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麗山橋口步道之踏著野薑花香氣下山)

據說本週心中所掛念的事恐難有什麼進展,於是今天決定放一天假,原本想的是南港山大縱走,不過因為出門太晚(14:30)決定改成南港山「越嶺」+ 南港山系東側的縱走。而且在規劃路線時為了彌補沒有走完大縱走的遺憾,決定來個8字形的環狀路線;而且既然是越嶺,當然就是大嶺步道至鞍部,然後從麗山橋口步道下山至研究院路四段。從研究院路四段走回至中華工專然後開始南港山東段的縱走,再從小嶺步道(虎山自然步道)下山至松山慈惠堂。在這趟行程中,因為會經過四分里山(南港山東峰),如果時間足夠的話,就登上「四」分里山,自行先做個週年慶吧。

大嶺步道登山口北興宮離我住的地方只要走五分鐘,接下來我花了大概20分鐘上到鞍部;太久沒有走比較遠的山路的結果是在從山腰的六角亭上到鞍部這一段山徑就已經上氣不接下氣了。我越過了鞍部之後,坐在稍下方的麗山橋口步道打印亭旁休息一會兒,續行後開始發現伏流,其實這裡離稜線很近,而水流已經不小,可能是本週初的下雨,森林所涵養的水流出所致,可見山區森林的重要。

繼續走,在一處有光線射進來的轉彎處,有一條小水流從右側竄出透過路面下的水管的導引往左方岩盤上宣洩。這段描述的意思是,應該要拿出相機拍照了。過了這一處,水泥石板路轉成一般的泥土路,我發現原來離住所這麼近的地方就有一處原始山徑。一邊是山壁,一邊是溪是這裡的特色,有一些早開的野薑花,在空氣中散發出芬芳香氣伴我一路下山。途中還有一處永安居古厝,更顯這條山徑幽靜。

出來到研究院路之後,由於不想原路爬回鞍部,於是順著研究院路四段走回中華工專。有幾個發現:其一是這路還蠻長的;其二是左側的四分溪谷頗有切穿峽谷般的氣勢。這條路有小12公車行駛不過班次不多,大多行駛到廣化天宮就折返;有延伸到六張犁、動物園的不過1,2班而已。

我順著研究院路四段走,沿途欣賞四分溪的水勢與河畔風光,到後來展望四分溪對岸聳立的十八羅漢山,遙想四年前老恩兄等帶起的一股探究該地的風潮,這樣走走看看,約半小時兩公里的路程倒也不寂寞,就這樣來到中華工專的側門,轉了個彎(公車站牌在此轉角處)又來到正門,然後繼續直走到底,警衛室旁的登山入口就是南港山縱走的起點,上次從此處登上南港山稜線竟然已經是六年前的事了。

(南港山稜線東側步道之溪畔壺穴)

因為上次走稜線是六年前的事了,所以留下來的印象很單純,這條稜線路上沿途有不錯的相思樹黃花(因為當年是在相思樹開花的四月去的),以及靠近鞍部附近有四分里山的登山口。不過這次行走稜線倒是對一過溪處的小橋下的壺穴以及前後的溪流印象深刻(其實六年前也有留下影像,表示當時也有注意到),或許是沒有人的關係吧,我覺得這裡可以列為拍溪流風光的好選擇,溪水緩緩的,都在林蔭中,所以有一種綠色的靜謐氛圍,跟鯉魚山步道往葉氏祖廟途中那一段溪流風光類似。不過這回我一個人蹲在小橋上,看溪水流動在連續的壺穴上跳躍的姿態然後再流向更下方的幽暗之處,很有韻律,也有意境,不過..不好拍。

繼續循稜往上,都是上坡的石階步道,早就感到有點累了,下午5點左右在一處平台停下,放下雜亂思緒要好好休息。過一會兒,有一個人肩挑一跟扁擔,前頭掛著一捆野薑花,後頭掛著一捆菜(忘了?)往上面走來,我聞到了香氣,覺得休息夠了,便繼續往鞍部走。一邊走一邊看GPS,快走到鞍部之前,便開始注意四分里山的入口;不過一直過了福德宮,來到鞍部都沒有看到任何登山指標,雖然天色有點暗了,而且等一下還想從比較遠一點的小嶺步道下山,不過..想到週年慶,於是還是折回去找登山口。

不過詭異的是,過了福德宮之後左側山坡雖有一小岔路,不過岔路入口卻沒有任何登山指標,這跟六年前的狀況不同,難道我的印象不對了嗎?四分里山的入口還要更往前一點?由於時間不早,不容我多想,於是還是選擇從這裡上山,反正我有GPS,只要路跡清楚,不需要十分鐘的路程,應該不會找不著。

先上了個小坡,這裡展望不錯,正好看到這時氣氛詭異的台北盆地,因為天氣陰沉但是雲層不至於完全遮蔽太陽,以至於讓快要西沉的太陽的顏色變成一顆要紅不紅的蛋形物,在劍形的101旁顯得突兀;台北盆地中能夠在昏黃大氣中浮出頭的高大建築物一同讓這氛圍的詭異程度加劇,有一種世界末日的頹敗景況。

我胡亂了拍了幾張相片,然後在山坡右緣尋找了小徑,也看到了不遠的電塔,心想四分里山應該不遠了。不過這條小徑顯然很久沒人走,沿途有許多蜘蛛面膜,我一一用登山仗清理,在電塔附近終於看到登山條;不過詭異的是,怎麼草叢也頗長且多更淹沒了路跡?電塔在望,沒路就開路,上到了電塔的基座,不過舉目四望只有亂草叢卻無四分里山的標示牌,這不是我印象中的四分里山,不過望盡附近草叢也無其他的路跡,如果這不是四分里山,那這又是那裡?全身沾黏雜草的我已不想再探,姑且拍下電塔的照片當作登頂,回家後再驗證。後來回家後查GPS地圖以及蕭郎的資料,果然這不是四分里山基石所在,四分里山是還要再往東一點的山頭。往四分里山的山徑已經變得這麼難走了嗎?還是另有上山途徑?這一回就沒有答案了,倒是我佇立在電塔下休息的時候,看到有幾隻吸花蜜的天蛾,以前一直誤認為蜂鳥,事實上台灣應該沒有蜂鳥的。

天色黯淡,趕緊下山,回到剛剛拍紅蛋夕陽的地方,改換成定焦鏡來拍拍看,紅蛋已經不紅了,略偏紫,這氣氛只有變得更加詭異。正在換定焦鏡,聽到後頭持續有物體拍打的聲響,本來以為是在遠處,後來越聽越覺得聲音其實不遠,心中覺得毛毛的,難道是想告訴我用101當叉子去戳那夕陽紅蛋不好吃?擋不住好奇的心還是轉回頭去看樹林中有沒有怪東西。第一下看沒看到什麼;用力再看第二下,終於被我看到了,果然有東西..,咚咚聲依然持續著,我鏡頭來不及放到包包去,就用手拿著趕快跑下山了。

回到鞍部,續走,來到小嶺步道岔路口,由此續下山,還不到六點,天色已經全暗了,不過這條登山步道倒是有燈,但是在燈與燈間隔的幽明交接處,我覺得步道石板上的幾個字「虎山自然步道」在這種氣氛下拍照很有意境,可以見證我此時的摸黑下山的窘境,於是再拿出相機拍照。只是在拍照的時候,那咚咚的聲音竟然又再度在我背後響起..咚..咚..咚。

(四分里山近鞍部處看氣氛詭異的台北城)

本文日期:2008.10.1 | 台北行腳 | 相簿 | GPS(MPS)


檢視較大的地圖

相關文章

3 則回應 to “台北行腳528-詭異的南港山系東側8字環形(大嶺古道、麗山橋口步道、稜線、小嶺步道)(081001)”

  1. Sophie 說:

    我猜那是人或狗狗的腳步聲?
    愈來愈有懸疑劇的味道了…

  2. LKK山客 說:

    就竟是什麼東西啦?
    真會賣關子
    快說快說
    兩夫妻都一個樣
    喜歡賣弄懸疑?

    真是速配^_^
    那黃黃的夕陽真的很像蛋黃

  3. 冬烘先生 說:

    Dear Sophie & LKK,這一篇就是要讓蘇菲知道真正的懸疑推理小說是要寓神秘於無形之中,哈哈。因為猜的人不夠多,所以請容許我再賣個關子,答案會在之後公佈(也許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