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下標題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原本的標題好像是我們要做什麼奇怪的事一樣。

從台北往福山植物園的路上走九彎十八拐的北宜,我吐的亂七八糟,這是十幾年來不再有過的事,今天我自動轉成肉腳一族。其實出發前我也早已決定不跟健腳隊上紅柴山,所以今天的福山遠征軍自然分成兩隊。健腳隊上紅柴山,肉腳隊入植物園區進哈盆。當然我們有辦入園申請,不過事情不是事前我們規劃的那樣..。

我們車經過時已經確認,紅柴山登山口在福山六公里附近。我們的盤算是送肉腳隊到停車場下若干裝備後,健腳隊一車回行政中心附近準備登紅柴山。不過我們在停車場做分隊討論時,我們的裝備、我們的談話就引起植物園工作人員的注意。不過我們不是有辦入園申請嗎?就算是登紅柴山,入哈盆應該都是被允許的吧?當然結論是:不行。所謂的入園申請只有包含行走在植物園區而已,超過這個園區範圍,都屬於非法,當然由植物園進哈盆也是不被許可的。

水生植物區群鴨戲水(1) 池畔風光(1)

池畔風光(2)

這次的哈盆越嶺事前規劃應超過兩個月。臨出發前幾天,大雨不斷,梁山各個首領都是菁英,行程臨時規劃與變動都不是問題,於是各式方案通通出籠。不過既然入園申請已經辦理,應該還是要以福山植物園為主。小周提議要登台北最冷僻的山,紅柴山,來拉回神行太保蕭郎驛動的心,於是行程就此定案。原本兩天行程,從福山經哈盆部落順登志良久再至福山植物園,改成一日福山植物園,分成兩隊各自發揮。

不過如前所述,我們一到停車場就被盯上了,所謂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本文原標題)。園區工作人員看過形形色色的遊客,我們這組人除了導遊小姐之外,其餘人等看起來跟這個園區根本格格不入。所以停車時,就有一位工作人員來警告我們,我們即將做的事包括登紅柴山,都是不被園區允許的。

強龍不壓地頭蛇,先跟工作人員虛與逶蛇,試圖消除他的疑心,但是我們馬上就有了新主意。既然我們本來就會分成兩隊,肉腳隊依舊進入園區吸引工作人員的注意;健腳隊一車掉頭伺機登紅柴山。這有點像是魔戒最後決戰的劇情,只不過這時候扮演吸引魔眼注意力的是意志力最薄弱的老弱殘兵隊。套一句魔戒的話,遠征軍這時候已經四分五裂了。

(池畔落羽松,1)

所以肉腳隊一群三人進入園區參觀,但就算這樣,還是很怪。一般遊客都是跟著導覽員聽解說,但是我們卻是自己看自己的,三人中有兩人背包還插著登山杖,這是要幹嘛啊?水生植物區是園區的精華。池裡開的滿滿的小黃花應該是復育成功的台灣萍蓬草,在這裡可以輕易的欣賞到。池裡的活潑亂躍的馬口魚,池裡表演滑水的可愛小水鴨,池邊翠綠的落羽松,池邊的水色柳..。在在讓人感覺到,這個池是活的。

不過我今天「第一次」經過池邊時,並無暇好好去觀賞這樣的美景,所以現在擺出來的相片幾乎都是稍後拍的。當時我正在煩惱要先進哈盆還是先遊園區?這兩個目標的方向正好相反。走完池邊小徑(地點2),我決定先去遊園。這是我今天第一次感覺,肉腳隊要把這個園區的路走完,可能將比健腳隊上紅柴山還難。

肉腳隊決定先遊園再進哈盆,不過行進的速度實在緩慢,冬烘先生不得不居中策應;蕭郎無來由的感觸,真是令人心有戚戚焉。進園後約一個小時(1130),我們竟然只走到地點3的涼亭。背包裡的東西沉重,這趟遊園實不輕鬆。肉腳隊在地點3 的涼亭下背包吃零食啦。

在涼亭中屁股還沒坐熱,卻接到雨傘大哥的手機來電,健腳隊已在登山口遇到伏軍攔截即將退回植物園區,並且要我們也不要進哈盆,因為肉腳隊也被盯上,想進哈盆也是行不通的。

電話剛掛上沒多久,一輛野狼機車噗、噗地從杜鵑花區(而不是從入口)來到我們眼前,車上就是那位在停車場勸阻我們的工作人員。他看到我們一行三人還好整以暇地坐在涼亭裡面,倒是驚訝地說:你們怎麼只走到這裡?你們的夥伴已經在登山口被我勸阻回來。從他來的方向以及言語,他大概已猜出我們必定分頭並進,山路進攻紅柴山,水路進攻哈盆。只不過我們這一隊逆著來走,行事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自是更勝一籌。

我雖然已知健腳隊早被勸阻折返,但表面還是要不動聲色。為了做好公關,我跟他哈拉起來,談天說地,包括植物園裡面的動植物,特別是蘭花等等。後來與其他隊友會合之後,才知這個工作人員本來就是一個很健談的人。

掉落的巧木也有蘭花(風蘭,3)

有兩個女人走過木橋(4)

木橋下的溪流(4)

日正當中的楓香(5)

中間木橋下哈盆溪優美(7)

中間木橋下優美哈盆溪(7)

午後的林間與植被,翠綠(8) 涼亭中共商大計(6)

(隻手遮天,5)

我的意思就是,就算我沒有跟他東拉西扯,他也會主動跟我們聊一大堆。我有種感覺,對於園區的工作人員,與其遇到愛丟石子的小孩以及詢問園區有沒有遊樂器材給小孩玩的老人家;他會比較喜歡遇到像我們這樣的人。除了有挑戰性之外,應該也有哪種亦敵亦友的惺惺相惜。我可以想像在這裡埋首專業研究的生活是孤寂的。

一開始我還不知道他是個健談的人,為了引起他的談話興緻,我就開始跟他說起園區有沒有蘭花的話題。小周後來說這個人頗臭屁;我倒認為他的確有足夠臭屁的本事。

他說,這裡的蘭花有82種,其實蘭花並不一定一定要在樹的陰影中。其實到處都有蘭花,就看你有沒有本事發現它。有時候採集蘭花並不用爬到樹上,在風雨之後,樹枝斷落下來,附在其上的蘭花也會隨之掉落下來。吶,你腳下的木頭上不正有一株蘭花?(咦,真的是哩,看它的氣根的確是蘭花)。這應該是風蘭,香蘭聽過沒有?風蘭跟香蘭是同一類。

我覺得在他面前,我的蘭花知識,有如還在讀幼稚園。

這人又提到,有時候發現新品種蘭花,他們也不想貿然在國際上發表。因為如果要發表,就必須更深入去調查這新品種蘭花的族群數目等。

他又跟我們提到這裡有三隻野豬。野豬們都已習慣園區作息,也就是三點關園後,野豬們才會跑出來活動。而且動物們也都習慣了工作人員的氣味與摩托車聲,換了一輛不是野郎125的,動物聽到就會跑去躲起來。他又提到為什麼園區休園是星期二,為什麼每年三月也都要休園。福山植物園是植物的基因庫啊。

紓非陪公子讀書(9)

特別植物區長長木橋(10)

竹區筆直之路(9)

就這樣門外徒呼奈何(11)

跳不出如來佛的手掌心?(11)

小周踏入水麻幻境(11)

談了一堆後,肉腳組應該可讓他相信,我們的確沒有打算妄入哈盆。不然怎麼會搞了半天還在這裡?由於健腳組遲遲未歸(其實他們在行政區附近山路悠哉悠哉,聽說還看到山羌),我們猜想他們應該還在伺機重返登山口。

不過經此一役,肉腳組似乎也無心戀戰。走過地點4 過溪木橋後,紓非覺得這樣跟著人遊園很無聊,選擇要在地點5附近的涼亭休息,大概她還是很想闖一闖哈盆吧。我呢,只要看到美麗的溪邊景緻,就很想取景構圖。導遊小姐總是很有遊興似的,一直在東看看西看看,但是走到地點6的涼亭,就躺平在涼亭中的木椅上休眠了。

真是#@$%,這一定是冬烘先生的宿命。我先回到涼亭5 ,把紓非姐姐請到6的涼亭,不然一次怎麼看顧兩個人?紓非姐姐說她有看到兩隻山羌喔,像小狗一樣大。我是一直有聽到野獸叫的聲音,後來雨傘大哥說這就是山羌。

回到涼亭6不久,健腳隊也呼叫說他們朝園區進來了,現在在水生植物區附近。看過地圖,為了省去他們尋找,我便直接由中央通道回到水生植物區去接他們。這一路過木橋,小溪,清幽的午後林間,重新回到午後一時許已無遊人的池邊,遇到雨傘大哥一行,大家都在忙著對美景專心一致的攝影。不管旁人眼光,認真執著於自己的興趣,這才是男人的志業啦。

水生植物園的綠光倒影(1)

橋底的魚兒排隊逆流而上(?,12)

後來蕭郎一人先以順時針方向,從池邊開始走了園區的西半部。我們其餘眾人回到涼亭6會合再度吃零食。等到蕭郎回來後,換成我們其餘眾人以逆時針方向走園區西半部。在水麻幻境附近再度接回哈盆溪,這裡繼續往南沿溪走就是往哈盆的水路了。小周還在心有未甘的東張西望,我們身後卻又傳來摩托車的聲音,還是那位園區遊俠囉,真是厲害,那個..不散啦。

已經兩點多了這時我們也不會往哈盆去,不過這位園區遊俠又跟我們聊起來了。大概是往志良久是否有山路存在?哈盆的氣象資料跟全球學術研究的連結。在附近的山區裝設的攝影機,這時候全世界應該都看得到我們(?)。未來植物園有可能開始收費,那時候就不可能跟遊客限制東限制西啦,要爬什麼山,也不會管你了。他又補上一句,我們也就不用被迫陪他聊天了..。嘿嘿,你知道就好。

後來眾人走回到池邊,蕭郎早就繞完合瓣花區回到池邊等候,他說他也看到山羌。我們回到池邊,又拍了許多影像,綠光倒影中有大魚在游動,大家有沒有注意到?

來到水池的前頭,有一座木橋橫跨入水口,這裡聚集了好多魚兒在這裡,我猜測它們都在享受新鮮水源。這時候我心裡有疑問,這水源源不絕,但就方位而言,似乎跟哈盆溪無法連結在一起。那這水從何來?

後來在等司機過來時,解說處一位資深工作人員回答我的疑問。山溝所蒐集的水在乾季時當然不夠,所以這池的水就是在地下埋水管,從哈盆溪引過來的,也就是因為這條水管,整個水池的生態因此活了起來,不然水池原本只是一個小沼澤而已。這位工作人員彷彿遇到知音一般,開始跟我們訴說起福山植物園從籌備處以來的故事。

一開始這只是一處國有林班地,後來決定要在這裡規劃植物園,籌備時間長達六年(77~83?)。先是把聯外道路開好,舖設引水水管,整地..。那時,在樹林深處還住著一位退伍中校種菜養羊,自給自足。但是為了植物園的成立,只好必須請他離開,因此還打過官司..。

小周和雨傘開著車回來接我們了,但植物園故事卻還沒有講完。工作人員送我們出來,跟我們道別,要我們一定要再來玩。我在想如果要我在這裡做研究,不知道我能不能像他們一樣耐得住寂寞?

(回程時,到風光明媚的雙連埤一遊)

附記:

紓非姐姐每次出來玩都不帶相機,我因此笑她是來陪公子讀書。

蕭郎的旅記篇名一定會有山,但今天明明沒有爬到山。小周倒是幫蕭郎想到解套的方式,反正福山植物園就有山嘛。不過看蕭郎用帽子把臉給遮起來,就知道蕭郎沒有被完全說服。

本文日期:2004.5.23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