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This Post is under 澤山咸

(東京建築散步 – 50條嚴選路線, 帶你走訪巷子裡的建築名作與老屋風景)

最近一兩個月在看這本書。在書中看到一個有趣的東西:「日本水準原點標庫」,海拔24.4140公尺。書中介紹:

這是為了收藏日本的水準原點,所建造的超古典樣式小倉庫。日本國內所有的標高都以這裡為原點,它就是這麼重要的水準原點。

基石控可以參考這篇台灣人到訪的文章:[日本、東京]基石控必去!日本水準原點

由於看到這個水準原點標庫的介紹,突然憶起,原台南市政府前就有一個水準點,可我從來沒看過,應該說從沒認真找過。

台南市政府水準點

(台南市政府水準點)

於是就在228這天,老婆說要帶小孩到湯德章紀念公園(舊稱民生綠園,石像…)去緬懷228,我心想對世事懵懵懂懂的小孩講這個,最後氣氛可能弄得會不太妙…。我既有此不好預感,便推說寡人有「急」,尿遁後,自去台灣文學館周邊草地找這顆水準點基石了。

在原本預期的戶外草地找了好一陣子,找不著;又走入文學館內部中庭,確認從那裏並不會再走到任何草地後,又走出到戶外。此時猶遠遠看見對面圓環裏頭小孩伊阿娘正在對兩個皮小孩訓話的樣子。但不一會兒就看到她氣ㄆㄨㄆㄨ地穿過圓環的車流再走回來,只對我丟下一句話:「可以走了」。然後就把小孩留給我,果然自己一個人走了。

我問小孩發生什麼事。原來是伊阿娘正在講述湯德章其人其事時,小孩故意說東回西來鬧她,終於惹火了伊阿娘。其實大人世界很嚴肅的事情,本來就無法期待從未經世事的小孩得到什麼正經的回應。

如果要說道理給另一個族群的人聽,要嘛先融入那個族群,以那個族群可以理解的語言說道理給他們聽(佛家,善財童子五十三參);不然就是講一些無傷彼此利害的寓言,吸引聽者來發揮想像力自行體會(道家,莊子逍遙遊)。還有一種情況是,在對方的世界裏頭,根本不需要旁人的價值觀存在(譬如一心只想打棒球的吾家小兒的赤子之心)。強說道理,只會自討沒趣了。

不過老婆離去之後,多了兩個小孩在身旁鬧場,我便不能慢慢找這顆水準點了。得加快速度才行。於是直接手機連網搜尋「台南市政府水準點」,果然在登山補給站看到「台南市政府一等水準點9829號」的搜尋紀錄,說是在樹與燈中間。照片中露出的基石還滿大顆的。只是我在這片草地走來走去,又派兩個小孩一起協尋,就是沒看到大大的水準點基石(水準點通常蠻大顆的),只差沒把草皮翻過來找而已。

「把草皮翻過來?」突然間靈光一閃,又查到別人近期文章說,這顆水準點已被土覆蓋,如果要看到編號,得要把土挖開。於是再次認真在那棵鳳凰樹下周圍尋覓,這回看得更仔細,果然在樹下往大門入口方向這邊,撥開草與土,才能看到這顆水準點頂端。雖然原文照片中紅色的漆不見了,而且該有燈的位置並沒有燈,但這顆基石頂端中間那顆圓點點與照片中的確是一模一樣。

找水準點的意思到了,我也不繼續挖土去確認編號了。按照水準點的定義,台南市內所有的標高都是以這裡當原點的,它就是這麼重要的水準原點。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