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行腳之八十四

平溪嶺腳、慈母峰、孝子山

行旅圖 台北行腳

由於剛剛到日本去過一趟,老實說可能短期之內對於國內的小旅行都不會有什麼興趣。就好像爬過台北七星山,再回台南陪老人家爬新化中興農場、左鎮草山、南化烏山時,嘴吧媕雩茪ㄦ|吐出什麼太好聽的話。所謂黃山歸來不看嶽,大概就是這種層次有差的感覺吧。昨天把去日本用數位相機拍的照片整理到網頁中弄到差不多凌晨四點,所以大概也要把日本旅遊的感覺回憶到膩了。由奢入簡難,所以短期之內大概對於旅行都會很挑,挑在精緻﹔挑在心靈契合的感覺。這段話,說的好像也是對於感情的看法:不想太委屈自己。

  既然把自己講的這麼清高,那今天又為什麼一定要出去呢?其實就是出去走走也好,不想浪費一個沒下雨的星期假日。於是想到去看頂山杜鵑吧?轉念一想,還是下次人多去比較有意思。後來想到曾有網友推薦的平溪孝子山,所以就想那麼去看看這個基隆河的源頭,又有號稱小黃山雅號的地方去看看吧。然而今天一走上汐平路,就覺得原本清翠的汐平路,毀了。坍方處處,雖然整修中,不過看看去年剛補過重建的地方,現在好像又快塌陷了﹔看看人家日本,想想我們自己台灣,雖然說台灣人你怎能不生氣?不過因為見怪不怪,所以實在是氣不出來了。我們不懂得愛惜自己的鄉土,不懂得尊重彼此。後來想一想,這大概該民族性有關吧。日本人比較講究精緻文化,至於台灣人就是濁水溪性格:急就章。不過這大概也是台灣人的生命力,有一些小聰明可以在短期之間弄出一些應付的東西出來﹔不過多是單打獨鬥,難以成大事。

到了平溪國小附近,這是第一次晃進去平溪舊街道,巷道很小,不過看得出來外地來的人很多。不過一時之間沒有發現往孝子山的路,所以決定先往嶺腳瀑布去。嶺腳車站也是一個很有趣的地方,太簡陋了。連平交道的枕木都沒有,所以要過平交道可以小心一點,幸好火車往來不多,不過我還是很擔心萬一車子被卡在鐵軌上進退不得時的窘境發生。尤其這裡的農民又常常開著拼裝車從山上下來...。我在想這裡的居民每天的生活都要經過這樣的地方,那麼他們耐力真是太優秀了。

另外在車站附近不管是往嶺腳瀑布或是滴水觀音的告示牌都付之闕如,所以我必須問人才知道。如果要發展觀光與建設地方應該不是這樣的做法吧。除非這裡的政治家沒有什麼作為(企圖心)。後來經人指點,沿著鐵道往右走,找到瀑布區入口。瀑布可能是處在枯水期,所以未見幕狀水濂,而潭底滿是雜物,加上上游也許在施工,溪水渾濁。總而言之,也許是我太挑剔了吧。後來到了靈巖寺,其實我對外表是水泥建築,不知道應該把它歸類為一般住家還是什麼的,不知道該如何評論。其實不用多說什麼,這樣類型的寺廟外貌本來就是順應民心,反映民情而呈現的,只要能慰藉信徒的心靈,也就可以了,至於觀光本來就不是考量之內。我這樣說,大概觀世音菩薩也會贊同我的意見。

  離開嶺腳,重回平溪,106縣道上。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我以前都沒有注意到往孝子山的入口:因為我幾乎都走汐平路到平溪,然後就左轉往十分去了,然而往孝子山的入口是在汐平路出口的右方。如果我事先不知道孝子山應該是在縣106的右側,如果不問人,我可能還是找不到入口。不過到了登山口,可以看到當地政府,有準備要好好規劃這裡的登山步道的樣子,因為相關措施、步道等水泥都還剛在舖設。走上登山步道又走了一會兒,來到樹林中一個有多處登山叉路交會的交叉口,也就是可以分別往普陀山、慈母山、孝子山的山腳下﹔當中還包含一條沒有繩索的,所以共四條陡峭的登山...勉強稱之為步道。這裡樹林中有人安置了一座觀音像,大概是求登山平安的意思吧,因為山實在太陡峭了,應該可算是攀岩。我看到一個外國女孩對著觀音像拍照,這點讓我想到,我們在日本也是對著龍安寺石庭中的石頭拍照。可是照理來說,是不需要拍照的吧。現在想想我大概可以了解了。我們對著龍安寺的石庭拍照,是因為我們以外國人的身分,想要將日本人為什麼會對著石頭參禪的這件事,想要紀錄下來。外國女孩會對著在平凡不過的塑像(對不起了,觀世音菩薩)拍照,其用意大概也是想要紀錄我們的民俗:為什麼在登山口山腳下會擺著一尊佛像呢?

  至於慈母山(410m)、孝子山(350m)就是在岩壁上鑿出可以攀爬的地方,現在還加上了繩索。單獨爬每一峰大概都不會超過二十分鐘,不過會留很多汗就是了。我在爬慈母山時,有一隻小狗跟著我爬到了半山腰,後來有一處需要跳躍比較高的地方,這隻狗狗就跳不上去﹔不過它並沒有放棄,還在周圍找是否有其他路。我當然可以抱它上來,不過我怕它上來之後,又進退不得,回不去了。當我繼續往上爬,回頭看時,這隻小狗還再不斷地在我剛剛跳上來的地方跳著。後來上到了慈母山頂,看看週遭的孝子山、普陀山都是一副很陡峭的山形。不敢在山頂太大聲說話,因為對面孝子山上的人所說的話,我在慈母峰這裡都聽的一清二處。

休息一會兒,本來想繼續往鄰近的普陀山走,不過由於掛念剛才那隻小黃狗,所以又原路折回。後來在半山腰才聽人提起,小黃狗早已自行上上下下好幾回了,看來我是白操心。至於孝子山,山頂最後一段很難上的去,大概是需要攀岩的技巧的技巧與工具才行,所以一般人就只能望峰興嘆了。不過在慈母峰這裡看週遭群峰的陡峭模樣的確小有黃山架勢。不過無松樹,沒有蒼松挺拔於峭壁的那種靈秀俊逸之姿﹔另外今天下午雖然下了點雨,不過登這些山時又是陽光普照,整個山谷的景況一覽無遺﹔令人不禁感嘆:有時候有些景物看的太清楚反而不如霧中隱約的朦朧之美。就好比:一個臉罩薄紗單獨露出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的美女﹔當薄紗揭去,卻發現滿臉雀斑,真是破壞原先美好印象。

  從汐平路回台北時發現一路上有一種樹,這個時節正開著白花,白花朵朵飄落時也很美,只是嫌不夠多,不夠壯觀。我在想如果學日本人,把這些樹花有計劃的群聚在一起,讓他們一起開一起謝。用數大便是美的理論,大概也可以營造出一條景觀道路。不過我想我們的政府只要不多加干預(譬如可能因為路要拓寬,就把樹砍掉)就不錯了,所以能夠自生自滅大概也不錯。途經汐平路最高點磐石嶺時,正好是夕陽西下之際,西方淡水河盆地,金光閃閃大地一片美好,有非常多人聚集在這裡觀夕照,而汐止鎮也在沿途規劃了許多石椅涼亭等休憩場所,所以政府還是可以做一點事的嘛。

本文日期: 2001.0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