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蘭花生病了

溪旁睡午覺

西瓜小精靈

最近有讀者留言說「漸失水準」,我雖然回答說「頗有同感」,然而其實我也不太了解到底這位留言者所期待的水準是什麼?但是我知道我自己的文章是「沒有水準」(沒有一定的水準),所以我才說至少讀者的留言我頗有同感。其次是我雖然不太明瞭讀者的期待是什麼;不過還好,至少我知道我自己要的是什麼。台北行腳的呈現方式,我自覺這幾年來沒有差異太大,只是前幾年寫的篇幅較小,近幾年來較長。另外under construction時間越來越長,或是寫到一半不想寫了,甚至文章不通順,錯字連篇,引喻失當也所在多有。

但是因為懶惰的關係,沒有人反應,我自然也懶得改,我會阿Q的認為反正沒多少人看,而且主要是留下自己心情記錄,自不能以文害意,隨思緒所至想停筆就停筆。我本來就是在為自己寫旅記。這似乎與我當初建構旅聯網的想法有點背道而馳;但其實並沒有。旅聯網是因緣俱足的產物,我只是enabler。但如果說旅聯網在一夕之間突然消失,我也不會訝異。

就像一年前建構的郊山小百岳已不復存在一樣,也許就是它的階段性任務已經結束。冬烘居這個個人網站如同在行腳247
中所言,這一兩年不斷在媚俗與孤僻之間來回擺盪,現在的心境自然是偏孤僻多一點。其實這個網站做為一個旅記網站標竿的任務也早已結束,這是我之所以常常感謝..的原因;或許旅記因此不再像旅記這也是那位讀者之所以覺得「漸失水準」的原因吧。

水田

野薑花

滑水道

保線古道

睡蓮

鯉魚旗,有一幕愛情鬧劇在上演

所以如果期望這一篇夏日帶著朋友到遠望坑口野薑花田的旅記中,能夠有多少可為人參考的資訊,那可真的又要失望了。其實我一直覺得把風景說的多美好,多有意義,不是我能做或想做的事。與其介紹景點,我倒寧願想去分析為何在福隆海水浴場門口,眾目睽睽下,有一個男的踹了他的女朋友一腳。

當然這只是比喻而已,我也沒有那麼八卦。應該這樣講,冬烘居的每一篇文章,都在反映下筆之時,冬烘先生的心情。而現在我出遊著重在取景構圖,我幾乎在每一張影像中都把構圖想法放進去。如果以前是文字會說話,現在應該是,我想讓影像自己會說話。所以這一篇遊記的內容應該從影像中去想像,我不想再多寫什麼了。因為我要去睡覺了。

音樂祭

夕陽福隆海岸

樹梅叉路口看九份

樹梅叉路口看茶壺山、半屏山

本文日期:2004.7.11(7.13 finsihed)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