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北得拉曼步道登山口

陽光林間

里程碑

0.9k展望點看馬武督山

回音谷稜線上(1.3k)看外鳥嘴

蘭花失樂園:闊葉根節蘭於北得拉曼步道1k附近(左)、回音谷(中)、往那結山岔路(右)

1k左右休憩點

巨木循環入口(1.6k)

回音谷(1.2k)

本來以為北得拉曼神木以及內鳥嘴山很難親近,實地一遊之後,也還好,腳程快的人來回四個小時左右可以登頂鳥嘴山來回。如果再加上一些休息與拍照時間,六個小時應該很足夠了。這個時期步道從回音谷附近開始沿途都有開著淡紫色的蘭花,名副其實的空谷幽蘭,而且不是那種小家子氣的一兩株,而是一次看見就是一大片的那種驚豔。顯見此處的生態尚未遭到人為嚴重破壞,為了保護蘭花起見,也許我這篇文章根本就不應該寫出來,當然這又是阿Q的想法。我不就是看到別人的記錄才知道這裏有蘭花嗎?林務局既然已經規劃了北得拉曼步道,這裏湧入大量遊客只是早晚的事。以後山徑上要看到這麼多蘭花的機會也許就不再有了。

北得拉曼步道上除了有蘭花之外,還有巨木。巨木不多,只有四棵。鳥嘴山稜線上,回程從瀑布下,回到1.6k的循環步道口正好又是一個環形。走不過癮的,就再沿著稜線走到水田山去吧。除了蘭花、神木,山頂附近還有森氏杜鵑與山毛櫸,松樹與馬醉木也頗有可觀,這是我們在快登頂時所遇到正要下山的隊伍極力推薦的。

這個時候的鳥嘴山上的森氏杜鵑正要含苞待放。森氏杜鵑分布於海拔1600公尺以上的山區。花初開時呈紫紅色,之後才轉為白色。我倒很訝異這裏也有山毛櫸啊?有位正在拍照的旅人說,有啊,就是從北插天山延伸過來的。

回音谷望鳥嘴山稜線(左)

回音谷望鳥嘴山稜線(右)

刺激岩稜(1.2~1.4k)

1.5k稜線上的地毯山徑

靠近那結山岔路的蕨徑

森氏杜鵑初綻

(杜鵑與山毛櫸)

火炬般的花蔟

像小鈴鐺的馬醉木

(內鳥嘴山1720m,三等三角點6285號,山字森林三角點、頭前溪水源界柱)

回音谷是步道中途一個很好玩的地方,從這裡開始就是已經上到了鳥嘴山稜線。原來回音谷所在的對面山頭就是鳥嘴山,我一開始並沒有意會過來,還以為是水田山之類的。但是如果對著對面的山頭大喊,聲音就會在山谷之間迴盪。聲音渾厚的或是選的方位對的,可以聽到自己的聲音來回兩遍以上。於是很適合情侶在這裏展現愛意的強度,或者是心有怨氣想要發洩的,在這裏應該可以得到充分的滿足,因為只要喊一次,就有山谷中的多次回音幫你助陣。

從回音谷開始岩稜縱走,在岩稜上架了許多木梯、棧道,這是整段步道上最有趣的一段。而過了岩稜之後,卻又隨即踏在有彈性的松針地毯上,直到下到1.6k處的巨木循環步道口為止。

看夠了沿途蘭花、杜鵑之後回程才看到神木,興奮的程度相對少了些,看大大的神木罰站其實有點單調,於是拍照時就拿路邊的小小紫色蘭花來相互對照。

介紹完了內鳥嘴山的景物,算是盡完了本篇文章的社會責任。其實我真正想寫的是瞎編的北德拉曼羅曼史。

故事中的兩個男主角就喚他們阿P與B仔好了。話說在同一間公司上班的阿P與B仔一起去登內鳥嘴山,只因他們聽冬烘先生說鳥嘴山北得拉曼步道上有神木。阿P一直到爬完鳥嘴山之後,還是沒把難記的步道名稱給記住,一直念成「北曼德拉..」之類的。

閒話休表。行前沒有充分熱身的兩人好不容易走到1.6k的休憩點,遇到一群已經從神木區繞回來貌似中年的兩對夫婦四人正在煮麵當中飯吃。於是好不容易找到休息機會的阿P與B仔就開始跟他們天南地北聊起來了。過程中免不了提起,我是從哪來,你們又是從什麼地方來之類的話題。阿P與B仔看起來就是在竹科工作的工程師;而他們上班的IC設計公司,看來這群中年人也頗清楚一些上面階層的來龍去脈,因此兩群人很有話聊。

(鳥嘴山往李崠山山路上的松,可以看見插天山、夫婦山?)

(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

不過阿P接著說,B仔就要去讀中醫了,以後你們可要改叫他B中醫師。那兩對中年夫婦當然對此生涯轉換的規劃很驚奇。更驚奇的是,其中一個婦人還說,本來我那讀現在很熱門的生技的女兒今年也是要改去考學士後中醫,幸好她沒要去考,不然你們就成了競爭者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現在就把你從山上推下去,也就少了一個人跟我女兒競爭。啊,到底是最毒婦人心?還是天下父母心啊?一方面不希望自己的女兒放棄生技研究改讀中醫;一方面又維護女兒假使女兒真的專心一意要去考中醫。

不過我們一點也不在意那婦人會不會把B仔給推下山去,我們比較關心的是她的女兒現在幾歲?答案是73年次。一個多麼亮麗的青春年紀啊,令人好生羨慕。我們是一直過了三十多歲之後,才比較清楚人生中想要的東西是什麼。如果讓我們可以再回到20出頭的青春年華,該是一個多麼不一樣的精彩黃金十年。

就這樣一群人聊得太過興奮,接下來我們需要趕著上鳥嘴山以免摸黑下山,匆忙之中不知道有沒有跟那群人留下連絡資訊。嗯,這當然是為B仔要的。爬上鳥嘴山之後,我在努力找個好角度拍斜坡上算是比較綻開的森氏杜鵑,森氏杜鵑初綻時為紫紅色,之後才會漸漸轉為白。阿P與B仔就在山頂前的樹林空地上找了根樹幹坐著..看報紙。看報紙?太愜意了吧,我看以後你們兩個乾脆帶吊床上山好了。當我很艱難地攀附在雜林樹枝中照相,耳中卻不經意聽到兩人的對話。

P:你去讀書之後,我也要跟著離開公司了。不知道老闆會不會馬上准?

B:你為什麼要離開公司?就算工作無累,公司裡面不是還有你喜歡的女孩子?

P:因為你走了之後,再也沒有人可以為我lay的device設計memory了。我的device上面只有裝上你設計的memory才會運作的順暢。
如果是別人設計的memory,感覺總是差了點。

B:….。那之後你有什麼打算?

P:你這把年紀都敢捨棄現有一切重新去讀書了,我也打算就此去尋找我的幸福。我打算先休息兩個月之後再去工作。這兩個月內,我準備先結婚。從此以後我們南北相隔就很少有機會再見面了。

B:放心,我一定不會忘記你的。因為你是我的..最佳損友。

P:我也是。就算你以後去台中之後真的跟那個73年次的年輕美眉在一起,我也不怪你。

我一聽這兩個人的對話越來越不對,這兒是鳥嘴山不是斷背山啊,我得趕快跳出來問個明白:喂,你們兩個就這樣走了啊。我手上還有你們公司的股票,還要不要留啊?

陡坡下降的途中的胡麻花

險坡陡降

扁神木附近瀑布

蘭花與扁神木

3,4號神木

2號神木

本文日期:2006.3.11 | 台北行腳 | MPS(GPS)

內鳥嘴山六路

北得拉曼步道遊神木區登鳥嘴山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