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櫻花與瀑布)

早晨九點被Sarah電話叫起來,原來是要問電腦的事。昨天也是另一個我的朋友,同樣也是為了電腦的是找我。我的好朋友們,難道你們只記得我會電腦的好?雖然我是感到很榮幸啦 ,不過偶而也會為了電腦工程師的宿命而有些悲哀。

By the way,Sarah告訴我一個消息說:昨天她去過烏來,不過櫻花多已凋落。不過我一向不太相信她說的話(恐怕這也是一種悲哀)。於是我還是決定自己去看一看,因為這是一種季節的祭典 ;在固定的時節,看櫻花開與落本身對我也具有種特殊的意涵。否則我就不會每年三月都到陽明山看那個每年都一樣的杜鵑花季。

烏來的路上塞車,意料之中,不過與我何干?其實我知道並不是櫻花已凋,而是Sarah根本沒有走上到櫻花樹多的環山路,我猜她大概只從民俗工藝品街走過吊橋到台車站附近而已。後來在環山路上,靠近外側路邊果然遍植櫻花樹,雖然一部份花已稀疏,不過亦有多株樹是整株開滿櫻花的。

本來我已經要停車下來攝影取景,不過此時卻被一群人攔下來。情況是:

有一群人開車上烏來,但是因為瀑布區無法順利停車,所以他們把車停在上面環山道上,準備用走的下到雲仙樂園附近看瀑布。但是因為其中有一個不良於行的人,所以他們想請我幫忙用機車載這個人到瀑布區那裡。

我當然沒有問題的,不過在路上這個人反而對我的目的地福山很感興趣,對烏來的瀑布反而認為沒什麼。從言談中,我可以感覺的到她對於自己的不方便造成朋友們出遊額外的負擔,感到愧疚,甚至有點自棄。所以會認為也許像我們這樣為了找一個福山,可以自己隨意的出遊(放逐),對她來說是多麼的羨慕與遙不可及。

我猜她大概是要尋找一個烏托邦(Utopia)吧,而對近在眼前的滿叢櫻花與秀麗瀑布卻是不屑一顧。這樣的心情與心理我懂,不過我只是個路人,就像徐志摩的偶然,在交會過後,依舊往各自的道路前進。她依舊要留在烏來跟朋友看心不在焉的瀑布,而我要去尋找我心中的福山勝水。

到福山的十八公里的山路是絕對的清新無比,上回早有體驗。在屯鹿附近的公路旁,一條瀑布從山上奔騰而下,吸引遊客駐足留影。有一對中年夫妻(其實我年紀也不小了)騎著摩托車在瀑布前也停下來,然後突然看著我笑了笑,當時我也不以為意 。

拍完照片我就上車走人,沿途一直進到了福山村,路旁有太多的櫻花樹,開的都很不錯,雖然還不到櫻吹雪的地步,不過由於山林青翠,空氣清新,此情此景讓人不由得舒服的哼起了松隆子的Sakura no ame itsuka(日文的意思好像是何時再見櫻花雨)的曲調。

(五重溪瀑布 ,蘭吼瀑布)

後來進到了福山國小,校門口有一大株櫻花樹,如果花全部盛開時,一定可以飄起櫻花雨吧。校門口兩旁還有杜鵑,這裡的杜鵑比起陽明山來是極端的盛開的喔,因為花朵與花瓣是大大的展開的,看過這裡的杜鵑才知道在杜鵑花中什麼才叫大的花。

(行筆至此,突然覺得自己寫的文章越來越在模仿村上春樹的遊記)

在福山國小的最主要目的當然是找廁所,不過廁所還沒找著,反而先在籃球場先跟人打起籃球來了。我出外旅遊,最喜歡的就是找一間小學做旅途中途的休憩點了,這回看到有人在打球,手也滿癢的,雖然昨天已經打的腰酸背痛的,但是無法克制自己想要跟人play的衝動。打了三場,想起今天的旅程還沒完呢,上完廁所擦擦汗,走人囉。

出了國小,看到一張木地圖,清楚的導覽了整個福山村,養鱒場、民宿村、哈盆步道(往福山植物園,需申請方能進入),而唯一令我疑惑的是,怎麼會找不著往拉拉山的巴福步道入口?雖然地圖有標示步道入口,但是..那是在溪谷對岸啊,要怎麼過去?難道是用飛的?後來雖然在林務局的工作所附近溪谷看見吊橋,不過還是不知道怎麼到吊橋 。

雖然曾到溪旁民宿村附近去看看,不過除了幾隻狗在溪邊覓食(?)外,就別無發現。後來我車出民宿村時,還有一個老太太倚著欄杆在監看我的動靜。不死心,再繞到福山一號橋那裡去看看,橋下的溪水出奇的清澈,過了橋的產業道路,兩旁遍植櫻花,因為是人工栽植,每一株都有編號。隨便繞了一會,放棄往前行,車調頭,在村口,遇到那對在瀑布看過的夫妻倆,他們叫住我,問了一句奇怪的話:剛才你都在哪裡啊?

現在我想一想,也許從我一過檢查哨,停下來在為櫻花拍照時,這對夫妻就已經注意到我了。所以後來停在瀑布拍照時,他們才會對我笑。不過他們無法想像剛才我在福山國小打籃球(特地從台北跑過來打籃球?)原來這對夫婦也是來福山走走看看的,走到養鱒場就沒路了,這時候看到我,就跟我問問路。我們也交換了旅遊心得。不過我覺得過怪怪的,這裡怎麼會跟東眼山很近呢?在我的印象中,從東眼山翻過山來就接到滿月圓啊。不過後來回家看看地圖,其實這幾個地方都在附近,不過一邊是台北縣,另一邊卻是桃園縣,而中間需要橫越的就是那綿延的稜線了,想到這裡,又讓我回想起去年只走一半的巴福縱走

從福山村回到烏來,沿途竟然有許多不輸給烏來瀑布高度的大小瀑布從南勢溪對岸的山頭清洩而下,只不過水量沒那麼大罷了。回到環山路後,重新把櫻花與瀑布結合後好好的攝入我的底片中,取景是很重要的。而烏來的櫻花讓我生氣的是,為什麼電線桿與橫過路與路的電線這麼多?而好看的櫻花偏偏都長在電線桿旁。所以我的建議是明年櫻花開之前,把烏來的電纜地下化吧 !拜託!

本文日期: 2001.03.18

trip1213.gif

相關文章

一則回應 to “台北行腳82-熱鬧的烏來櫻花季、恬靜的福山南勢溪(010318)”

  1. 冬烘先生 說:

    這篇文章是第一次自承文字中有村上春樹的味道。這味道不好形容,是既誇張又寫實。譬如

    校門口兩旁還有杜鵑,這裡的杜鵑比起陽明山來是極端的盛開的喔,因為花朵與花瓣是大大的展開的,看過這裡的杜鵑才知道在杜鵑花中什麼才叫大的花。

    誇張讓文章先引人入勝,寫實讓人能藉由文字的描述產生想像空間。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