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南行腳

(鹽埕北極殿到天后宮之間有懸掛燈籠)

除夕這晚吃過年夜飯後,照例都會去神農街閒逛一會。今年稍微不一樣,先去鹽埕北極殿找大寶彩繪的燈籠。原來是前陣子北極殿與附近的兩間國小合作,請學童幫忙彩繪燈籠,再由廟方統一懸掛於從天后宮到北極殿之間的鹽埕路上。中西區的普濟殿也是這種作法,不過那邊懸掛的彩繪燈籠更為密集,看起來更壯觀。

學生彩繪的燈籠下方會再結一張祈福卡,不過這幾天風強,有一些祈福卡都脫落了。至於小學生所彩繪的燈籠水準就是一般般,有些還有搞怪的意味。但是在大街上交織成一長串的光亮燈籠還是頗有可觀就是。後來我們還是找到了大寶彩繪的燈籠。大寶問我他畫的如何?這,該如何說呢?

離開北極殿後,我們續轉往神農街,但這回是沿著金華路來到藥王廟後停車。

(每一年都要進行的彈珠遊戲)

神農街的燈節算是小而美的,依然有燈謎可以猜。逛街的人群也比普濟殿燈節少非常多。但這種悠閒的氛圍才適合除夕夜的沒有特定目的的散步。店家也沒有幾家開,老婆看到鰻魚飯的店(沒營業),要我以後請她吃。都老夫老妻了,換妳請我又何妨?

兩小兒來到每年都會玩一次的彈珠台小店,今年依舊來試手氣,也還是得到做為安慰獎的棒棒糖,不過本來就是好玩,沒有期待就沒有失望。棒棒糖通通進了阿爸我的肚子裡。

繼續往海安路端走,隨意往一間聚集了一些人的明亮堂屋中探看,就要再往前走之時,竟被住在附近的親戚長輩認出來了。真正要說,是先認出我老婆。但說來也怪,我老婆與我這邊的親戚長輩碰過面的次數大概「一指」可數,怎麼不是先認出我呢?

長輩們帶著家中一干女流大約六、七人也正逛神農街,在堂屋裡頭寫毛筆春聯正要出來剛好碰到我們這一家。互道恭喜之後,我不免疑問:「貴府的男人沒有陪女伴出遊莫非忙於通宵家庭娛樂?」眾人心照不宣哈哈笑後,長輩建議我可以再去逛普濟殿花燈,聽說今年好像更盛大不一樣了。

由於時間已晚,普濟殿就留到明晚大年初一吧。今年普濟殿花燈果然有精彩的地方,不過這是後話了。

(神農街的花燈)

本文日期:2020.1.24 | 台南行腳 | 相簿


(神農街)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