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昨天跟今天早上都還在下雨,但中午就轉晴了。甚至過了建國高架橋,太陽也露了臉,遠處北方的大屯山區群山也清晰可見。今天的旅行本來只想去陽明山上賞花 ,不過後來看看還有時間,所以就繞到七星山腰的小油坑。結果是陽明山的花季不過如此,而小油坑硫磺噴氣孔的地質景觀反倒是令我一開眼界。因為假日管制的關係,整條仰德大道幾乎變成了機車專用道 。不過有些小汽車駕駛人還是從北投(紗帽路)、金山(陽金公路)、淡水(巴拉卡公路)繞了過來,所以陽明公園的入口還是塞滿車。

flower.jpg

(一九九九年陽明山的花季)

為什麼說陽明山的花季不過如此。其實山上的杜鵑花還是開的很動人,但是如果依照冬烘先生對旅遊景點的評斷標準,今天的陽明公園只能說勉強及格 ,可來可不來:後山公園庭園造景,曲徑通幽加十分;杜鵑花種類多但花好像尚未全部開(尤其是金毛杜鵑),茶花也不甚漂亮,所以在花方面只能加五分。但是…遊人眾多中,如文人雅士之流者寡 ,人車喧囂,俗人足跡雜沓,無論再好的景緻都要扣個十五分。

其實若是平常人少時來遊陽明公園,在繁花勝景間穿梭,享受雨後落英繽紛的閒情,陽明公園還是值得一遊的。但是今天我眼中看到的是國家公園中還有攤販(這算不算是國家級的恥辱),在 「聽泉」亭中聽到是小孩子的喧鬧聲。還有人分不清茶花和杜鵑的。然後在花叢間我聽到幾個女孩在談:「每年的花季看來看去還不是都一樣嘛」。這時候我心中對「見山不是山」這句話就有了感觸 。

昔日陽明先生格「竹」致知,冬烘先生現在是格「人」致知:花還是花,只是因為看花的人應把自己觀花的心境強加諸於上,所以每個人眼中看到的花就大不相同了 。不過今天眾多遊人中有許多還根本談不上為花而來。有人是陪女友來,重點在人不在花;更有甚者是不知為何而來,只因為聽說花季到了,就一窩蜂湧上山。我相信陽明山花季對這些人的意

義就是每年在這個時候上山塞幾次車 。在這些人眼中的確是「每年的花季都一樣」。

在我的眼中,其實花還是花。因為我愛的是整個環境(除了百花,還包括青山、秀水、微風、細雨、綠林)帶給我的整體感受,而這其中絕對不包括…俗人 。所以今天我的相機在陽明公園中只留下了一張從紅白相間的杜鵑花叢中看花鐘的相片。

我發現我不只是對人挑剔,對景物也很挑剔。我看不慣很多事情。雖說君子不群,但君子平常也要跟人相處。所以跟眾人在一起時我會讓自己隨和一點(此跟社會歷練有關)。看不慣時就保持沉默 。但是如果可以選擇,我會寧願一個人自由自在。並非是自命清高,而是總有選擇眼不見為淨的權利吧。

所以離開了陽明公園到小油坑,獨自登高望遠時,心情就開朗了起來,雖來此時霧氣很重。事實上小油坑是有柏油路直通的,不過我一開始不知道 ,所以是由小觀音站走在矢竹林間過了小觀音山才到小油坑。不過也因如此讓我得以對小觀音茂密的矢竹林和山頂四周良好的視野印象深刻。甚至出了小油坑,在北方的山間竟然瀰漫的是一片雲海 。

oil.jpg

(七星山腰小油坑)

看著眼前如山水畫中的景致,我終於覺得今天是不虛此行了。無論是此時此景的雲海,還是擎天崗遼闊平坦的翠綠大草原,能看到如此風景,不禁令人覺得 :活著是幸福的!

本文日期: 1999.03.14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