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又是一個早上大晴天,午後開始醞釀下雨的典型夏季天氣。每年端午前後,都是像這樣只有半天可用的日子,總是有點掃了夏日的遊興。總之早上大熱天逛動物園,陪太子讀書而已。反而是有人在鳥園附近有了意外的收穫,那就是連鳥都不啄食的蓮霧。

孔雀開屏繞圈圈

猴山岳步道

土雞城望猴山岳

登山之無所求

雨中攀陡坡

葡萄成熟時,….

午後欲登猴山岳,先將車停指南宮後山。在指南宮幾個寶殿隨便走隨意遊,順便解決午餐。

四年之中未曾再到訪指南宮,如今只覺前山公車站登山道附近商家冷清許多。至於不顧呂洞賓與白牡丹的傳說在指南宮參拜,並非不信邪,這事有兩種可能….。

從大成殿要上猴山岳,應該要分成兩段路,一段是十幾分鐘的石級步道,一段是二十來分的土石陡坡。所謂的猴山岳步道應該只是指石級步道,而其出口是在萬壽路上的土雞城。

(猴山岳前峰俯瞰指南宮(中),左方屋舍是登山口之土雞城)

在土雞城旁路對面,遇到葡萄園的老伯,跟他聊到這葡萄什麼時候成熟….,順便問問上山要花多少時間。老伯說:這葡萄要成熟應該還要一個月,所以口水不要這麼早滴下來。至於上山啊,如果是他自己都得要20分,上山有一大段是要拉繩子,何況是正在下雨,就算上得了山,岩石濕滑恐下山攀附不易。如果不原路下山,是可以一路走到二格山去的。

前峰山頂野牡丹 坐看雲起時

(猴山岳前峰圖根點)

至於攀登這猴山岳的難度,只要先從土雞城看那陡峭的猴額頭就要有心理準備。幸好路程不長,因為攀登濕滑的陡峭山壁真有點難度,有幾次連立足之處都要花心思去尋找。爬著踩著蹬著這登山徑,終於雙腳鞋底一一跟鞋子本體分離了,不知道這算不算是呂先生的法力無邊?

從垂直爬升的山徑解脫,來到山頂一平台,以為已經上了猴山岳,但這才不過是猴山岳前峰而已。其實從山下看猴山岳的外形時,應該早就要知道,這猴頭後腦杓還蠻長的。所以等到發現只是上了前峰,不禁有點氣餒,雖然還是試探性的走了四、五分鐘,不過還是因雨、因為獨行無聊而折返。

雨漸小,霧也漸散,整個木柵從動物園一直到老泉里附近的山區視野也漸漸明朗。認真地想辨別哪一條是北二高?哪一條是木柵支線?不過還是眼下的指南宮與土雞城比較顯著。土雞城卡拉OK的歌聲雖然已暫歇,不過現在全身溼透卻已沒了那個心思來唱「雙人枕頭」,從指南宮上山來到猴山岳山頭觀山景茫茫,倒頗還適合哼唱「海海人生」:..,有人愛著阮,偏偏阮愛的是別人,這情債怎樣計較輸贏?

本文日期:2003.6.22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