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行腳之三六二

我的陽明山花季

七星南峰賞花祕徑觀紅星杜鵑未果

台北行腳

七星南峰登山路還是一樣又黑又陡

(風太強,躲在一人高的箭竹林中看小白花)

    天氣急遽變壞的一天,本來應該待在家塈熉すg台北行腳、台南行腳的文章加上旅聯網的搜尋程式給補完(我幹嘛要把自己搞的那麼累?)。不過昨天在尖石鳥嘴山頂附近看到含苞待放的紫紅色森氏杜鵑之後,便按捺不住想要賞花的心情上七星山賞花去了。因為三年前我曾在七星南峰看到箭竹林中竟然藏著陽明公園中所沒看到過的杜鵑,一時為之驚豔。當時以為是中海拔以上才會有的森氏杜鵑,現在發現自己搞錯了,原來是紅星杜鵑。

    紅星杜鵑屬於杜鵑花科石楠類,頂生數花,花冠初為紫紅色,盛開後變淡。紅星杜鵑是陽明山國家公園中數量最少的杜鵑花,分佈在菜公坑山頂靠近北側、枕頭山北側及西側的山谷、七星山南峰一帶及七星溪谷、大屯溪古道上的大屯溪和小觀音山火口緣、竹子山及竹子溪等北向斜坡500至1000公尺處偶而可見。(摘自陽明山國家公園-紅星杜鵑)

    紅星杜鵑花期約莫是在三月下旬至五月,我也知道現在去是早了些;而且依照在台北行腳多年經驗,台北城內如果是陰天,竹子湖附近一定在下雨,但是我還是抱著美麗的幻想興沖沖出門了,而且果不期然鎩羽而歸。哈哈。

    就算是三月了,但是外面真的好冷。

    我從竹子湖附近走少人走的七星南峰線上到小油坑步道後再上七星山。由於沒看到紅星杜鵑心有不甘,於是便想來個陽明山東西活動小縱走加上七星東、南峰路線環形來「慰勞」自己。算盤是,經七星主峰過東峰下七星公園後走苗圃線下到遊客中心,再走陽金公路回到竹子湖的起點。不過,「陽明山東西活動大縱走」是有的,但倒沒聽過什麼陽明山東西活動小縱走這個名堂。猜得出來的,算是冬烘先生的知音。

    這種淒風苦雨的日子媯n七星山其實不叫慰勞,倒像是一種折磨。七年前初到台北,第一次從夢幻湖上七星山就是遇到這種天氣。從教育電台上到七星東峰的途中,強風夾雜著雨霧席捲而來,初次行走於七星山山坡步道上的我完全無法防備抵擋,冷的直打哆嗦。上到七星山主峰後,山頂溫度在十度以下,這對一個從溫暖的南部上來的人真是難以想像。想我當時經歷如此慘烈,竟然沒有從此視登台北郊山為畏途,反而一路行腳也已經過了七年,這也算是毅力十足,還是根本就是傻呢?

(日文字大石「トシ」)

    曾經聽說過金露天宮被火給燒了,這回經過好像又了蓋起來,不過這回我沒有過去看裡面是不是還有山友自由捐獻茶葉點心,自己隨意泡茶?對金露天宮旁的登山路線有點忘了。其實不是右邊化妝室那一條,而是選中間直接上陡坡。三年過了,這條路似乎依然很冷清,山坡都是黑土與石塊,既陡且滑。很好,就這樣一直保持這麼冷清吧。

    離開雜木林之後,與箭竹林交接之處,就是我記憶中看到紅星杜鵑的地方了。不過今天的風雨比我原先所以為的還強,霧氣瀰漫山頭,除了近處隨強風搖曳的的箭竹叢之外視野根本無法及遠。強風吹襲之下,我根本無心找什麼紅星杜鵑還是黑心商品,只想趕快走到可以擋風的岩塊下避風。而且一過日文字大石之後的箭竹叢海,我就知道我已經錯過了紅星杜鵑的所在。

    於是此行的目的就從賞花轉為健行,小油坑步道上的風雨也沒弱到哪裡去。不過這種天氣登上七星山的人也不只我一人。一會兒走過了凱達格蘭山的路口,有兩個講著日本話的人走過來。我當時就很想問問他們:在石頭上刻上「トシ」可能會是什麼意思啊?不過當然也只是想想而已。

    登上七星山,隨後再上七星東峰,第一次注意到七星東峰的三等三角點。接下來在下七星公園的路程中重溫我當年在淒風苦霧中初生之犢不畏虎的豪情舊夢,這濕冷的1.1公里還真漫長。

    本來打算從七星公園走苗圃線下苗圃之後踢公路回竹子湖,但是在GPS的地圖上看到有一條小徑似乎可以回金露天宮,這條路我沒走過,好像也沒看到人提起過,大概是在過了苗圃線七星公園線岔路口附近繼續往下走個一兩百公尺吧。如果走這條山腰小徑直接切回金露天宮當可以省掉一大段路程,只是不知道這條路到底還存不存在?

    我開始留心注意步道的右側有沒有任何疑似岔路。在一個轉角處,見到草叢中有疑似路徑,但是前行似乎無路。我想就算真的有路,我也不想在這種天氣媟磳烈。繼續往下走,咦,右側真有一條更明顯的小徑,所在之處正好跟GPS正好吻合。這時我就不再猶豫,高高興興地長驅直入。

    高興的是,少走了一大段的柏油路;而且山徑沿山腰而行,乾淨清楚,鮮少起起伏伏,沿途更有許多可愛的小花與青綠的大樹相伴,山徑長短適中約莫20分鐘可至金露天宮,原來出口就是從金露天宮的廁所經過。如此恰可走成一個七星南、主、東峰的完美環形。路線既然如此完美,雖然紅星杜鵑沒有看到,也就算不枉此行了。

出來到小油坑步道,南峰瞭望台附近

七星山主峰頂

上七星東峰之石門

七星東峰東字拓牌

步道上的雨霧隨風席捲而至

七星公園冷颼颼

新發現山腰路徑直接切回金露天宮

也是賞花

雨飄霧散的金露天宮

金露天宮前展望紗帽山

三年前的箭竹林與雜木林交界的山坡上..曾經有著紅星杜鵑(攝於2003.3.22)

本文日期: 2006.3.12

[m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