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南行腳

(鎮南宮後山步道)

大年初一到六甲鎮南宮後山步道走春到工研院南分院看波斯菊花海已成慣例。下方停車場幾乎停滿了,今年來拜拜、登山的人算是很多的。

在廟前整裝完畢。既然去年發現捷徑,本來就要走捷徑,但小孩偏偏要跟大人走不一樣的路。於是小孩的娘走捷徑,兩個小孩走原來後山山徑。我認命地走山徑顧小孩。在下一個叉路會合口沒看到伊阿娘的人影後,傳訊息給伊阿娘要她開啟Waytogo以便互相知曉行蹤。

後來又走過檸檬桉林,烏山頭水庫與工研院岔路口都沒看到伊阿娘人影,Waytogo上也沒看到。就假設她往工研院方向走了。後來她傳訊息來說是已開啟Waytogo,但我還是沒在螢幕上看到她。又過了一陣子,畫面上終於出現她的icon,在前方不遠,距離大概100公尺以內。不久,我們就在稜線上的竹林間會合了

見面後,她又跟我抱怨Waytogo不好用,明明在台南,為何在Waytogo中還在墾丁(她上次用的時候人在墾丁)?不知道要怎樣才能將地圖移回台南?如果要提高定位精準度才能移回現在位置,那至少也應該要提示使用者開啟GPS。

我只能跟她說,就是因為妳不常用所以不知道;要回到台南,就按一下右上角的羅盤就是了。再則我自己的手機預設GPS都是開啟的(1)。總之我發揮工程師的傲慢,把她的問題歸類於使用者的偏見。「傲慢與偏見,浪費我們許多時間…」,陳淑樺悠悠地唱著…。

既然會合了,一路無話,續往工研院方向走去。但很怪的,這回步道走著走著很自然的就從中途折往籃球場去了,往年都可以續行往宿舍區…(後來猜想是不是被封了)。(2)


(HOME)

來工研院看波斯菊的人很多,儼然已成過年期間熱門走春景點。不過此刻天色陰陰的,花海色調差了些。另外就是小孩對於看花與拍照沒興趣,只想坐在草地上休息,也一直嚷著要離開這裡。

大人拍完照後,準備回程了。一行人走往宿舍區方向,準備走往年舊路上稜線。不過今年宿舍區之間已經立了牌示,說是遊客勿入。但此時老婆正在為了…(事隔太久,忘了,可見是微不足道的小事)跟大寶一路鬥嘴,吵得不可開交。但我卻已看到宿舍區前立了遊客勿入的牌示,於是就把小孩拉回來,要走原路。但老婆此時正在氣頭上,什麼都不在乎,繼續走她的,逕往宿舍區去了。我心想有Waytogo可以看到她的行蹤,就隨她去,讓她自己先冷靜一下,便和小孩仍循原路由籃球場方向上稜線。

走上稜線樹林後,小孩一路嬉鬧奔跑,我在後頭追,還得一邊注意看著老婆在Waytogo上的動靜;發現她竟然在宿舍區繞圈圈,難道是鬼打牆了?(但其實她是個大路痴,就算有GPS導航機給她,也不一定會按裏頭既有的航跡與地圖走)。於是我先叫前頭的小孩慢下來…。

過了一會,又看到她好像發現了從宿舍區後方上坡到稜線了,總算回到正常山路了,這樣應該沒問題了吧。但是怪哉,怎麼她不循著山路前進,而是又退回宿舍區,往園區內波斯菊花海方向前進,然後Waytogo上她的icon就不再移動了。

情況既然演變至此,我們父子也就不能放著這個任性的老媽子不管。於是我們父子三人就又走回工研院,本來以為在園區內全家超商前可以看到她,但並沒有。而她航跡最後移動處大概在宿舍區前岔路口附近,當然也不見她人影。打她電話也不通,不知道是賭氣不接還是怎樣。

於是我派小孩分頭去尋,約定三分鐘後在全家前集合。不久小孩陸續回報,都說沒看到他們媽的…人影。(你看看,你看看,小孩都還知道認路找路回來,可見老爸平常教的好)

電話不通,附近都找不到。那我們也沒轍了,只能等她自己出現。不過我們停車的地點遠在鎮南宮,也不知道她會不會一睹氣自己走回去。雖然車鑰匙是在我手上啦…。

後來我的手機響了,傳來老婆斷斷續續的聲音,說是她的手機沒電了,要在「原來的地方」碰面。但訊號不佳,我聽得到她的聲音,但她聽不到我說的話。「原來的地方」是指哪裡啊?為什麼不乾脆說個明確的地點?譬如像是我現在所在的位置:全家超商。只是手機那頭她始終沒聽到我說的話。電話掛了之後,我還是不知道她在哪。再去宿舍區前,最後她自行離去的地方,也沒看到人。

原來她的手機沒電了,不是賭氣不接電話,難怪Waytogo上她的icon都沒再移動。手機最大的敵人就是電池續航力,可她不是有個超大的行動電源嗎?剛才的來電,應該是跟別人借手機打來的。我照著回電過去,對方也沒接。

我趁機跟小孩機會教育,如果迷路,最好待在原地,等待別人來救援。不要四處亂跑,讓來救援的人找不到。像這次他們的媽媽說要在「原來的地方」會合,但她自己卻沒待在別人所認知的「原來的地方」,這就是一個迷路還到處亂跑的錯誤示範。

果然又過了好一段時間,老婆又打電話來說,要約在「全家」。啊,我們就一直在全家啊,那妳又在哪裡?

最後,她終於現身在全家前了。父子三人很識相自不會再去探究剛才那筆糊塗帳是怎麼回事。總之,收拾一下,便默默地一起往回程走了。

回程一開始還在園區內,老婆不敢亂走,怕錯過上稜線岔路,安分地跟在我們後頭,繼續生悶氣。等到回到稜線後,自信應該就只有這條路之後,就負氣地拔腿狂奔,把我們父子甩在身後。真是令人好氣又好笑。因此注定這故事還有的發展…

我們父子三人其實步履不慢,很快地就回到水庫、鎮南宮與工研院的三岔路口,這時又沒看到小孩伊阿娘人影。猜想她雖然手機沒電,但至少還識字吧,應該知道選哪一條路走。不過心細如我,卻又發現附近除了這三條路之外,旁邊樹林內還有一條沒有路標但算是寬大的土路,應該是當初用來鋪設步道枕木而臨時修建給工程車上山的路…,正常人應該不會選這條。但我老婆的思惟不可等閒視之,盛怒之下尤不可理喻…

我們父子三人自然往鎮南宮方向走了。不過我似有預感地在前頭的休息區叫小孩停下來喝口水兒。果然不一會兒,就看到老婆面紅耳赤地由「後頭」走過來,看到正在喝涼水的我們時,便裝作若無其事頭也不回地兀自走入前方檸檬桉林去了。小孩自然都很訝異,伊阿娘不是在我們前面早早走得望塵莫及,看不見人影?怎麼突然又從後頭冒出來?

諸葛孔明應笑我,本來在華容道上埋伏想抓灰頭土臉的曹操,結果來的卻是脾氣暴躁的張飛。

我帶著兩小兒起身悠哉悠哉續行,只差沒真的學孔明輕搖羽扇微笑而已。

回到那個0.55k岔路口。固執的大寶依然堅稱,走那條高遶的枕木步道比較快。但其實他只是愛跟他老爸我唱反調。於是我便要兩兄弟來場比試,大寶走山路,二寶走捷徑。於是這場還沒開始就已經知道結果的「預備,起」畫面就做為本次走春行程的句點了。

不過經此一役,我覺悟到了,應該要徹底正視另一群人的需求,把WaytogoApp好好地修一修,讓一般使用者也可以上手,至少老婆不要再拿這個跟我拌嘴。賈伯斯說過:「我討厭笨蛋,但我做的產品連笨蛋都會用。」大概就是這個意思了。(那誰是笨蛋?)

於是新的一年開始,接下來有將近有兩個月時間,山也沒爬了(本來早就沒在爬了)、遊記under construction(本來就想偷懶不想寫的),除了陪小孩之外,就是泡在NB前coding。不斷學習與實踐又學習與實踐持續充實地過著每一天(這是新年新希望嗎?)。不過要說老婆迷蹤的這個事件真正帶來的啟示,應該是,其實她需要的不是Waytogo,也不是手持式衛星導航裝置,或是任何科技裝置還是軟體,而是一個會完完全全聽女王使喚的司機兼導遊(管家、執事…)而已。

(準備試試看哪一條路比較快)

本文日期:2019.2.5 | 台南行腳 | 相簿 | 足跡(gpx)


鎮南宮後山步道到工研院南分院看波斯菊花海 | Google map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