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前幾天突然有人跟我說要去流浪,還要我介紹流浪路線。想到自己最近才又去過的北勢溪,於是就說:如果是要騎機車去兜風,看在虎寮潭金莎的分上,那就往坪林去吧,從南港到坪林不過一個小時。因此幾個女孩子就開始高高興興地看著簡單的台北南郊地圖認真的研究起來。我想,如果只是從南港翻過山到石碇,再從石碇走106乙公路到坪林;路線單純,雖然沒有我這匹老馬帶路,應該不會有問題吧。

於是星期六早上按照正常作息打籃球;中午十一點,兩個想要流浪的人先走後,反倒是讓我開始想著是否隨機、隨緣、隨後也跟著一起去流浪算了。所以是,兩個本不知道路的小女孩輕鬆自在的開心去流浪;而猶豫不決要不要湊熱鬧的,反而是放心不下的我。只是我十分明瞭,如果臨時要組織一個分三梯次出發的旅行,又是給自己找一件吃力不討好的工作。不過讓腦筋快速運轉在行程上對於時間、地點的掌控,並且讓大多數人滿意。這對我來說是一件有趣的事,有趣到願意自討苦吃。

中午十二點確定要去之後,首先是確定集合的時間、地點。其次是交通的安排,我們有一輛小客車。不過這裡有個問題,我因為要去搭載..,所以沒辦法隨車,而從辛亥路上北二高到石碇,對不常亂跑的飼料雞而言,實在有太多的不確定性。但是情況已經如此,也沒有其他辦法,只能期望四隻飼料雞真的會勝過一隻放山雞。

於是當第一批流浪的少女們早在坪林老街吃茶葉餐,第二組識途的老馬也已在坪石路上吃黑豆花,但是第三群飼料雞卻還在台北市區不知道上了北二高後要何去何從?

北勢溪大舌湖

茶藝博物館

金莎還有喔

大茶壺

一路上聯絡的手機響個不停,最後竟然還是又從北二高下南深路回到南港,看來沒有我帶路還是不行。只得建議他們,老老實實走南深路到深坑,再到石碇。最後等到飼料雞們到了坪林茶藝博物館時,老馬們已經先在坪雙公路上玩了一趟,這時候距離原先約定的集合時間已經超過了一個多小時。

下午四點半,原先規劃的景點就只能走馬看花了。所謂的標準的觀光客就是:虎寮潭到了,下車;注意看,窗外就是北勢溪的狗齒地形;快來集合吧,跟金莎一起拍照了。只是搞怪的領隊兼攝影師總會想要愚弄一下這群觀光客,於是就有這樣一幅在粗石斛吊橋上怪模過樣的畫面。

傍晚回到下午吃豆花的地方,來吃黑豆腐料理。算算總共上的菜是,豆腐羹、紅燒豆腐、香酥豆腐、茶油麵線、炒麵、私房菜,半山筍。就算是簡單的麵線和炒麵也是清爽;菜都點完後才發現,原來都是素的。

這是一個好玩的地方,老闆很健談,不過健談的老闆是會給食客帶來壓力的。老闆老是在一旁問我們:半山筍是什麼筍?私房菜又是什麼菜?又說八個人點這些菜是一定吃的完,吃不完就是太遜了。我說老闆,如果我們沒吃完,是不是表示你的菜不好吃啊?

(黑豆腐之另類體驗)

早上打球、下午遊山玩水、晚上再到南港茶莊進行大老二大戰,對飼料雞們而言,這應該是充實的一天。而帶著一群飼料雞滿山亂跑,行程不定,所以就算最近多次到坪林,對我來說也不會無聊。
這也是本文標題的由來。只是為何今晚的老二大作戰又是我連莊?如果手氣真的這麼背的話,下次應該考慮把那個基本費給調高才是。

註:

1.每個人所需出的錢 = 基本費 + (消費總額 – 基本費 * 人數) * 大老二點數 / 大老二總點數

2.每個人大老二點數係跟第一名比較。

本文日期:2003.5.24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