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能讓蕭郎、Tony搬石,小周面子夠大)

兩禮拜前我在規劃坪林附近路線時,就有想到三水潭至灣潭原路來回。事實上這條路線放在我口袋中很久了。吸引我的地方當然是碧溪與林徑。不過一直未能成行,也是因為夠偏遠與路線不明。

早上七點半在捷運台北車站轉車等車時遇到蕭郎,跟他講依舊維持原班人馬。七點五十分來到新店捷運站,上個洗手間出來看到雨傘大哥在站牌附近跟我揮手。我先到7-11買早餐,卻遇到小周已經在店裡買飯糰。等我也買了手捲出來,看到站牌附近只剩小周一人,而其他先到的人怎麼都不見了?呵呵,原來我們被放鴿子了說,有五個人先坐上新店客運走了。

七點五十五分,離集合時間八點整還有五分鐘。我跟小周兄說,只好坐計程車了,因為下班公車要一小時以後才來。小周兄打電話確認還沒到的老恩與紓非確定他們會到後,我們兩個就坐在站牌旁好整以暇地吃起早餐來。

(灣潭溪入北勢溪附近的水面與溪底)

幾分鐘不到,已經聽說車子剛走的老恩兄來了,看到我和小周兄都是一副悠哉悠哉的樣子,竟然以為我們聯合起來騙他。小周兄說,騙你,我們要跟誰領錢啊?後來紓非也來了,我們一起坐計程車上坪林,一人兩百。車上老恩兄還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我和小周兄都說,如果說冤枉的話,我們倆個都算是已經到了,但還是被留下來。真的啦,騙你,要去跟誰領錢啊?

新店到坪林還是有點距離,大家從紓非的新房子討論到買預售屋的問題。結果平常總會暈車的紓非竟然一路無事到坪林。

但從坪林包車到黑龍潭這段路就沒這麼輕鬆了,九個人擠一輛箱型休旅車,彎彎曲曲起起伏伏的山路真是難熬。我到中途就不太講話了,Tony兄也頗沉默。至於紓非當然一下車就去捉了隻兔子。

水漫岩灘後注三水潭

灣潭古道

從黑龍潭露營區入口下到溪畔,前行往露營區應該可以到三水潭;不過我們在一座橋旁先過溪,稍後隨即高繞。這段高繞走在濕滑的山邊小徑令大夥吃足了苦頭。等到幾十分鐘後下了陡坡來到溪邊;看到溪對岸的怪手,才意會到方才在黑龍潭營地沿著溪上行或許也可以來到這裡,三水潭。

(張家莊看樹的求生)

三水潭是灣潭溪與北勢溪交會的地方。岸邊有雙溪口新舊福德宮。經剛才辛苦高繞,大家都在福德宮附近休息;但我早早跑到跨過灣潭溪的橋下去拍照了。灣潭溪在中午時分陽光照耀下分外美麗。由於溪水非常清澈。溪水流動緩慢之處,水面無波凝碧成鏡。溪水稍急之處,還能看見溪中滾石一顆顆。如果單純只補捉潭水的綠,這樣的構圖似乎還是少了水的清靈而略顯單調。所以我此時的想法是想用近處的淺水岩灘襯托稍遠處的碧綠水面。鏡滑水面既已入畫,玉潤溪石且隨意點綴。

從三水潭往張家莊的古道,路面寬廣好走,山徑上都是落葉。拍了幾張山徑轉折留有韻味處的影像,我是把這段路跟南安瓦拉米步道的印象連結在一起了。

(夢潭?無稽之談?)

石厝、支流與梯田

下雨了,大滴小滴落夢潭

石厝避雨

雨後山嵐

..菇

過溪..有瀑拍不得

我們從山徑中走出來到一處寬廣的山谷。灣潭溪在此轉了幾個彎,沿途形成好幾個更綠的碧潭。於是我們都自動不想走,脫掉鞋子踏水去。當然負責燒開水的大廚雨傘大哥辛苦了。等他煮了好幾次開水,又是供給泡麵又是供給泡茶的茶水。但還沒輪到他玩水,天空已經下起雨來。我在想,這潭水怎能如此翠綠?字戀姐說置身此處如夢似幻,所以此處是夢潭吧。只講求證據與GPS 定位確認才算數的蕭郎說,這是無稽之談。

這場雨下的大但還好不算很久,二、三十分鐘吧。我們越過梯田上緣的灣潭溪支流來到石厝避雨。

雨傘大哥與大嫂恩愛的坐在柴薪上自稱遇到烏山雲雨苦中作樂。Tony兄沒等雨停,拿著傘繞著古厝去看它的模樣果然頗有發現。字戀姐指著屋中一處坑洞跟我說,看這是茅坑。呵呵,果然有一股異味撲鼻而來,我連忙退避。雖然字戀姐說她不太清楚也從不避諱這些東西。不過我還是覺得這個女人八字應該蠻重的。

雨停了,輕輕淡淡的山嵐從谷中升起;周遭林木景物被雨水洗過而清新,我們離開這處桃花源繼續步上旅程。(8.30)(9/1晚上九點,做什麼事都提不起勁,寫遊記也是。需要inspiration)

在樹林後方山壁的簾瀑

瀑雖小,意思到了

離開石厝,上坡,遇到一朵看似雞蛋又像鮑魚的菇。續路過一片柳杉林,下坡,路難行。旋即過一小溪。小溪從上方奔竄而下,形成短瀑。但背景充滿倒枝殘木過於複雜,照起來不甚好看。又行約十多分,已從山腰小徑重新接近灣潭溪邊。沿途潭水處處皆綠,釣客雨中垂竿,釣得這一片靜謐與自得。又前行不久,夥伴們都在看右邊山壁。

取景時,灣潭溪的碧綠,與古道的林中隧道幽徑的感覺無法兼得

原來有一道簾瀑,惜隱身樹林後,猶抱琵琶半遮面。不拍可惜,拍了又覺無味,試了幾次長時間曝光,耽擱了一點時間,因此落後前行隊伍有一段距離。努力追上後,結果路右側又來一道短瀑,惟喜無雜物遮掩,再來一次自然腳架法,果有不錯結果。總之這一路上,瀑潭美景相續。取景構圖應接不暇,與大家的距離時遠時近。滿臉的水是雨也是汗,也都無暇擦拭了。

越接近灣潭溪水似乎越和緩。大家都停留在溪邊寬大的山徑上取灣潭的景。從登山小徑出來就是露營地。這裡有好多人在露營。我過了灣潭二號橋之後,大概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了。去年(行腳一七九)來此時,曾經看到路口拉起了鐵鍊,那時候以為這裡有車道可以到坪林。今天親自一走,方知當日之謬。

同樣大家都已在灣潭的土地公廟休息。我還沒能放下背包就先跑去蹲在路邊拍攝田畦中那叢叢野薑花,與後方山邊尙有人居的古石厝。那裡有去年來時的回憶。我希望藉由構圖,將心慕悠然平淡的感覺拼湊回來。不過雨傘大哥拍的那張 似乎比較能表現我的想法。

灣潭,野薑花的故鄉與古厝的回憶(行腳一七九)

所以如今灣潭更是獨處深山之中了,大致上是一個露營戲水的好地方;下午六點了,在此停留的人出乎意外的多。只是在暮色中,那堅持守著家園的老夫婦和善的態度與樂天知命的身影在我腦海中留下深刻的印象。(行腳一七九,雙溪泰平在我心中,是很想把這雙溪這一帶好好地走走逛逛的。我又想起五月底那次旅行,在灣潭路盡頭遇到老農家訴說深山農園演變的滄桑,老農身後是逐漸失去光輝的夕陽與漸漸沒入黯淡暮色之中的古厝。不過現在想想,古厝農園本就自甘平淡無慾無爭;而不甘寂寞平凡的卻是那時匆忙的紅塵過客。(行腳一九十,雙溪丁蘭谷)

本文日期:2004.8.28(9.1 finished)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