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二叭子植物園)

今天預定去二叭子植物園尋可上粽串尖或大台北華城的土匪古道。但是在幾個可疑的路口都是從有路走到沒路。最有可能的路遇到芒草擋路。雖然同行的蕭郎與雨傘大哥帶了開路用具,但是因為天氣炎熱,前途茫茫,於是還是決定把開路的工作留給新店市公所。

探路草草結束之後,退回到植物園最上端露營區兼烤肉區休息。小周兄對我說,在這種大太陽底下,在水邊烤肉當然會比較好吃..。哈哈,人家在此烤肉聯誼玩得盡興;本團此次精銳盡出,既然在此無功,且時候尙早,那下一步到底要去哪裡?

雨傘大哥已經拿著昨天茶山古道的路線圖要我講清楚說明白。也有人翻開地圖在比對粽串尖、大台北華城、安康路的相對位置等,似乎從粽串尖往下回探也是可行之路。領隊法賓經昨日奮戰後,今日已露疲態。雨傘大哥倒是願意陪蕭郎一起砍上去。不過後來大家還是認為不妨等到當地政府來開路後再說。

(土匪洞旁的老師)

梁山今日精銳盡出惟探路無功。對於今日後續行程何往,雖然都有主意,卻反而是彼此過於客氣而無法決定要去哪裡。普遍意見是,不妨改由獅子頭山、粽串尖往山下搜索古道入口。說到可順遊獅子頭山,在場有大部分人是久聞一等三角點獅子頭山的名號,但卻還沒有去過的。

事情就這麼決定了。從獅子尾巴上到粽串尖比較快,而且連我也沒走過獅子尾巴這條路。蕭郎決定自行去探探附近小山,不跟我們走。其他人在法賓的帶領下,開車走了一段很長的新潭路到紅瓦厝,再從紅瓦厝連續陡坡上到獅子尾登山口。但由於上到獅尾的後段實在太陡,Tony兄車終不能承受長途連續陡坡,水箱因此沸騰起來..。

我初次從獅尾上山頗感新奇,上坡途中也看到大區田山被剃了個光頭。今日午後烏雲來得較快,似乎又將有雨勢。

進入林中後,眾人席地而坐略進午餐。法賓正在準備大碗涼麵,大家都說涼麵做為野外的午餐很有創意。我則拿出昨天的仙貝一口口咬著。安迪與字戀皆曰:冬烘先生為何又吃仙貝?我很無奈地說,為何你們都反對我吃仙貝,我的胃口其實不大。字戀姐說,昨天你也吃仙貝,仙貝吃多了很像小叮噹。這..要從何說起?小叮噹愛吃的是銅鑼燒不是仙貝。法賓兄看不下去了,決定把他的涼麵分一半給我。哈哈,兩次吃仙貝都有不錯的結果。

過了土匪洞後,不久遇右方叉路來會,此叉路應往小城堡石厝(隘勇所),於是選擇續往上行。後來又遇幾次叉路,只是選擇往上終能上得了獅子頭山基點。我與法賓、Andy已多次看過這附近的壕溝與深山水井,早已不覺新奇。Andy兄更是與老恩兄留在往防蕃石碑叉路口等我們回來。

我跟法賓兄討論,可先往下崖梯至觀獅坪觀獅頭,回程再走防蕃石碑下柳杉林至小城堡石厝後,走山腰小徑回到獅尾上來的路。這樣就是一個O形。(這兩天,O形有點聽到怕了)。

續前行至前峰,山頂卻有立了幾處簡單的木椅。法賓兄跟我說,由於他沒帶手套,麻煩改由我當下級指導員帶大家下觀獅坪。他自己就不下崖梯了。我真是@#%!的倍感榮幸啊。登獅子頭山,我也只比法賓兄少一兩次吧。總之,法賓兄繼Andy兄之後,也留在崖頂不走了。

我先下崖梯可幫眾人拍照。下梯的姿勢就屬小周兄最可愛。到底可愛在哪裡?一時間說不太出來,只能說跟他今天戴的那頂帽子有絕大關係。這崖梯有三段,屬最下一段最長最陡。懼高的字戀姐下了前兩段,站在上面看了看第三段,就說她也不走了。

(獅子頭山上兩個偷懶的人正在揮手打招呼)

獅子頭山曾是土匪窩,我們在吃中餐時曾說,今日梁山兄弟上獅子頭山,倒可以將此處改為梁山窩。看來這陸續留在山上的人似乎有此打算。不過南港的Tony兄還是認為這木崖梯的難度還不如南港大峭壁。下到觀獅坪,雨傘嫂坐在石頭拉筋,其他的人都在取景照獅子。我則努力想把獅子眼中那兩個偷懶還嘻嘻哈哈的人給照下來。

防蕃石碑旁閒坐 隘勇所遺跡

取完景,大家又爬上崖去。往前峰的路上遇到老恩與一家四人迎面而來。耐不住寂寞想要來看看崖梯的老恩兄剛剛創造獅頭山的新史蹟;這會卻是帶著旅聯網的忠實讀者一起來了。其中的爸爸說,他甚至知道我的遊記是從哪一篇開始有放相片的。我自己當然記不得了。

後來在路上遇到一對夫妻。妻子蹲在地上不走了,一直問我們往獅頭還是往獅尾可以比較快下山。我們費盡唇舌解釋了半天。那先生拋出一句話,人家登山的當然會說沒什麼啦,妳趕快走就是了。我不禁覺得好笑,是因為回想到以前與J兄討論離緣路的往事。

(英軍戰俘洗澡處)

後來在叉路口與Andy兄會合後,大家又提到被讀者認出的事。結論是真的都不能做壞事啊,太容易被認出來。不過我覺得我的娃娃臉應該可以再撐一陣子;至於那個風流老師偷懶土匪恐怕就不太容易。

Tony兄對於防蕃石碑旁的那個彎樹幹頗有興趣(參瑞泉古道)。雨傘大哥聽到我說杜鵑花海的盡頭有往竹坑山的告示牌,不管夢孟嫂在後頭如何呼喚,不顧一切勇往直前去探了。後來走下叉路到小城堡石厝隘勇所,大夥都對沿途的柳杉林徑與幽幽小溪讚不絕口(
?)。認真的法賓老師則在隘勇所為大家上了一堂泰雅族沿溪沿鞍部出草的習性與隘勇所設置在置高點的關聯性。我倒是對法賓老師的感情世界比較有興趣..

下山時,我和法賓走在前頭。特地問他何時成家啊?他說..,那..,而且..;如果..,不如..。呵呵,我也是這麼想的,只是如此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過,就這樣蹉跎了青春啊。風流老師偷懶土匪,連去搶個老婆回來也覺得懶。

本文日期:2004.8.22(8.23 finished)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