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出去玩當然要看天空作不作美。

昨天還下雨的台北,當我下午到北宜公路時已經放晴。碧綠的新店溪水在陽光下就不是那麼的綠(跟上次陰雨天的新店溪水相比);不過翡翠水庫還是名符其實的綠如翡翠.

由新店到了青潭,這是北宜公路起點,不過我不急直奔茶鄉坪林,我先探訪有水濂飛瀑的銀河洞。銀河洞除了有可讓人穿過飛瀑的小徑,還有可到木柵貓空的小徑(由銀河洞有一步道往貓空,行車另有土石路往貓空)。

過了小格頭,我便暫時離開北宜公路轉向右側灣潭路直下翡翠水庫的岸邊(事實上北宜公路離翡翠水庫岸邊還是有一段路程)。直到這時我才能真正一窺翡翠水庫的部分面貌。整個水庫集水區應該是從坪林到烏來龜山這麼大的水域,而岸邊的水也是綠色的,這其實令我百思不解。因為我會把這段路拿來跟台三線曾文水庫大埔段(澐密戰道)相比。台三線那段長達七十二公里的環繞曾文水庫的山路,一直是我在台南旅遊時的最愛與最累,不過曾文水庫的湖面看起來就不是綠色的。我一度懷疑是翡翠水庫綠色林木倒映湖面,所以湖面才會呈綠色。

到了坪林,就是要找茶了。坪林有一茶史博物館,我早已打定要在這裡買些茶糖回去以饗同事與家人。只是真正的好茶要何處尋?看著路旁那麼多的茶莊 ,不知如何選擇。終究還是隨便選了一家,找到了老闆來泡茶,便開始跟老闆以及他的朋友聊起來了。先不說包種茶喝起來如何..,倒是三個人就聊起了當兵時的往事(標準的男人的共通話題)。

原來老闆(事實上他年紀應該比我小,但是梯次是比我大(15??梯, 我是1734大)竟然是苗栗”涼擱涼”師通信話務下士,曾在新營下基地。老闆的朋友是高雄阿蓮裝甲旅的。所以大家就有點聊了,話題不外乎以前帶兵、操兵的種種 。又說現在阿兵哥不能磨,動不動就080申訴。聊到快五點,我得趕在六點前到家,只得跟老闆說Yankee Rulu(撤收) Papa Lima(立即)。臨走前還是帶了一斤茶回來 ,準備給老爸嚐嚐。

說起包種茶的口感,以清茶而論,主要是品嚐那入喉的香氣。我的感想是入喉那種滋潤感持續很久。臨走前老闆又泡了”二七仔”(半熟茶)給我嚐 ,我嚐起來的感覺就很像烏龍茶的感覺。基本上我對茶並不在行,不過一直都跟著老爸喝”二七” 的鹿谷凍頂烏龍,所以這回在嚐文山包種茶(包種茶是鐵觀音)時不免就會拿來比較。

我覺得老年人還是比較適合喝半熟的茶,清茶比較澀,但比較能喝的出原本茶的香味。「二七仔」就比較不會傷胃(一喝就能感覺出來),所以中餐沒吃的我 ,在灌了一肚子的清茶之後,由坪林回台北的山路上就幾乎快吐了(騎機車還暈車?)。還沒到南港,我就已經快承受不住。山路繞呀繞,我的胃也轉呀轉。所以我決定以後旅行一定要正常吃飯以養足體力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繞山路(坪林–>石碇–>南港)並沒有比較快。因為山路狹窄又曲折,行車速度比不上北宜的大道。

本文日期: 1999.01.24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