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南行腳

(從水中亭看第一農塘 by Canon 100mm)

連假第二天老婆果然問說要去哪裡踏青,於是我就把上禮拜跟爸媽去過的牛埔農塘搬出來,另一方面也是愛吃的大寶聽到我上禮拜去吃了吉食館,便嚷嚷著也要去,但二寶還是對於坐車出遊並不太樂意。還有這次我也帶了單眼,不過是100mm定焦鏡,看能不能透過這顆鏡頭發現新想法。

這次我們將車停在龍崎工廠附近,想說能不能多一點遮蔭。這附近本來要建一座事業廢棄物掩埋場,但當地居民以會破壞地質景觀為由反對,後來政府也從善如流宣布這計畫永遠中止了。當時主導人物曾說已經算是歇業的龍崎工廠應該要開放,恢復原本可通往內門的古道。

我們一家從龍崎工廠往回頭走向入口,經過懸崖邊的亭子,老婆去買了冰淇淋給兩個小孩吃著,以平撫他們陪玩的不耐。我因而發現周遭環繞的大片彩色竹林頗有可觀,尤其是風吹竹林咿啊作響也算是另類的「竹濤」了。吃完冰前行,來到文化館前張望,正好那位草地博士在內,把我們招呼入內聽他解說台語詩文以及他創作的各項藝術品。

從入口走下往農塘,老婆似乎要跟兩小兒就著路旁的生態工法解說牌來個機會教育,不過兩小兒愛玩不受教,就這樣一家人來到水中亭看鵝游泳,反倒這時老婆不知在怕什麼,不敢進到水中亭來,急著要走。於是我們走上壩堤來到天池步道口。

這回天池步道的鐵門竟然是打開的,如此我就有興趣一探了,便跟老婆交代她如果不想去可以在這裡等我們。反倒是老婆說她偏偏要去。

(乾涸的天池)

大部分的人都有繼續往下走這條步道的,因為如果單只是從入口到這裡行走的距離未免太短不夠盡興。這條步道沿著埤仔溝往下行,本來還有水泥路,到了下方就是土路,不好好走的話總是能踢起一波塵土飛揚。就地圖與地形看來,這埤仔溝應該是上方的第一農塘的洩洪道。惡劣的土質環境也不適合高大樹木生長;靠近乾溝旁則是茂密草叢,整體看來感覺荒涼。不過來往遊客還是很多,大概是近來國旅大爆發,大家都閒得發慌。問迎面而來的父子說前方路況如何?對曰:前方有岔路,不過大家都取右邊走。

我們父子來到岔路口,左邊岔路看起來寬大平坦,右邊岔路看起來狹窄有坡度。兩小兒偏要跟人唱反調,於是逕往左邊去了。我要往人多的右邊,便跟他們約定數到60要回來。結果他們一會兒就跑回來了,說是往前不多久就無路,只見到乾溪床上有許多水管。於是我們父子一起往右邊岔路走上稜線。沿著稜線往右走一會,看到一處凸出於左方的涼亭,而前方則是泥岩山丘,看起來並無路可走。

我們父子正在稜線上到處打探,卻聽到不遠處小孩阿娘傳來只聞聲不見人的「不要再走了」的怒吼。怪哉,一開始就要她留在天池步道口,是她自己偏偏說要跟來的。我和小孩沒做理會,本來就是只會走到這裡。

不過二寶還是往泥岩那邊探了一會路,說是有看到蜜蜂便折返了。我和大寶則往亭子走去。從亭中望出去,是一片泥岩地形環繞的山谷,而谷中遍布著不知名的如松針細葉的芳草。這樣我大概懂了,此處應該就是天池,只是乾涸了,Google地圖上也顯示這邊有座水池。

跟伊阿娘在涼亭這裡會合後,又拍了會照,往回走。回程中,她一直提到剛剛看到有一個男生在一處斜坡很貼心地跟女友說要揹她上坡,而女生回「怕男生揹到汗流浹背還是免了」。老婆因此問我以前有沒有揹過從前的女朋友?開玩笑,吾乃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一枚,起能做此有辱斯文的勾當?不過,如今由於大寶已經長得夠高大了,我就使喚大寶去揹伊那個走不太動的阿娘。結果當然是殘念。

回到母揹子的雨蛙路口,取往解說台方向行,然後再往泥岩觀察區那邊,在涼亭邊休息時用100mm拍了張夕照農塘。回到解說台,我們父子取左陡上直接回到牛車,而老婆則選擇原路繞邊坡道路折返。早早抵達牛車涼亭的我們父子三人在等伊阿娘時,看到一對年輕人穿著光鮮亮麗,男生拿著大砲級鏡頭的單眼;而女生尤辣,手持收音麥克風,不知道是哪裡來的網紅還是直播主。後來老婆到了,我眼睛也就不敢亂飄,就此走上回到步道入口。

之後順了全家的意,來到吉食館用餐。本日是龍崎空山祭最後一天,沿路看到接駁車一輛輛過,今年我們終究對空山祭沒什麼興趣。

(從泥岩觀察區涼亭看第一農塘 by Canon 100mm)

本文日期:2021.2.28 | 台南行腳 | 相簿 | 足跡(gpx)


牛埔農塘天池步道地圖 | Google map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留言區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