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2003年元旦本已來至紅河谷,但因故未能繼續上溯加九寮溪。當時也不覺得怎樣,因為紅河谷到熊空據說有二十公里之遙,而沿途可登的拔刀爾山現在對我來說還沒有那麼大的吸引力。今日特地又來探紅河谷,才覺得這條林道是可以列為最適合行腳的首選路線。不過在今日規劃中,一則不想走到熊空;二則不想爬拔刀爾山、加九嶺、向天湖山;只想簡簡單單的以單程兩小時為折返點,最好是能走到加九寮溪源頭,不過兩個小時大概是連整條路的一半都無法走到吧。

加九寮溪匯流南勢溪

匯流處紅河谷

列為行腳首選路線的理由之一也是最主要的理由,”全程”平易無甚高低起伏,最適合徐行漫步思考。理由之二,步道伴隨加九寮溪,沿途經過多條支流以瀑布方式來會,處處充滿森林芬多精。理由之三,步道沿途雖經多處優美柳杉林,但仍爽朗明亮,毫無陰森之感。理由之四,人也不多,這是我最喜歡的。固然這條步道並非有瀑布、峭壁等顯著景點,然而就因如此,才會讓人去注意步道本身的優點。如同陽明山的頂山線一般,走這種柳杉林中路,最好是挑有陽光的上午,感受光穿透林稍雖亮但只是柔和。

有了上回經驗,知道步道真正起點是在環河二號橋污水處理廠旁。上一小段階梯,已是平坦水泥小徑。右側溪谷因為數個攔沙壩的關係,溪水淺緩,溪旁沙地上留有營地痕跡。

魚梯(5分)

蛇木與攔沙壩(8分)

枕木步道起點(8分)

水泥小徑結束,接上一小段枕木步道。到此都還是十分好走,也可以親近溪水近距離看魚梯;也可以在岸邊看蛇木。這顯然不是一般登山路,因為平易到太適合懶人來此行腳了,大概是林務局用來種植柳杉林的林道。雖說步道平易,但是有幾個木橋過溪處,卻為平易的步道增添一些驚險刺激。

植樹中之步道

第一木橋(25分)

向天湖山(?)

瀑布1/3(35分)

瀑布2/3

瀑布3/3

二十五分鐘來到第一座木橋,此處有一支流來會,瀑布上頭巨石有多人在此進行溪釣。過橋後不久遇到叉路,斜斜左上的山徑結了許多登山條,而直行的路卻是一條都沒有。地圖上無此路,但直覺告訴我,好像沿溪前行才是正途,如果往左上坡應該是往高腰山或拔刀爾山。

出門在外不免遇到地圖、登山條與自己直覺三者不一致的情況,做抉擇也是登山中有趣的事,一個判斷失誤,再回頭已是幾十分鐘以後。

而我放棄自己的直覺,選擇相信登山條往左上叉路。按照墨菲定律定律的推演,如果你認為你好像走錯路了,那你一定就是走錯路。

所以在幾乎垂直陡上的爬了十五分鐘,回轉原路下坡感覺卻還比上坡艱難,因為球鞋已幾無抓地力。這段路讓我清楚的了解:一根蠟燭絕不能兩頭燒,打籃球跟爬山還是要穿不同的鞋才行。總之經過這一番冷天汗如雨下的折騰,再回到叉路口已經是三十分鐘之後,大概是老天爺不想讓我太輕鬆。續往前走,見一長瀑從上方岩壁灑下,漫過山徑,又往山坡下奔竄而去。

第二木橋與工寮

柳杉林與地面植被

小溪折返點(80分)

中為拔西猴樹(45分)

往前續行,偶有小坡需拉繩,但路基大致還是平緩,也就是可以不用太費心在腳下,可以盡情感受柳杉林中氣氛,耳聽加九寮溪轟隆隆水聲。第六十五分鐘來至第二木橋也就是工寮處,第二木橋比第一木橋驚險,只有旁邊有一布條還是繩索可以輔助。

過了木橋看到工寮,據之前遇到的帶著狗的登山者說,昨日好像有人在此睡覺。而這裡的確是一個好中繼站,左上圓形告示寫著紅河谷,事實上可往拔刀爾山。

因為之前的耽擱,走了100分鐘才推進到工寮,紅河谷的源頭還遠的很,而預定的兩小時的折返點已經要到了。雖然山路好走,但在打籃球的隔日,又在山中連走四個小時以上,兩條腿大概隨時準備得抽筋。就此折返又覺可惜,於是決定繼續推進二十分鐘。也幸而有繼續往前,在這二十分鐘的沿途所經過的柳杉林中整體氣氛才叫優美,因為柳杉林不只是柳杉而已。

過柳杉林隨即遇一支流,但輕易踏石過溪;行不久,馬上再遇另一支流,這條淺緩支流就在步道旁,容易親近是其好處。步道在此高繞上坡,於是我選擇在此折返。回程經過我命名的拔西猴樹,所謂拔西猴(台語)樹者,是行至此正好看到一團東西從樹上掉下來,驚鴻一瞥,但還看得清楚是一隻台灣獼猴。這裡會有猴子嗎?這還是第一次在北部山區看到猴子,而且恰只有一隻。因為猴子掉下去就沒再爬上來,故名。

看到猴子從樹上掉下,讓我想起大一時白髮蒼蒼的物理教授常常說自己如同老猴子絕不會掉下樹去(意指自己經驗豐富),當時頗感疑惑(不敢暗笑,為什麼不是比體力而是比經驗?)。遇到猴子後不久,路上遇到五個中年人山中同樂團。隨口問他們意欲何往?竟說是第一次來,也不知道這條路會走到哪裡。我心想,竟然事前沒有規劃,而且現在已經是下午兩點半了;如果在山中行走真能隨遇而安也許還真要有點上了年紀的智慧。不過還是有點為他們擔心。於是告知他們,前行最後可以往熊空搭車(但他們似乎沒聽過熊空),也就是滿月圓或山中傳奇附近,但是路途太遠,建議往前走約二十分鐘可至工寮後再原路折返。

這一行人本來還在路上聽人說有可費力爬山的地方;後來聽到熊空這個地名;就說有貓空,又有熊空,真是有趣;那這熊空是不是離五寮尖或是大板根很近?(想必這兩個是他們比較熟的景點)….。我覺得人年紀大了,皮會變得厚倒是真,就算真要跌下樹去也不會很痛,這點是很值得臉皮薄的我學習的。

本文日期:2003.1.11 | 台北行腳

加九寮越嶺登山路線圖
(加九寮越嶺(只到半途工寮)登山路線圖)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