登別地獄谷就是登別溫泉的源頭。登別溫泉之所以有名是因為它包含了11種不同泉質,主要以鐵泉、明礬泉、放射能泉、食鹽泉、硫磺泉、酸性泉、硫酸鹽泉、單純泉為主。日本百選溫泉的評比中有兩個重要評分要點:一是泉質是否優良;二就是這個溫泉要有歷史典故,譬如是不是曾經有大將軍到此療傷,還是有什麼高僧做過見證之類的。一走入登別地獄谷,右側即有一條小岔路可通往下方一間小小藥師菩薩小廟。日本人一開始是把溫泉當作治療之用,因此溫泉地常常供奉藥師菩薩。

地獄谷其實有點像是我們北投的硫磺谷,只不過谷中的丘陵色彩更艷麗,因為含有許許多多礦物質之故。我離開地獄谷之後,看看離集合時間還有十幾分鐘,於是展開我的第5次小小的自由行,到昨晚有經過但未曾進入的湯澤神社去看看。小樽海港有奉祀飲水與食物之神的水天宮,金瓜石採金有礦業人守護神的山神社(黃金神社),登別溫泉則有湯澤神社守護。至於湯澤神社的建築規制我倒沒有去細究,不過鳥居到上方狛犬之間的參道上楓葉很密集疏落參差有致,雖然都還是綠綠的,但跟紅色的鳥居一起拍照效果還不錯。

離開地獄谷之後續坐登山纜車到熊牧場,賭鴨子(あひる)競跑(結果我們下注的鴨子跑了個最後一名)。然後拿乖乖餵母熊(因為公熊很懶不想動)。北海道曾經是熊很多的地方,多到熊會傷到人畜,後來就有人想到何不把這些野生的熊集中管理,甚至畜牧繁殖?也可避免北海道的熊被獵殺而逐漸減少。

隨後我們又再去看了北海道的原住民愛奴人(有點無奈似地)表演歌舞與吹奏傳統樂器。日本人進入北海道之後,剝奪了愛奴人原本的生活方式-狩獵。因為日本人也在北海道設立了許多國家公園,在國家公園裡是禁止狩獵的。這個情形就好像台灣的泰雅族之於馬告國家公園。愛奴人因此就曾經寫了一封信告到聯合國去,說日本人剝奪了他們生存的權利。

現在完全純正愛奴人血統的人在北海道也所剩不多了,雖然還是有許多人還是堅持著他們既有的生存方式。不過其實他們既有的生活方式跟現在的社會有點格格不入。我看到愛奴人換上傳統服飾在熊牧場裡面的固定時段表演著包括他們用來哄小孩睡覺的哼歌、飲酒吃飯的歌舞、與觀眾同樂的舞、長老的口技,有一抹淡淡的哀愁流露在他們的眼神交換之間。觀光客真的對於他們表演他們以前日常生活方式有興趣?這樣的表演不過是維持一份溫飽罷了,愛奴人的前途似乎有點茫然。我覺得旅行團安排看愛奴人的表演,雖然或許可以多帶給他們一些生活津貼,但是這讓身為觀光客的我有些不太自在,尤其是在剛剛看過母熊剛剛努力揮舞熊掌想要人給它乖乖吃之後。其實身為觀光客的我們在原來的世界裡面所扮演的被圈養的角色跟現在牧場中這些吵著要乖乖吃的熊也沒有什麼兩樣。

看完愛奴人表演,然後登高看號稱北海道第二清澈的湖泊,也是個火口湖-俱高樂湖。北海道最清澈的湖泊是摩周湖,摩周湖曾經是世界最清澈的湖泊,能見度達61公尺,超越第二名的貝加爾湖57公尺(?),但現在摩周湖的能見度已經只剩下47公尺了(?)。當初愛奴人發現這個摩周湖之後,日本政府馬上便加以保護,不讓人直接靠近湖畔,只能遠觀,以保持湖週遭的環境。

所有在熊牧場的參觀行程結束後,我一度想要從熊牧場後方的小徑爬上山坡找基點,後來因為無法掌握路途長遠而且自由活動時間不長而作罷(因為GPS中沒有下載日本的地圖圖資),回國後看google map,果然也許再往走一會兒就可以到得了四面嶺山的基點。於是這第6個小小的自由行算是未遂。

(伊達時代村忍者表演)

離開熊牧場之後,我們轉往伊達時代村,這地方其實有點類似我們以前的中影文化城,只是觀光客其實不是很多的樣子。整個時代村是模擬當初伊達政宗治理仙台時的感覺,伊達政宗算是個武術與藝術兼備的武士(常玩日本戰國時代電玩的人應該會知道這個獨眼龍武士)將仙台治理的井井有條,現在的時代村中還模擬當初仙台的市街,特色是排水道設在街道中央。

在仿造伊達政宗最喜歡庭園造景旁的餐廳用中餐,庭院中有一株紅過頭的楓,不過紅的有些過火,有點偏黑了。提早用完餐後,出來庭院中聊勝於無的拍著楓與背景的擬古時代村。的確,來得還不是楓紅最美最多的時候啊。

我們在伊達時代村玩那種套圈圈遊戲,結果真的套中了忍者狗小布偶,得到500元代幣,正好可以在旁邊的商店買兩包北海道限定的水果飴當作おみやげ。

離開登別往今晚住宿點位於深山中的都占冠度假村前進,途中經過哈密瓜的故鄉-夕張。夕張本來是一座因為礦採而興盛的都市,但也因為採礦結束而沒落(有點像是我們的九份金瓜石),人口剩下約一萬人左右。今年更進一步宣告破產,市長帶著相關官員出來跟全體市民道歉:沒有辦法繼續維持下去啦,すみません。

其實夕張在採礦結束之後,一度還是有一點轉機的,因為他們還有種哈密瓜。有一年三越百貨跟夕張合作幫他們推銷哈密瓜。由三越百貨將夕張的哈密瓜包裝的漂漂亮亮進貢給天皇,然後全日本觀眾在電視機前面看到天皇吃了一口哈密瓜,然後說一句:夕張哈密瓜おいしい。自此夕張哈密瓜廣為人知,炙手可熱,加上三越百貨的產地直銷。於是夕張似乎又可以靠哈密瓜維持一陣子。只是北海道的氣候,半年耕作半年過冬,一年只靠種一次哈密瓜實在也不夠維持,何況全北海道又不是只有夕張在種哈密瓜。所以夕張的市政財務依舊是撐不下去了。其實不只夕張,整個北海道都要靠日本中央政府每年補助數十億來維持財政平衡。

我們的導遊很有人飢己飢的胸懷,路過夕張時,就在一間大型路邊休息站停下來,買了十幾杯的哈密瓜給我們分著吃,算是對照顧辛苦生活的農民略盡一點心力。我們也試試了其他哈密瓜製品,譬如說哈密瓜泡芙、哈密瓜冰淇淋、哈密瓜布丁,每一樣都甜的不得了。「天作之喜」還送我們哈密瓜酒,我還沒開瓶喝不知道是什滋味就是了。

傍晚六點多,我們在細雨中歷經長途跋涉,終於來到位於深山中的都占冠度假村(Tomamu),這個度假村有四棟摩天大樓如金剛柱般巍峨聳立於山谷之中。Tomamu是愛奴語指位於深山中的寒冷的谷地。到底日本人是為什麼在位處北地的北海道的中間大雪山山脈的深山中蓋這麼一座大型的度假村,真的可以招攬到那麼許多的觀光客來到這裡?這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夕張-哈密瓜之鄉)

本文日期:2007.9.21 | 北海道Extra!! | 相簿 | GPX軌跡


登別地獄谷、熊牧場、伊達時代村地圖 | Google map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