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冬烘先生一向不喜湊人潮的熱鬧,不過這個原則可以因為某些事情而妥協。今天的目的是貢寮海洋音樂祭。對於跟大家一起去什麼地方,是越來越隨興與隨緣了。因為隨興讓一起出遊的人輕鬆,也讓我安排行程時不用顧慮太多。我一直在學習。嘗試以生活中所遇到的人事,覺察自己因應時心境的變化,看看我是否會因為處理瑣事而煩躁。當然大部分時候我是不合格的,檢驗的KPI(關鍵績效指標)是:一顆小石子丟進心湖裏,看看泛起的漣漪需要多久的時間才能平息。

前幾年我一直把旅行這件事,視為一個星期庸俗化後最後洗滌心靈的機會。有時會在淒風苦雨中的獨行苦行。現在想起來,每一次都是難得的冥想體驗,而且同樣的心靈旅行大概以後也不會再有。所以那時的旅行,被當時的我賦予特別的意義,因此才會盡量每個禮拜出遊而樂此不疲了。

我想一直搞不清楚苦行與群遊的意義本就不同的是我。也就是因為放棄了在群體出遊中找尋獨行才有孤寂感,所以才能把跟大家一起出遊這件事輕鬆看待:有無特定目的地?隨緣。有多少人一起去?隨緣。有沒有走到預定的景點?隨緣。何時才出發?隨緣。在什麼時候、什麼地點用餐?隨緣。晚上要不要有後續活動?隨緣。

但是行程既是我安排,要在中途加入什麼景點,就是我隨意了。既然要往福隆海邊,於是我就想順便往雙溪丁蘭谷走走。傍晚過後等涼一點後再往貢寮音樂祭。

近兩個月來第六次走北宜高到石碇,再經平溪往雙溪,次數不可謂之不高。北38平雙道路的兩端遲早會是個交通瓶頸。這條路在十分端的出口維持峭壁山路的狹窄,因為正好在山邊溪旁,大概拓寬不易。在柑腳這一端,由於盤旋下山,坡路也是又陡又急,兼有窄橋,會車不易。下了山到了柑腳之後,道路時寬時窄。反而在深山中平雙隧道前後,路面寬廣的又像高速公路。總之這條路是兩邊緊,中間寬的怪現象。

五分山托球天王

丁蘭谷中涼亭遮不住斜陽

總之來到十分,終於縣106與北38交接路口處開始塞車了。眼見一時右轉北38不易;這時遠遠看到五分山上的大圓球,反正天氣還熱,乾脆就帶著眾人先直行往五分山而去。我的想法是,五分山西峰那個觀景涼亭還頗適合納涼的。

果然五分山上清涼有風,不過今日山區有熱氣騰升,海面上有薄霧籠罩,景觀還不能算是看得很真切。至於五分山托球天王所擺的姿勢,可是他自己要求的,不關攝影師的事。不過跟我一起出來玩的人,大概也會越來越會搞怪。

丁子蘭坑溪畔

認真抓魚的男人

認真抓魚的女人

丁蘭谷生態園區(?)

從五分山下來,在柑腳附近車流果然多了些,大概因為貢寮那邊有活動的關係。車過雙溪,在蝙蝠山登山口附近先停下來,這是因為要上廁所。(突然想起我有一篇以上廁所為主題的遊記)。至於丁蘭谷從沒去過,只是憑著印象中
縣102 公路上雙溪與草嶺古道北口之間,應有一條往丁子蘭坑的叉路,那大概就是了。

於是看到丁子蘭坑的叉路,右轉,進入一處社區,路在一間間屋舍之中變得狹小,有點懷疑是否走錯了路。只是過了丁蘭大橋,就不再懷疑了,因為路窄窄的沿著溪流蜿蜒而行,而溪流之中每一處較淺的潭水,都有戲水的人。另一個理由是,昨天沿路上一直看到的old farmer老農夫休閒農場的指標,竟插滿這條小路旁。可以預見的是這個農場的所在地,應是路的終點,也大概就是丁蘭谷。

所以丁蘭谷還沒到,我對這條還未走過的路卻已有極大的興趣,加上我又看到了往泰平的叉路指標,這附近據說有古厝群。在我心中,是很想把這雙溪這一帶好好地走走逛逛的。我又想起五月底那次旅行,在灣潭路盡頭遇到老農家訴說深山農園演變的滄桑,老農身後是逐漸失去光輝的夕陽與漸漸沒入黯淡暮色之中的古厝。不過現在想想,古厝農園本就自
甘平淡無慾無爭;而不甘寂寞平凡的卻是那時匆忙的紅塵過客。

丁蘭谷中有一條登山環道,下回有機會再來走走看看。

至於與其在人工營造的丁蘭谷生態園區戲水,倒不如在外頭稍下游的溪谷中混水摸魚來的有趣。所以認真的男人為了追逐一隻小蝦米可以不惜跌破了眼鏡;認真的女人在石邊隨意用手一圍,就是好幾隻小魚苗。坐在石上閒踢著水清涼旁觀的我,看著這一群正在親近水,童心未泯的大人們;想起出門前劉家伯母的交代:我們家老二要多爬爬山減重,我們家老大要多跑戶外聯誼看能不能多認識女孩子….

還是要交代一下今天的重頭戲,貢寮音樂季。其實很簡單,因為繞了兩圈還找不到停車位,所以早早打道回府,說要回家的,就是提議要去看音樂祭的人,幸好對這種事我已經很習慣了。在澳底吃海鮮,不予置評。至於從澳底走102
甲(沒有什麼人且平廣的山路)到雙溪,再回南港,只要70分鐘,倒是令我驚奇。

本文日期:2003.7.13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