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身為一個超有聯想力的金迷,乍聽到大、小粗坑古道,總覺得名字有點怪,但不知怪在何處?就像當初聽到新山夢湖,直到寫該篇遊記時,才意會到是我從夢湖聯想到天龍八部的夢姑、夢郎了。所以如果單獨只有一條粗坑古道,大概我也不會多想。印象中從侯峒到九份的古道一直都只有一條,就是每次經過102公路上看到在稜線蜿蜒無有林木遮蔽的步道(應是大粗坑古道)。總之,直到寫遊記的此時,才意會到原來我又把小粗坑古道聯想到逍遙派的內功心法-小無相功。

畢竟,小無相功跟小粗坑古道除了像我這種無聊的人之外,是不會有人把他們聯想在一起的。也就是並不需要練成小無相功後才能走小粗坑古道,但是要找到正確的登山口,卻真要蒐集好古道資訊。因為我曾經把大、小粗坑古道混淆過,且一度還以為登山口是在侯峒國小附近。

武功練不對會走火入魔;大小粗坑古道登山口弄錯了,只是會走得莫名其妙而已,不過也許路上會有意想不到的風景。如果是愛不對人,或是選舉時把票投錯了人,這些情況會不會更糟?

其實,今天的目的地本不是小粗坑古道,跟以上的胡思亂想本是一點關係也沒有。往今天本來的目的地途中因為時間充裕順道一探小粗坑古道,就這樣夢幻之旅第二次好事多磨。

電線桿的延伸

土地公廟

無人鞦韆隨風晃盪

銀絲瀑布附近眺望

(名符其實的銀絲瀑布)

小粗坑古道的入口,原來我一直都想錯了,其實是要往入侯峒村之前的左側水泥路上進入。來到登山口,看到黑木電桿向山中延伸,而古道大概也就是朝著這個方向翻山越嶺而去,直到過往繁華的山城九份。

在步上古道之前,立在朗朗晴空下看著遠方山頭上的電塔,搜索腦海中在102公路上看過來的印象。天很藍,風很強,山谷很綠,白雲從山的那一邊探出頭來,好似Ghost Buster中的小精靈。而我還想補抓它的身形,但它卻是那麼容易的就被無情的風吹的煙消雲散….。

忽然間,行走在有如康莊大道的石階古道、經過豪華且ㄎㄨㄥˋ金的土地公廟、探訪人去樓空的聚落,種種旅途中的點滴跟風雲藍天的印象相比,已經微不足道。因為此心早已逍遙遊到九霄雲外。

從廢校附近覓得一條山徑循稜上山,不意又接回小粗坑古道。叉路口附近,正又是另一條往上的循稜山徑與小粗坑古道的交會點。

坐在交叉點路邊的石上以調勻方才十五分鐘持續上坡被攪亂的氣息。樹林中涼風一吹,精神倒有點恍惚,一待竟也坐了十五分鐘。

小粗坑古道

小粗坑聚落

(雲堡–銀絲瀑布附近眺望五分山)

回過神來,想起自己在何處。雖然是中元節剛過,在前後四處無人的古道上,倒也不必自己嚇自己。往下
到山神廟,望穿山谷,俯視山谷中的一切,從山谷的走向,能清楚的了解為什麼這裡會有一座山神廟。再往下走,已經快回到小粗坑聚落,也聽到了林外右側屋簷下掛著的風鈴清脆的聲響。看到有小水管橫過古道山徑,突然有個靈感:莫非遍尋不著的銀絲瀑布就在此處不遠?

於是離開古道,折向左進入廢棄屋舍間的小徑,沿著小水管走,乾涸山澗溪溝,上坡又下坡,沒有聽到熟悉的瀑布水聲,倒是風吹得林間樹葉沙沙作響。幸好也沒有走很久,來到一處深邃但因洞口朝向的關係尚稱明亮的山洞,裡面有人曾經居住過的樣子。走過山洞轉個彎就是不像瀑布的瀑布。這瀑布之無水景況,只能說曾是瀑布底下的岩壁還能勉強滲出一些水來看起來還濕濕的。

雖然瀑布無水流,在瀑布附近的山洞口遠眺五分山方向,恰好看到正在發展中的雲堡。從這個方向看,五分山、三爪子山雖有遠近之分,但幾乎是重疊在一起,別有興味。而三爪子山下就是那道不盡懷幽古意的基隆河谷。

慢步下山過了萬年路指標回到聚落,看到左邊屋舍有兩人在屋前聊天;無意打擾,也不敢打擾,快步下山,逕自去了。

本文日期:2003.8.16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