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往車站的路上

看得見三貂嶺車站(右方空隙)

三靈宮(土地公廟?)

竹林孔徑

(夢幻瀑布路線圖)

去年中秋節(行腳一九九),在一個飄著小雨的下午與劉家母子三人來到夢幻瀑布。今年中秋節又來到夢幻瀑布,事隔一年心情很是奇特。

有時候搞不清楚週末出遊與寫遊記的是冬烘先生,而是平常日子裡忙於工作生活的是冬烘先生?當然兩種都是冬烘先生,但兩種也都不是全部的冬烘先生。所以當兩種不一樣的冬烘先生混在一起時,並不會如旁人所預期的是一個完整的冬烘先生,而是混沌不知為何物,無可名狀。

寫無病呻吟的遊記是一件很難的事,尤其是在一天的忙與盲之後。這是兩種不一樣的心情。但寫無病呻吟的遊記時,必須要能夠在短時間內從茫然切換完成風花雪月。當切換不完全,其實寫的是亂七八糟,或者是言之無物,雞肋雞肋..。

厭惡自己寫這種遊記,但是不知自己在堅持什麼,還是把相片貼了出來。

從觀景台看瀑布,秋天或許將有紅葉

(這潭水與清溪或許才是整個瀑布區的精華)

(夢幻瀑布)

其實也不太想介紹夢幻瀑布附近,希望它維持現在的樣子,人少少的,空氣中只有清淨與安靜。總之想來的人就來吧。來了之後,想怎麼走就怎麼走吧。道盡瀑布與幽谷的好處,本不是我的本意。從夢幻寺往三貂嶺車站方向試探走走也不是我特地想用心。

想想人究竟是為什麼而活時..,想的越多竟然越無奈。反躬自省,原來只有一身抖不掉的不自在。委曲求全的過活,希求的事物猶如鏡花水月般夢幻。日復一日的過去,累積的不是智慧而是更多的迷惘與不安。將這樣混亂的心情寫在有人看得到的文章,不是尋求認同,竟然是有幾分自虐般的快感。自許是楚狂人,狂歌笑孔丘。其實心知肚明,沒有那份看破世情的瀟灑。

今日來看瀑布,是為自己而來,還是為別人而來?是為安自己的心而來,抑或是將心寄託於身外,希望別人能讓你心安?不管是哪一種,應該都要乾脆吧。如果沒有我執,怎麼樣都是無所謂吧。我就是我,我也可以不是我。我可以被各種情感束縛的牢牢的,也可以立即擺脫而優遊自在。

因為我就是我,我也可以不是我。

本文日期:2004.9.29 | 台北行腳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