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meet1.jpg

(巴拉卡公路旁四個中年無聊男子)

延宕多時的夜遊終於成行。參加的成員有暉哥和科伯,寶蘭和淑霞,家珍和小阿姨,文豐和蕙玲。不過文豐和蕙玲提前回去 ,並沒有參予最後躺在大屯山自然公園草地上談天看星星。

行程規劃大致如我之前所定:下午三點機車與汽車分開在不同集合地點集合,以行動電話確定兩方成員到齊後出發至文化大學後碰面。當然騎機車的人(家珍和小阿姨 、文豐和蕙玲、本人)會先到文化,因此有時間作第一段閒聊。至於坐車的人就沒這個福分。

meet3.jpg

meet7.jpg

(小油坑旁之陽金公路上的我們)

從文化之後,是大夥一起上山。第一個停留的據點是陽金公路下可仰望小油坑的地方;第二個據點是可以眺望對面小油坑與右面大台北盆地的巴拉卡公路旁 ;最後就是大屯山自然公園。那裡的遊人如預期的多,所以停車不好停。不過我已在之前找過替代停車場。

接下來的行程是攀登就矗立在眼前的菜公坑山。這座山當然是特地找的:山路不陡,又短,景觀也尚稱不錯。在山頂瀏覽四周景緻後決定晚餐何往 :馬槽?竹子湖?陽明山?投票表決後,當然是..馬槽。唯一擔心的是馬槽人會不會太多?

meet4.jpg

(大屯山腰留影)

meet6.jpg

(大屯山腰之林氏兄弟)

下了菜公坑山已是下午六點,正好是上大屯山頂看夕陽的時候。人車上了大屯山頂後,山嵐已經瀰漫大屯山頂。所以夕陽當然是沒了。此時大夥紛紛說好冷 、好餓。這種寒氣迫人的感覺的確是大家平常少見。於是我的外套薄的一件給文豐,厚的一件給了蕙玲。而我決定了:大夥提前下山至馬槽的日月農莊。

日月農莊雖然早聞盛名,不過我倒是第一次前往,而且很快的就找到了。在馬槽的這一餐當然是很豐盛,每個人只需三百五,就可在去泡溫泉。點菜的事就交給暉哥了 ,所以暉哥一開始就點了瓜子雞「火鍋」。

meet5.jpg

(馬槽日月農莊大啖瓜子雞(暉哥推薦))

吃完了火鍋大家就想去泡溫泉了。不過這樣是順序相反,對於消化不好。在洗溫泉之前大夥決定先讓肚子消一點,這時就是我們攜帶的裝備發揮的時候了 :睡袋攤平鋪地,撲克牌一發就可玩大老二了。在九點左右大夥分批去洗溫泉,但是排隊待洗的人變得很多。等到大家都洗完時(酷沒洗)已經十點多了。文豐、蕙玲有事先走。至於剩下的人因為洗完溫泉後精神大振(皮膚滑滑澀澀的 ,感覺很清爽)。於是徵詢大家的意見後,決定開始今晚的重頭戲:大屯山自然公園夜遊。

夜晚的巴拉卡公路除了沒有路燈外,整條公路倒也不寂寞。在路旁一堆人車正在看著山下大台北的燈火點點;有人乾脆就在路旁泡茶聊天。當我們一行人回到大屯山自然公園後 ,發現雖然園內是漆黑一片,不過除了我們之外,學習古人秉燭夜遊的亦大有人在。

在寬廣的草坪上鋪好了墊被,當我們重新把自己一個個的仰躺在星空之下,大夥這時才全然的放鬆了自己。我們仰躺的方向是面北席地而臥。夏季大三角(牛郎 、織女、天津四) 吸引了大家的目光。漸漸的習慣黑暗之後連銀河也清晰可見。然而偶而劃過天際的流星,往往因為大夥來不及許願而帶給我們更大驚喜與期待(昨晚我看到了三顆流星)。

大家開始閒聊牛郎與織女,星星亮度與黑洞,流星的發生..從天南話到地北,之間穿插著科伯和寶蘭兩個負責耍寶所提的無厘頭的問題與笑話。這樣的氣氛一直持續到..有一組不識相的人群闖入我們的領域 。怎麼不識相法?我也不提了。反正時間也晚了,大夥決定就到此為止了。常暉看著那人群,說了一句話:凡夫俗子還真多。我則問常暉:之前你還在說我有這種對凡人習慣不好而抱怨的毛病 ,叫我去當和尚;現在我是不是也要把這句話反送給你?

總而言之,這次夜遊是落幕了;不過我所計畫的夜遊路線卻還沒開始(從自然公園走到二子坪)。不過出來玩,只要大家高興就好。

本文日期: 1999.07.18

相關文章

一則回應 to “台北行腳25-洗完溫泉之後在星空下談心的感覺真好”

  1. […] 在碉堡的陰影下休息時,突然想測試一下大哥大的收信程度(上回夜遊時 ,大家都在大屯山自然公園測大哥大收訊,不過當時我還沒辦手機),結果當然是滿滿的四格。不過在服務中心時是一格也沒有的。 […]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