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元宵節這個俗氣的節日,自命清高的人本來不會去跟著人潮湊熱鬧的(譬如說在台南生活那麼久,卻一次也不會想去試鹽水蜂炮)。但是冬烘先生還是有朋友的;有朋友平時就得交際交際。選在元宵節交際交際,那曾擠過天燈人潮的冬烘先生免不了又得充當導遊了。依照墨菲定律的推演,當你終於狠下心來再度下海辦活動,結果原本跟你約好的人,卻不約而同的在出發前才跟你說,臨時有事不能來了,麻煩跟大家說一聲抱歉。果然是好朋友,那你們就彼此去互相說抱歉吧;下次就不要再叫冬烘先生辦活動。

其實人少機動性強,所以反而應該感謝所有沒能參予的朋友,讓我比較輕鬆,反正情人節生日的Cool才是主角。所以原本的規劃是下午到南港某茶莊悠閒聚會,四、五點從南港出發再走汐平公路往平溪天燈會場。但是現在既然只有早上打球的球友參加,那麼原班人馬,上茶莊、上平溪就簡單了,甚至萬一堵車的話可以在平溪莊敬橋附近以接駁”機車”來輸運。

所以一切就在掌控中進行,下午將近二時許才到..茶莊,準備填飽肚子兼品茗以消磨一個悠閒的午後。選這裡的原因是,自從上次來過之後,就覺得這裡很easy,格局清爽,食物精美而價格公道;然而最重要的是:下午人大概不多。而我們打了一早上的球,到現在才要吃飯。

(南港茶莊為Cool慶生)

於是茶油麵線、茶油飯、茶油雞湯,炒山A菜;加上老闆娘推薦的碧玉筍、黃金鰻魚。總之是朋友們平日少有機會品嚐的,而冬烘先生也是嘴饞藉著這次機會又來聞聞茶油麵線的香味。

飯後點了四季春烏龍茶來泡茶,順便開始Big2大戰,並不純粹好玩而已,而是關係到這一餐消費出錢的比例。一直玩到下午五點還欲罷不能,但總是一定會有個結果。如左圖:看初次玩大老二的劉家大莊主和二莊主兩兄弟笑(苦笑)的多開心啊,幾乎是各出一半;兩位女生倒是扮豬吃老虎,小心越吃越胖。

續行舊庄街往汐止反而似乎繞了遠路,應該是退回南港走新台五線才是。因此,到了平溪已經七點左右,利用接駁機車的方式,讓守盛的小客車可以停在稍遠的地方免去堵車之苦。

從平溪國小往平溪國中天燈會場,人潮把縣106公路擠的水洩不通。愛吃的Sarah一路上吃不停,雖然剛不久才塞了Cool的生日蛋糕。而我只在想著如何在人潮中大家不失散,能快一點到會場。

千燈並起(一)

千燈並起(二)

千燈並起(三)

千燈並起(四)

正月十五燈月爭輝

從平溪國中看平溪街頭夜市

好不容易擠到平溪國中,但要到運動場上的會場竟還有人潮管制。不過要對千燈並起照相取景,當然還是免不了要擠這麼一遭。會場熱鬧程度無須贅言,千燈並起也著時令人讚嘆。然而見到眾多天燈飛向一輪皎潔明月旁邊時,又是令一種感動。

從平溪國中下來,遠望縣106公路燈火通明的熱鬧景象,是節慶祭典也好,是附庸風雅也好,人潮洶湧中蘊含了多少人的熱烈期望;在天燈升起的瞬間,有一種敬天祈福的溫馨。

(夜色迷濛之平溪國小合照(左而右劉二、Sarah、Daniel、Cool、劉大))

在平溪國小攝影時,利用司令台燈光來打光,果然有比用閃光燈還要好太多的效果,連背後天空中的天燈都能一起攝入,看起來像是升起的天燈灑下了祝福。只是長時間曝光,人不能稍動,所以是失敗了三、四次,才得到比較像樣的照片,自認是今晚的傑作。背景夜色迷濛中頗有廣寒宮氣氛,未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從平溪國中再往汐平路回來,看到兩股人潮,一股人潮是要排接駁公車的;另一排比較奇怪,竟然是在排某個店家。應該不是在排隊買天燈的吧,天燈不是平溪每個店家都有在賣嗎?

一旁的Sarah倒是說:方才聯絡雅真與葫蘆時,她們都在問,為什麼我們可以好整以暇的到平溪看天燈,不是有交通管制嗎?我心中暗笑一句:真是三八學妹,這就是我為什麼現在跟你們一起在這裡的原因啊。

不過冬烘先生千算萬算還是未料到,天燈會賣到缺貨,果然方才所見的隊伍是在排隊買天燈的;當我們回到老街想買天燈到平溪國小放時,老街店家的天燈都竟然都賣完了,叫大家明天再來。有人直叫著,是明年再來吧。
我們這一群人,大家嘴巴上都說隨緣啦,沒放天燈也沒關係。其實大概是大家玩了一天,又跟一大群人擠了一晚,也是乏了。而回家的暗淡汐平路,還是有點遠。

本文日期:2003.2.15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