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自從冬烘先生受傷之後,幸虧好朋友們怕我悶得慌,頻頻希望我假日規劃行程出外遊山玩水以解煩憂。不過以這當作出遊的理由似乎聽起來怪怪的。呵呵。總之是自己不甘寂寞,受傷的人還是要當導遊。不過行程規劃的難度更高了,現在反倒是我要為自己的骨頭多著想一點。或許正如同法賓老師所說的,這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不是每個人鎖骨斷了,還會有美少女觀光團願意陪同一個傷者出外散心。

三月底四月初正是新店獅子頭山上金毛杜鵑花海盛開的時節,既然美少女們盛情邀約,就算那陡直崖梯對一個骨折的人是多麼艱難,只要想到屆時那山頭上杜鵑花海中人比花嬌的美麗景況,也只好捨命賠淑女們上山去也。

古人讀書若有佳人為伴,便雅稱為紅袖添香;但冬烘先生近來出遊都有一群開心少女同行,不知可喚作什麼名堂?

(藍黃紅三缺一,白在哪裡?)

只是這獅子頭山對於我,正也如七星山一樣,上過的次數已經是五根指頭快數不完了。我對山上的崖梯、壕溝、小城堡石厝、防蕃石碑、金毛杜鵑花海等景點如數家珍。因此就算杜鵑花海再如何壯觀,姑娘們多麼溫柔多嬌,但要再叫我擠出一篇文情並茂,真是比叫一個骨折的人登上獅子頭山崖梯還難。

只是這是上山來還是看到許多不一樣。獅頭登山口開始架設木棧道;之後到觀獅坪的一段坡路都已鋪枕木,並有輔助繩欄。這其實對我大有助益,因為不用像以往需行走於濕滑的泥土路上。

今天來爬獅子頭山的人頗多,上下崖梯需排隊,我們著實在觀獅坪等了好一會。不過獅子頭山的杜鵑花況還算不錯,在觀獅坪就可看到綠色的獅子頭點綴了好幾抹鮮紅。但是其中真正壯觀的是過了防蕃石碑之後的杜鵑花海,穿梭猶如迷宮的杜鵑花海,撥開重重的枝葉之後又是更多更紅更繁茂的景象。
於崖梯比起來相對少人的此處,對第一次來此的開心少女們來說,應該有「花徑未曾緣客掃,蓬門今始為君開」的驚喜吧。

所以這次旅行的重點就是幫紅黃藍衫少女們留下她們在花間徘徊流連的美麗倩影。至於其中誰最嬌豔?這我不知。不過看來還是萬紅叢中的那一點白最是亮眼。呵呵,我這個海邊卡夫卡跟人家女生們搶什麼美麗的焦點呢?

步道新建中

也鋪枕木

華八仙

(臨老入花叢..)

獅子頭山

又一個一等三角點

大輪月桃(註)

已有對照文字說明的防蕃碑

本文日期:2005.4.10 | 台北行腳

以下的注解感謝字戀姐提供

註:

「大輪月桃」,是台灣的特有種,土生土長的北部種,又叫作「烏來月桃」,果實黃色有毛。

文獻的記載:Alpinia uraiensis Hayata  烏來月桃(大輪月桃)葉僅葉緣被毛。穗狀花序(偶下方分枝具2朵花),密被毛;小苞片長4-5
cm;花萼長3-3.5 cm。蒴果狀,近球形,直徑2.5-3 cm。北部及宜蘭山區。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