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行腳之百零

看(沒有)獅子座流星雨

台北行腳

  三年前被騙上擎天崗看Lion流星雨,只瞄到三、四顆小水滴;今年要不是熬不過科伯看流星的強烈意願,恐怕自己是懶的在冬天動這一身老骨頭上擎天崗吹冷風。這一次看流星的結果是:我們決定對外一概不承認我們上陽明山當過曾經與一大群人湊熱鬧的傻蛋。22:40從台北車站上山,00:10 (11/18) 勉強擠進擎天崗;曾經考慮過其他觀星景點,如大屯山山頂等,不過最後還是考慮到擎天崗的腹地較大,較具移動的彈性。午夜十一時許,文化大學附近已經是人滿為患,在這裡我們補充了350元的滷味(有點貴)。冷水坑往擎天崗的路上,路旁大家的任意停車更是讓雙向的來車進退不得。

  擎天崗的觀星人潮很奇怪的集中在土地公廟往魚路古道城門口之間。不過我們當然還是往我們專屬的秘密觀星地點前進:那是一個位於xx旁的凹地,背倚草坡,正好可以擋住西北方的風;而面向東方,正好在午夜時分迎接獅子座從東方地平線升起;而其他人除非靠近,不然是看不到草地上躺著有人。不過首要之務,當然是佈置好可以從容躺平的環境:地上攤開兩件雨衣,人躺上去後,再用睡袋蓋上,這樣就可以勉強克難的保暖,舒舒服服的等流星出現了。

沒有看到流星,表情哀怨 F IV?

  這條往竹篙山的路上因為正在整修,所以人潮因此變少了吧。把滷味解決了之後,科伯開始調他的數位相機,然而拍夜空的效果是一塌糊塗。這是當然的,如果沒有加腳架長期曝光,什麼也拍不出來。玩了一會,終於相機也沒電了,拍了一張我幽怨的表情充數。然後也只有老老實實的躺平等流星。過了一點,不知道為什麼,遠處擎天崗停車場附近警車鳴聲大作。天上烏雲一層一層的飄過來,又移開。雙子座附近的木星被雲遮住了又重現;而流星還是一顆也沒有看到。真是反常,尋常的日子堙A夜晚總會看到一、兩顆流星劃過天際;而今天只有寂寥的冬季星座閒掛夜空,一直等不到流星,連介紹冬季大三角給科伯他們也懶懶的﹔恍惚中似乎聽到科伯問我是那個星座的....(我的星座就掛在東方天空,自己去看吧)。跟一旁的酷,叮嚀不要睡著了,會著涼;結果反而自己開始睡意朦朧起來。過了兩點,整個天空終於完全都是雲,科伯跟酷終於都受不了了,嚷嚷著想下山。於是今晚的觀星大會就在一顆流星也沒看到的情況下結束了。出擎天崗時,還是有很多車不斷要擠進擎天崗來。

  胡鬧了一晚的感想:看流星雨這種事,庸俗化的情形是每下愈況。三年前已經是如此了,而現在還是如此,有絕大多數是不懂星象的青少年藉觀流星之名,在深夜在野外群遊嬉戲;從他們表現出來的言談舉止,實在令人搖頭。雖然不關我的事,不過總覺得自己有興趣的事被一群只會盲目跟從卻不懂欣賞的人糟蹋掉掉的感覺,非常心疼。去年元宵節看天燈,也是這樣的想法。(咦,好像科伯那次也有參加)

本文日期: 2001.11.17